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52章 52.联系上了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033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小狮子蹲守在伪公署附近,根据陈洋画出来的郭显和周静的画像,静候郭显和周静的出现。他如此蹲守,是很孤独的,很无奈的,很难过的。

  但是,小狮子咬牙忍着,蹲守了一天。

  他不是哪一派的人,他只是陈洋私人武装中的一分子,但也是抗战打鬼子的中坚力量。不过,他没等到周静和郭显俩人出来。因为他们俩出来,多是跟着潘毓、潘桂父子出来的,也必定是乘车的,还是前呼后拥的。

  所以,小狮子很难发现周静和郭显两人的。

  于是,小狮子冒险给周静的办公室打电话,说狗蛋想她,约她到意租界的公园里会面或是晚上到法租界的时尚都会歌舞厅会面。周静接到电话,惊骇异常,但是,她表示不认识什么狗蛋,异常谨慎。她说,“你哪位?打错电话了吧?”她说罢,就把电话给挂上了。放下电话之后,她自然也没有去意租界的公园会见李华或是小狮子。

  只是,这个电话,让她非常苦恼,她一直在想着李华,思念着李华,只是,特训班毕业,她就被分配并潜伏到潘毓身边工作。原因是潘毓之子潘桂喜欢她,并且与她是燕京大学的同班同学,又一起参加过南苑血战。

  同学及战斗友谊是最好的身份掩护。

  带着些许寒意的春风轻轻拂过,天空飘浮带云,如画笔淡淡地涂抹,柳叶俏皮的泛出了嫩绿。李华以搜寻腾田净良的下落为借口,把自己的特别行动大队的兵员撒出去,而他自己却躲在法租界的梨园别墅里,焊割花机关枪。

  这种国产仿造德制的花机关枪,实际上是MP18的衍生品,因为套筒上布满散热孔,连续射击有利散热,所以,被国人称之为花机关枪,其使用的子弹和盒子炮的子弹是一致的。作为现代穿越过来的特种兵,李华的脑子里反复闪现着95式微冲。在他现代的战斗生涯中,他使用的是05式微冲,但是,在他平素的训练中,他也曾使用过95式微冲。

  但是,要把这种花机关改造成05式微冲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要把这种花机关改造成95式微冲或是接近95式微冲。小口径、无托设计、四排50发的大容弹量弹匣设计,使95式微冲的火力持续性笑傲江湖。

  李华给陈洋讲解了95式微冲之后,便首先是要把花机关的枪管切割短一些,把霍应扬留下的那支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拆下来,装在花机关上,再在枪管口装上消音器。如果拆下消音器,还可以再安装上刺刀。

  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很难。

  一天功夫,他弄坏了两把花机关枪,也没改造好一把机关枪。陈洋暗暗心疼,却不敢吭声,在唐诗的问题上,他欠李华一个天大的人情。他在旁边默默观望,并给李华沏茶、端茶、递烟、点烟,为他做饭端饭。

  因为欠下这个人情,陈洋现在就像是一个服务员那样的服侍着李华。

  眼看天就要黑了,浑身大汗的李华,赶紧吃晚饭,沐浴更衣,然后对陈洋说,“走吧,一起去时尚都会,唐诗说了,她天天晚上会过来等我。我也怕出什么事,毕竟她以前也和鬼子打个照面,杀过汉奸。”

  陈洋胸口一疼,摇了摇头说,“不了。你们相爱吧。我派天龙兄弟天天晚到时尚都会去,暗中保护唐诗。再说,你给我的任务是要运送枪枝弹药到大华饭店,交货给宋词。”

  李华怒瞪他一眼,转身而去。

  这件事,毕竟两人心里都不爽,都有根刺。

  只是因为抗战,两人才没火拼。

  不然,他们俩早就打起来了。

  天龙也暗中驾车相随。

  彩灯煜煜,时尚都会里,酒味烟味混杂,灯光梦幻。

  堪堪晚饭后,人不多,李华在最角落的一张圆桌前坐下。

  李辉推着点心车过来,李华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掏出一千元给他,向他要了一瓶轩尼斯洋酒,又要了几只高脚洋酒杯和一些点心。李辉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

  此时的李华,身穿长袍,戴着圆帽,拎着一个空皮包,也没喝酒,也没吃点心,就守着唐诗的到来。

  不一会,前来娱乐的人,渐渐多起来。李华的目光如扫描仪般的扫视着人群,却意外的看到了周静的到来。周静女扮男装,西装革履,系红色领带,头戴礼帽。

  乍看起来,周静此时就像一个帅小伙。

  她在人群中东张西望。

  看到周静到来,李华心头一阵狂喜,起身穿梭于人群中,伸手将周静快速的拽到了一根巨柱后,激动地低声说,“周静,你终于来了?太好了。”

  周静眼望李华,喜悦、激动顿时涌上心头,热泪盈眶。

  她正想说什么,李华却伸手捂着她的嘴,低声说,“别吭声,呆会到最角落的那张圆桌里坐会,我有要紧事和你说说。”周静滴着激动的热泪,点了点头。

  李华松开她,转身而去。

  不一会,周静镇静下来,抹拭俏脸上的泪水,向铁头要了一杯红酒,并吩咐铁头,切莫泄露她来过这里。铁头木讷,唯令是从。他感觉能和这帮大学生一起打鬼子,已经很幸福。

  周静穿梭于人群中,来到了李华独坐的那张桌子前,低声问:“先生,我要的订单,你带来了吗?”李华拎包而起,含笑说,“带来了,请坐,咱们再聊聊价格。”

  周静挨着他落坐,又东张西望,没发现可疑人员,便低声说,“狗蛋哥,你现在潜伏在哪个行业里?我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她真情流露,不知不觉说漏了嘴。言罢,她俏脸通红,眼神迷离。

  李华东张西望,又侧头对周静说,“我没潜伏什么行业,我就是一个杀手,专杀汉奸。你把潘毓的行程告诉我,我要杀了他。这个狗汉奸,上任之后,会抬高米价,只让老百姓吃次米,把米全给了小鬼子。”

  周静瞠目结舌地望着李华,脑海里浮现李华往昔在南苑战场所说的那些话,她知道,李华说的,全是真的。而且,潘毓今天刚好开会研究出这个抬高米价的方案。

  这个方案,确实是这个狗汉奸,置老百姓的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方案。而且,李华把周静带到黄天木那里的时候,还说了许多对战争预测性的话,现在,也全应验了。她们这帮从南苑血战中走出来的学生,只有周静是最信任李华的,因为李华救过她,为她穿过衣服。

  她的心里全是李华,深爱着李华。

  但是,特训班之后,她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李华,也不知道李华潜伏在什么行业?今天,若不是小狮子给她打电话,她也无可能见到李华。于是,周静噙着激动的泪水,点了点头,哽咽地说,“狗蛋哥,那我今后如何联系你?”

  李华东张西望,看到四周的圆桌都坐满了人,便低声说,“你有情报的时候,请到意租界的地中海饭店303室,把情报放在那里就可以。那间房是我长租的。你懂发报密码吧?你的情报,全用数字写。”

  周静东张西望,低声说,“好!潘桂来了,我得提前走。我不想和他在一起。他讨厌死了。”她说罢,扬手指指李华的侧翼。李华回头看看,点了点头。

  周静随即起身离去,穿梭于人群中,回望了李华一眼,甚是依依不舍。但是,就此瞬间,潘桂却发现了周静,急忙分开人群,快步走来,伸手拽住周静,奇怪地说,“小静,你怎么在此?还女扮男装?”周静无奈地说,“我回到天津,想四处逛逛,这种日子,很孤独,很难熬。因为我是大汉奸,所以,我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潘桂顿时脸红耳赤,讪讪地说,“小静,哪有这样骂自己的?生活好,才是真的好!别说汉奸这两个字了,好吗?我听着也难受。但是,我们都是无奈的,我们是在曲线救国。”

  周静点了点头。

  李华侧头看了他们俩一眼,感觉情况不妙,便拎包起身离开了时尚都会。

  他心想:反正有天龙这个虎汉守在时尚都会里,诗诗也不会出什么问题,即便有人想打她什么主意,有天龙保护她也足够了。

  他如此心想着,便放心地离开时尚都会,岂料,他刚走出大门口,便看到唐诗驾着豪车而来,正推门下车。而鬼子宪兵司令部的木井浩二也带着一些人来到了时尚都会。

  李华急忙走下台阶,大声的用日语说,“木井君,你怎么来这里了?腾田净良不是出现在英租界吗?”正推门下车的唐诗一怔,闻声辨人,抬头看到了李华躬着身子,向木井浩二欠欠身。于是,唐诗急忙又退回轿车里,拉上车门,遗憾地驾车而去,无聊地满城兜圈子。

  而木井浩二看到李华这身打扮,也不由一怔,又哈哈一笑,说:“川田君,你也来此查案呀?”李华看到唐诗已经驾车远去,便点了点头,又向木井浩二欠欠身,便闪身而去,钻进了他自己的轿车里,驾车回归宪兵司令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