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76章 76.险境环生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003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芥川龙夫说,“谢谢川岛司令阁下!此嫌犯如此重要,我们会好好款待他的,由岛少佐,劳烦你送川岛司令阁下出去。我们审讯结果出来,肯定会照会川岛司令阁下一声的。”

  “是!大佐阁下。”由岛大里躬身应令,领着川岛方子出来。两人并肩而行,川岛方子又好心的提醒由岛大里,“那个川田古浚身高可疑,很有可能是一个中国人,长期潜伏在特高课的一个奸细。”

  由岛大里心慌慌的,但是,故作镇定地说,“川岛司令阁下,你误会了。川田古浚是和我从小长大的,他是我师兄。我能闻出他身上的气味。”

  川岛方子见由岛大里嘴硬,便嘿嘿冷笑,没再吭声。

  后院里的李华躲过巡逻队,便攀爬上树,从树丫上跳到围墙上,再从围墙上跳到地面上,就地打滚,滚到阴暗角落里,东张西望,认真观察,便躲躲闪闪的步行走开。

  然后,他又来到宪兵司令部大门前,掏出证件一晃,门岗便推开大门,放他进来。

  芥川龙夫在地牢里背手踱步了几圈,对木井浩二说,“那位川岛司令阁下,可是全球著名的东方女魔,高级特工中的高级特工。你,马上带队查查看,谁在刚才那轿车里下车,进来宪兵司令部的。”

  木井浩二躬身应令,带队出来,走出地牢,却迎面碰到了李华,不由一怔。

  李华含笑说,“不好意思啊,木井君,卑职多天没给您请安了。在下奉由岛少佐之命,一直便装搜查腾田净良的下落。”

  木井浩二军衔高于“川田古浚”,无心听他胡说八道,朝他挥挥手,便带队东问西问刚才谁乘车来过?谁刚下车来过?最后,木井浩二来到大门口又问门岗。

  门岗有些懵了,明明看到过李华之前乘车下车来过,但是,刚刚又看到李华步行而来,便迷茫地说,“川田古浚刚刚来到,但是,他是步行而来的。”

  木井浩二无趣而去。

  恰好,由岛大里刚刚送走川岛方子,回到地牢前,迎面碰上木井浩二,便娇媚地笑问,“查出什么人乘车在大门前下车了吗?”木井浩二摇了摇头,又说,“川田君是刚刚步行而至的。其他的,就没什么人刚刚乘车到大门口下车进来。”

  由岛大里心里吃惊,但是,表面淡定地说,“川岛方子只是我们皇军的弃棋,无非是想重新得宠。她哪有什么高明招数呀?木井君,别听她胡说八道的。”

  小鬼子傲气,瞧不起别国的人。木井浩二想想也是,点了点头,走向地牢。

  由岛大里急急转身,走向特高课大楼,来到了二楼,看到川田古浚的办公室亮着灯,便走进来,反手关上房门,低声问,“你今晚是乘车到大门口下车的?”

  李华含笑说,“没有啊!我在野崎古玩店里侦察敌情,然后步行过来的,大门口的门岗看到我步行过来的。”由岛大里怒道,“你威胁我?”因为李华提到了野崎古玩店,而芥川野夫就是在野崎古玩店被暗杀的。她很聪明,一下子就听出来,“川田古浚”是与她命运与共的。

  李华仍然淡定地含笑说,“师妹,哪里话?你连我这么一个为你出生入死的师兄也不相信吗?哦,对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由岛大里仍然怒道,“我已经再三警告你,这些天别回特高课,可你偏不听。我给你三天时间,灭了斧头帮和安青帮,灭了岩黑。”李华仰天叹了口气,又含笑说,“师妹,你以为我是神仙呀?那你还不如一枪打死我算了。”

  由岛大里步步紧逼,也是为了讨价还价,又说,“十天!”

  李华竖起食指说,“斧头帮和安青帮共有多少人?至少也得给我一年时间,我才能全灭了他们。至于岩黑,那倒是好办。因为他现在与芥川龙夫有矛盾,我可以在一个月内,找机会暗杀他。然后,世人皆会以为是芥川龙夫派人暗算了岩黑,他们俩个神仙打架,获益的是你啊!师妹!”由岛大里要的也就是这个目的。

  她点了点头说,“好,我相信你。不过,刚才川岛方子说你个子太高,像中国人。”

  李华暗暗吃惊,却强辞夺理地说,“师妹,我从小个子就高。而且,我们师兄弟之中,有几个是个子很高的。你不记得了吗?要不,你找张相片来看看。”

  由岛大里冷笑说,“我只是提醒你。好了,你先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显眼。”

  话是如此,她心里却恶毒地想:川田古浚,至于你是不是我的真师兄?以后再说。现在,你是我铲除内敌最重要的帮手,我暂时不会调查你,不会抓捕你。等岩黑死了,斧头帮和安青帮灭了,我再杀你也不迟。嘿嘿!

  李华看她神情不善,便躬身而退。

  由岛大里离开他的办公室,又前往地牢里,陪着芥川龙夫,继续审讯李辉了。李华不敢再留在特高课里,步行而出,走了老远一段路,这才招手叫来黄包车,来到意租界,进入地中海饭店。果然,川岛方子派出的盯梢的人,一直盯着他进入地中海饭店,这才换岗。

  又一拨人过来盯着地中海饭店,每隔三个小时一轮换。

  翌日一早,他们发现李华乘黄包车前往特高课上班,又向川岛方子报告。

  川岛方子心想:难道我对川田古浚的怀疑有错吗?嘿嘿,狡兔三窟!也行,我派人多盯你几天,看你这几天会住在哪?哦,不对,我派人盯你一个月。哼!

  李华来到特高课,穿过矮墙的小门,来到宪兵司令部,进入地牢,掏出三张百元的军票塞给看守,又问看守,“昨晚的嫌疑犯在哪?”

  那看守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领着李华来看望李辉,并替李华望风。

  李辉然后被绑在巨大的十字架上,脚踩着圆滑石,衣衫破碎,浑身血痕,人已经憔悴了许多。他刚刚打瞌睡,但是,双脚一滑,又醒了,没法睡。

  此时,他陡然看到李华,低声喝问,“你找死呀?这个时候还来看我?昨晚川岛方子已经怀疑你了。”李华掏出粒药片,塞到李辉的嘴里,难过地说,“你是我战友,我能不来看你吗?昨晚,川岛方子的话,我也偷听到了。你服下这颗药,鬼子呆会打你,你会假死一会,也自然会把你送到医院去,然后,我们在医院里救你。”

  李辉点了点头,咽下了那粒药片。

  他虽然恨李华和唐诗,但是相信李华不会害他的。

  从南苑血战开始,他就知道李华是正直的硬汉。

  李华随即出去,回归特高课的办公室。

  他刚打开房门。

  由岛大里听到隔壁办公室的房门响了,便走过来,关上房门,低声质问,“你什么意思?我已经再三警告你,你别来上班,抓紧办你的事情。”

  李华低声说,“川岛方子派人紧盯着我。我没办法,如果我不来上班,那我干什么?”

  由岛大里一怔,冷然地问,“你怎么知道盯梢的是川岛方子的人?”

  李华含笑说,“因为她的人,就是她的所谓的安国军的人,是满蒙的人,身材高大而且粗壮,连走路姿势都不一样的。”

  由岛大里冷笑说,“你果然厉害!真是我的好师兄!嘿嘿,我师兄只是一介武夫,他有那么厉害吗?难怪川岛方子仅见过你一面,就怀疑你是中国人。现在看来,我这个川田师兄果然是一个冒牌货。我现在若是问你,我们师兄妹到底有多少人?都叫什么名字?你肯定回答不出来吧?”李华一怔,后脖子似有鬼在吹凉气似的。

  若由岛大里真把所有师兄妹的相片拿出来,逐个问他什么名字?

  他当真是回答不出来。

  由岛大里边说边掏枪,蓦然拉开保险,指向李华的侧额,又森然地问,“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乔扮我的川田师兄?为什么要混进特高课来?”

  李华眼睛一闭,淡定地低声说,“师妹,你迟早也会杀我的。但不是现在,你内在的敌手,还没铲除。你现在杀了我,你很快也会被人所杀。不信的话,你试试。”

  由岛大里胸口一疼,收起手枪,悻悻地说,“好!我现在被你拖下水了。我放过你,但是,你要兑现你的诺言,完成我的三大任务。不然,我只能提前杀了你。”

  李华睁开眼睛,淡淡地说,“师妹,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出卖你的。即便你杀我之前,我也不会出卖你的。但是,现在你必须用你的轿车,武装护卫,带我离开特高课。我若被川岛方子的人盯着,啥也干不了。时间很宝贵,你懂的。”

  由岛大里无奈地点了点头。

  她随即领着李华下楼,吩咐井田深水带队武装护卫,并驱散前后左右盯梢的人。然后,她和李华乘车离去。轿车发动,她又娇滴滴地问,“师兄,去哪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