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64章 64.歪心汉奸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356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子弹是从对面击来的,快,包围对面的楼房。”

  由岛大里掏枪而出,大喝一声。

  井田深水、木井浩二、谷夫凡子急急掏枪而出,冲出了大礼堂。由岛也没顾及潘毓的死活,而是查案要紧,抓住凶手要紧。对她而言,死了一个大汉奸,还会出一个大汉奸。

  她不愁什么狗汉奸来投奔她的。

  潘毓就算马上死了,她也没什么可惜的。

  但是,如果破案了,抓住凶手了,那她就是立大功了。

  周思战战兢兢地指挥伪警,保护现场,吃喝学生们要镇定。

  然后,他又令伪警们抬着潘毓出去,马上送潘毓去医院疗伤。接着,他带着大批伪警,冲出大礼堂,配合鬼子宪兵围向对面的楼房。

  对面的楼顶上,李华一枪击中潘毓,淡定地收枪,拆卸这把改造过的狙击枪之后,把枪管、弹匣、板机等等放进那只精致的长方形皮箱里,又端起狗蛋机关枪,拉开保险。

  然后,他一手拎着皮箱,一手端着狗蛋机关枪,迈步下楼。井田深水带队飞快跑来。

  李华不躲不闪,凭着他的千米眼,夜视光,算算井田深水带队跑到他身前的两百三十米左右,便端起狗蛋机枪,扣动板机扫射。突突突突!啊啊啊啊!一阵枪响,一阵惨叫声响,井田深水的人纷纷中弹而倒,惨叫而亡,吓得井田深水抱头鼠蹿。

  他的机动大队队员用的都是手枪,射程不远,无法和李华的狗蛋机关枪擂战。

  由岛大里迎面而来,甩手扇去。啪啪!扇了井田深水两个耳光。井田深水不敢伸手,不敢捂脸,躬身听命。她问清原因之后,喝令周思带着端着步枪的伪警包抄四周的小胡同,千万别让嫌疑人跑了。

  步枪射程远于手枪,所以,由岛希望这些伪警能击毙对手,或是打伤对手,擒拿对手。但是,她算错了。经过李华改良过的狗蛋机关枪,射程并不输于伪警手中的老套筒,而且尤胜于这些老套筒。

  李华淡定地走进一条小胡同,无论看到谁进入他的两百三十米的射程内,他都端枪而起,扣动板机。突突突!啊啊啊!又一批伪警中弹而倒,惨叫而亡。

  吓得周思宁愿挨由岛打耳光,也不愿意带队往前冲锋了。

  短兵相接,先进武器才是硬道理。

  李华若无其事的绕道走出大街,钻进他的轿车里,驾车而去,直接回归特高课,把东西放进轿车的后备箱里,锁好轿车,又来到洗手间,从洗手间天花板的通风口里,掏出那包白色粉末,洗脸擦手,对着镜子,消除身上的灰尘。

  然后,他回他的办公室里,躺在沙发上睡觉。

  半个小时左右,由岛大里气呼呼的回归特高课。

  砰!

  她踢开李华的房门,质问他今晚去哪了?

  李华睡眼惺松地说,“哦,师妹呀,我没去哪呀?我整天就在办公室里思考问题,然后就一直迷迷糊糊的睡觉,没人来找我,也没人通知我做什么事呀?我一直都在想,腾田净良躲到哪去了?前段时间,他总是会隔三差五的出现,怎么现在二十多天了,他又没出现过呢?”

  由岛一阵语塞,悻悻地离开李华的办公室,回到了她的办公室,但是,她刚回到她的办公室,便接到了周思的电话,“报告少佐阁下,潘市长没死,只是负重伤了。”

  由岛愕然地反问:“哦?怎么回事?”

  周思在电话里说,“潘市长的心长歪了,长在右胸。”

  由岛恍然悟地说,“哦!他儿子的心也是歪的,也是长在右胸的。由此看来,这对父子不是什么好货色,连心都长歪了,还能为了帝国干什么好事?那行,我明天再去看他,你好好调查此案,尽快找到嫌疑人的下落。另外,你暂代市长之职,直到潘市长伤好回公署上班。”

  “是!谢谢少佐阁下栽培!卑职不胜感激!”

  周思在电话里激动万分,连声道谢。

  李华虽然没有竖起耳朵来偷听,但是,他也听得清清楚楚,气得横拳擂在沙发上,气得低声怒骂,“这狗汉奸,真是命大!还要老子再次动手。唉!”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南苑血战,有两个团的弟兄在团河全部牺牲,上千名学生兵们惨死在日寇的刺刀之下。

  潘毓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啊!

  “咚咚咚……”

  此时由岛前来敲门,李华拉开房门。

  由岛低声说,“在这里睡干吗?走,跟我回家。”李华无奈地熄灯,关上房门,随她而去,回归花园街的公寓,侍候她度过了一个愉悦的夜晚。

  翌日一早,他以调查案情为名,驾车来到了英租界的济民药店,买了许多营养补品,又驱车来到法租界梨栈道的公寓里,看望郑功及其他几名重伤的游击队员。

  宋词看到李华来了,甚是高兴,甚是激动,灿笑问,“昨晚枪击潘毓一案,是你做的?”

  李华遗憾地说,“是的!但是,这狗汉奸,命大!他的心长歪了,我那颗子弹没击中他的心脏,击在他左胸里,但是,他的心长在右胸。唉!还要我干第二次。”

  宋词给他倒一杯茶,劝慰说,“也不要唉声叹气,打鬼子,杀汉奸,也不可能事事顺心的。也会有坎坷,也会有挫折的。这个狗汉奸,现在住在哪家医院?我们这里还有几名队员,可以配合你进入医院行刺,这次,专打他的额头。”

  李华哈哈一笑,乐了,又含笑说,“算了,现在伪警局长周思代理伪市长之职。我听说周思经常背着潘毓讨好小鬼子。潘毓对他甚是不满。咱们还是机智些,给他们俩制造一些矛盾吧。小白脸走了,现在可没有强势之人来配合我,不然,一旦医院有埋伏,那就麻烦大了。”

  宋词想想也有道理,便又浅笑问,“那,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吗?同志们都很感激你,都想报答你。因为你总是送枪枝弹药给我们,又救了郑队长,救了几名重伤员。现在,我们还住着你的房子,吃着你的饭,花着你的钱。”

  听着宋词这么天真的言语,李华又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开心,他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宋词俏脸红艳艳地说,“笑啥?你可千万别学小白脸那样不正经哦。”

  李华伸手牵过宋词,揽她入怀,深情地说,“不会的!他是他,我是我,我是人世间颜色不一样的焰火。以后,咱俩都别提起他,好吗?”

  “嗯!”宋词柔情地应了一声,合上双目,陶醉在他怀里。

  李华情难自禁,正要附首下来,啃她两口。

  “唔唔!”忽然,躺在卧榻上的郑功咳嗽了两声。宋词急从李华怀中起身,伸手捂着双颊,好烫!李华转身过来,走向郑功的床沿前,低声问,“郑队长,你哪不舒服?”

  郑功有气无力地说,“我哪都不舒服,心里堵的慌。”

  李华奇疑地说,“郑队长,你不会也跟我争女人吧?”

  “呵呵……”

  宋词灿笑出声,娇艳无匹。

  郑功满脸涨红,艰难地扬手,指着宋词说,“她是我带出来的兵。你是戴宇浓的人,你不能和我的女兵谈恋爱。咱们可以联合抗战,但是,井水不犯河水。”

  李华脑子如被击了一棍,顿时一阵晕眩,有些眼花缭乱,急急伸手撑在床沿上。宋词又恼又怒又羞,上前扶住李华,又结结巴巴地质问郑功,“郑队长,你,你,你这哪门子道理?狗蛋可是打鬼子的大英雄,还支持我们那么多的枪枝弹药,还救了你的命。”

  郑功冷冷地说,“这是组织原则,不能讨价还价。要不,你退出我们的队伍。”

  宋词俏脸通红,松开李华,扬手指指郑功,恼怒地说,“好!我退出游击队。天下又不只是你一支队伍。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郑功闻言,顿时急怒攻心。

  他扬手指指宋词,“哇”的一声,吐血了,头一歪,晕了过去。

  李华回过神来,急急扶起郑功,伸手为他拍背,轻声呼唤,“郑队长,郑队长,你醒醒,你醒醒。”又伸手为郑功拿脉博。宋词急问,“怎么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李华松开郑功的手,摇了摇说,“不会!他只是肝火旺,急怒攻心所致,伴随头痛、头晕、耳鸣、眼干、口苦口臭、两肋胀痛。可喝梨水去肝火。方法是,用川贝母10克捣碎成末,雪梨2个,削皮切块,加冰糖适量,清水适量炖服。好了,你照顾好他,我先走,得回去上班了。这段时间,你不要和他争吵。先让着他。我们的事,慢慢来。”

  宋词柔情地点了点头。

  李华随即离开公寓,驾车回归梨园别墅,点燃一支烟,泡一壶好茶,又把枪枝弹药拿出来改造。这个时候,秦花西装革履,拎着一只空皮包,乘黄包车来到了梨园别墅。她进来放下皮包,低声问,“这屋子没别的人吧?”

  李华含笑说,“花姐,当特工时候长了,是不是都会疑神疑鬼?”

  秦花呵呵一笑说,“嗯!都这样!现在,有个天大的任务交给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