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42章 42.焦头烂额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736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春雨绵绵,水笑山欢。

  春风送暖,百草鲜花,渐渐泛绿。

  天龙、地虎、中豹、小狮子、唐诗、宋词等人驾车绕道回归天津城之后,又分别下车,以避耳目,其中,唐诗和宋词分别乘坐黄包车,躲躲闪闪的各回各家。而天龙、地虎、中豹、小狮子则是艺高胆大,继续执行陈洋给的新任务,把小狮子从上海带回来的报纸,散发出去。只要把炸鬼子伪钞厂的新闻散发出去,平津一带的媒体,甚至华北一带的媒体就会转载,就会陆续形成轰动效应,就能进一步提振我军民士气,打击鬼子士气。

  这同样需要惊人的智慧。所以,天龙没让唐诗和宋词知道这件新任务。

  在这帮虎汉看来,战争必须让女人走开。

  要打要战,他们几个男的就行了。

  宋词后悔、内疚的回到济民药店,回到后院的小仓库,却见郑功已经独坐在仓库里,目光如炬的望着宋词进来。宋词低垂着头,像是犯错的小学生,就瞟了郑功一眼,便稍为侧移开脸。她知道,自己肯定要挨骂了。

  她今年才十九岁,年轻!年轻到有些幼稚,有些无知。

  但是,历经此劫,历经这场血战,她成熟些了,理智些了,懂事些了。

  “啪!”郑功伸手怒拍小长方桌子,果然非常严厉的批评了宋词。

  他厉声地骂道:“你怎么搞的?你还像我党的一名游击队员?你还像我党的一名地下工作者吗?我让你留在城里,是让你当地下交通员,可你呢?你却在风花雪月,谈情说爱,并且感情战胜了理智,不堪重用,以一己之私,造成同志牺牲,你如何对得起牺牲的同志?狗蛋是很重要,难道韩胜同志就不重要吗?他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吗?现在,韩胜同志连遗体都不见了。还有天理吗?你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你怎么面对痛失爱子的韩胜同志的父母?”

  宋词泪水哗哗而下,伤心伤感,甚是惭愧。她哽咽地说道:“对不起!我错了,我太过感情用事,害死了韩胜同学。哦,害死了韩胜同志。我请求组织处分我。打我也行,骂我也行,只求别让我离开抗战队伍。”

  郑功又骂道:“去,写份三千字以上的检讨,好好的分析你到底错在哪里?你的思想根源,到底还存在什么问题?至于怎么处分你,我会请示上级之后再作决定。哼!没有纪律或纪律不严的军队,是得不到群众拥戴的,而失去民心的军队必然走向倒行逆施的军阀之路,最终被历史抛弃。为了你所谓的爱情,你竟然把三大纪律六项注意抛到九宵云外,你看看你现在还像什么样子?”

  他骂罢,起身摔门而去。

  这是郑功第一次对宋词发这么大的火。

  其措词之严厉,也是前所未有的。

  “呜呜呜……”

  宋词趴在那张小桌子上,放声大哭起来。

  此时,在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里,秦花也在劈头盖脸的怒骂唐诗:“你这死贱人,你虽然经戴老板特批,嫁给了陈洋,但是,你仍然是我们系统的人,我同意你们行动,但是,你们行动前,不经请示,不提供行动方案,造成联合作战的人中有人牺牲,你如何对得起我们系统对你的培养?你没有组织纪律的?你还敢和你的私人武装,公开和小鬼子打仗,万一,郊外那仗,有小鬼子将来认出你,你怎么活?你若是被抓,你受得了鬼子的十八套酷刑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若不是看在陈洋的脸面上,我就毙你了。哼!你现在有点钱了,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姓什么了?你知道不知道,现在狗蛋有多危险?你这么干,有没有替狗蛋的生命着想?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背后的后果?鬼子不是傻瓜,他们是有脑子的牲口。不然,我们的军队为什么会节节败退?你真是人头猪脑!去,面壁三天,好好反省思过。”

  她骂罢,怒气冲冲而去,并让隋峻山带队把腾田净良和霍应扬押走了。唐诗伤感哭泣,那个韩胜,也是她的校友,也是她同届不同班的同学。韩胜牺牲了,谁都疼心。那可是从南苑血战中走过来的生死患难的好同学。

  所以,唐诗也在自责,一直没敢吭声。

  秦花怒气冲冲走后,唐诗也是放声大哭,落泪如雨,顿足捶胸,难过异常,甚是后悔。天龙、地虎驾车满城转悠,中豹和小狮子另驾一车,远远尾随,做好接应的准备。

  他们先后驾车来到了日租界花园街的福岛饭店,佯装开两间房。趁收银员登记入住信息、不备之时,地虎将几份报纸扔到柜台里面。接着,天龙和地虎上楼回房之后,便又悄然下楼,从后门出去。福岛饭店的服务员很快就发现了这几份报纸,而这几份报纸竟然刊载了海沽监狱伪钞厂、津门海港军舰上的伪钞厂被炸的两条爆炸新闻,并配有大幅图片时。

  服务员吓坏了,慌忙抓起电话,向宪兵司令部报案。

  顿时,军警车辆呼啸而来,到了福岛饭店,把那几份报纸连同收银员一起抓到了宪兵司令部里。而天龙、地虎、中豹、小狮子又分别驾车到其他租界的有名饭店开房,散发报纸,传播正能量。因为收银员是小鬼子的本国人,所以,在地牢里,芥川龙夫也没怎么为难那名服务员,只是问了她发现报纸的经过。南木云子接到报讯,也来到了地牢,也询问了那名服务员一些情况,又吩咐井田深水马上带队去福岛饭店抓捕那两个新住的客人。

  这两人肯定可疑。

  只是,天龙和地虎已经人去楼空。此时,宪兵司令部一大队队长木井浩二跑来报告,称上海的媒体都报道了皇军在津门印刷伪钞的情况,并配有图片,在英租界、意租界、美租界的一些饭店里,都发现了部分同样的报纸。现在,津门的一些媒体疯了一般的争抢上海来的几十分报纸,可能明天就要转载这两条爆炸新闻。

  “八嘎!”

  “嗖!”

  “砰嚓!”

  残暴的芥川龙夫再也坐不住了,拔刀出鞘,怒骂出声,一刀劈断了地牢的审讯桌,怒气冲冲而去,亲自带队,进入几大租界,调查报纸来源,但是,又无法对几大租界怎么样。真是气难消,怒难平,无处发泄,便下令通辑腾田净良。

  顿时,满城皆是腾田净良的通辑令。

  南木云子满脸阴霾,下令释放福岛饭店那名收银员,阴郁地回到她的办公室,苦闷独坐,烟是一根接一根的抽。满室烟雾,南木云子却无从解闷,也无从解惑。

  “铃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是驻屯军司令部打来了,称之前追捕那几名到陆军医院闹事的肇事者的一个步兵小队,在郊中误中埋伏,伤亡惨重。由此可见,此事绝非斧头帮所为,对手有掷弹筒、MP35等武器,应该只有军人才有这样的装备。很有可能,对方是中国国党的特战部队。否则,不可能配备如此精良的武器。

  “八嘎,原来川田古浚是反战同盟的,是吃里扒外的内鬼。哼!来人,马上把川田古浚带回地牢里来审讯。”南木云子放下电话,火冒三丈,怒气冲天,拍案而起,大吼大叫,甚是失态。一名卫兵应声而入,又应令而去。

  躲在南木云子办公室附近巨柱后偷听的由岛大里,甚是吃惊,急忙溜出宪兵司令部,来到公用电话亭,给海军医院病房里的“川田古浚”打电话:让“川田古浚”小心点,否则,咱师兄妹都会死在南木云子的屠刀下。

  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川田古浚”扛住,实在扛不住,就由“川田古浚”独自承担责任。“川田古浚”机智的唯唯诺诺的答应了。

  由岛大里挂上电话,看到谷夫凡子带队驱车而出,便赶紧蹲在地上,然后,她才推门而出,悄然回归宪兵司令部,回归特高课自己的办公室。

  紧接着,由岛大里又偷听到南木云子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她蹑手蹑脚出来,东张西望,窃听南木云子接电话的内容。这是土肥来电,他怒骂南木云子失职,情报接连泄漏。

  南木云子焦头烂额,但是,她聪明的想起伪公署失火之事,想起伪公署粮仓被烧毁之事,便把责任推到伪市长高凌身上,责怪高凌维持治安不力,筹款筹粮不力,引来无数公敌。土肥是全球著名的特务,明知南木云子推卸责任,但是,想想这也是一个合理的借口。

  而南木云子是他的王牌间谍。

  于是,土肥决定致电华北驻屯军军部,逼高凌让位,让潘毓接任津门伪公署市长。

  唐诗和宋词无意中闯了一祸,但是,却实现了秦花的意图,实现了李华的意图,实现了陈洋的意图,实现了戴老板的意图,实现诸多民众的意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