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35章 35.枪械哪来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947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不一会,秦花来了。

  今天,她穿了一件浅灰色的西装上衣,里面则是搭配一件白色衬衣,系黑色领带,搭配宽松休闲的西裤,具备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吸睛能力十足。

  李华、陈洋均是眼前一亮,他们俩的目光“唰唰唰”的望向秦花,又皆是一怔。秦花笑道:“你们男人啊,都这样。嘿嘿!没见过美女吗?”

  哈哈哈哈!

  三人大笑起来。

  然后,他们坐在一起,生着炭炉,泡了壶好茶,低声商量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接着,陈洋提出要借这次来天津的机会,杀了南木云子,因为南木云子是前面几次会战的大罪人,多次提前窃取我方重要机密,造成我方几次会战的失败。

  李华熟悉这段历史,也讲解了这段历史,也说要杀南木云子。秦花和陈洋皆是怔怔的望着他,没想到李华对南木云子的历史这么了解。陈洋以前对李华没啥感觉,现在对他肃然起敬。李华又说道:“我现在已经是特高课的特别行动队队长了。一个月前,我是宪兵司令部便衣侦辑队副队长。两个月内,我提拔了两次,暂时,至少半年内应该不会再得到提拔了。而南木云子跟我说,她过些天要去徐州,执行特别任务,此事肯定与徐州会战有关,咱们必须杀了她。不然,徐州会战,我方又会败在她的手下。”

  陈洋侧身,伸手出来,握住李华的手,激动地说道:“好兄弟,太好了,咱俩想到一块去了。”李华愤然地甩开他的手,冷言相向:“有些事情,我们没想到一块去。”陈洋知道他记恨自己夺走了唐诗,便一声苦笑,说道:“好兄弟,世人上美女多的是。而且,你和唐诗是亲情多于爱情。你们有过朦朦胧胧的感情。但是,你们没啥过多的进展。感谢你一路走来,靠砍柴卖柴,供她念书。我向你保证,让她活得永远十八岁。你看,我给你一些补偿吧?一千条大黄鱼,可以吗?只要你不再恨我。”

  李华“哼”了一声,骂道:“我没钱吗?”

  陈洋帅气一笑,说道:“呵呵,你肯定有些钱,但是,你没我钱多啊!要不,你给我一千大黄鱼,我把唐诗还给你?”李华顿时满脸尴尬,作声不得。他哪有一千条大黄鱼?他没想到自己来到这个旧社会,也会碰上硬茬!

  秦花赶紧劝说道:“行了,你们兄弟俩别吵了。别让感情的事,影响我们打鬼子。狗蛋的建议,我同意。只是,酒井复任特高课长,可能会对你狗蛋不利。”李华摇了摇头,思维也被秦花引向正题,说道:“都差不多,由岛对我更狠,她总想杀我灭口。因为我之前曾协助她暗杀酒井,谋夺酒井的特高课长之职。由岛生怕事情败露,多次想置我于死地。不过,如果不让酒井复任特高课长,如果他们再派一个特高课长过来,那我还得了解这个新课长,和新课长磨合一段时间,说不定,人家还会识破我呐!”

  秦花和陈洋相视一眼,均是点了点头。

  陈洋又侧身说道:“狗蛋,好兄弟,我欠你的。这辈子,我就欠你的。以后,你用得着我,我可以为你上刀山,下火海。我的命是你的。”秦花嗔骂道:“小白脸,你说什么屁话?你的命,是戴老板的,是蒋老板的,把命留着打鬼子吧。哎,你们两个大男人,血性在哪?为一个女人争来争去,像话吗?”陈洋笑道:“行啦,花姐,我原谅你没有欣赏美的细胞。”哈哈哈哈!李华和秦花被逗得大笑起来。

  随后,秦花先行离开梨园别墅,在前探路,没发现可疑之人,便进入公用电话亭给梨园别墅打电话,告知李华一声。

  李华便驾车而去,回归特高课,回到他的办公室,阅看他能阅看的各种文件。他从其中一份文件里,看到军舰上因为印刷机的油墨味太浓,影响军舰上的鬼子胃口、休息,所以,将印刷机搬往联合准备银行,行动将在今夜由宪兵队一大队长木井浩二负责护卫。

  虽然没说印伪钞之事,但是,由军舰上的印刷机这几个字,让李华联想到了鬼子印伪钞之事。他不敢在这些文件上画圈,或签上“拟同意!”或写上“呈酒井少佐、南木课长阅处”的字样,怕留下痕迹。

  于是,他先脚步轻轻的来到南木云子的办公室,轻轻的推推房门,没有反应,便敲了敲房门,也没有反应。接着,他又走到酒井的办公室,推推房门,敲敲房门,也没有反应。

  他赶紧的回到他的办公室,戴上手套,掏出铁丝钩,又来到酒井的办公室,用铁丝钩打开她的房门,把这一叠文件放到酒井的办公桌上。然后,李华回到他的办公室,关上房门,写了一张字条,折叠好,放入怀兜里,又驾车而去,来到了法租界梨栈道的蓝山咖啡馆附近停车。

  他进入公用电话亭,把情况告知了在梨园别墅的陈洋,让陈洋想法找秦花商量对策,并建议由陈洋带队在途中劫或炸伪钞机。陈洋在电话里表示同意。

  然后,李华又给济民药店的宋词打电话,接着,他驾车来到蓝山咖啡馆附近停车,步行进入蓝山咖啡馆,进入西式雅间。庞萌萌远远看到李华,便会意而来,反手关上房门。

  李华低声说道:“呆会有人过来,你替我做好警戒。哦,来三份牛扒和三杯蓝山咖啡。”他说罢,掏出三百元法币,放到庞萌萌的托盘里。庞萌萌点了点头,给李华点了三份牛扒和三杯蓝山咖啡,然后,她就出去了。

  不一会,宋词和郑功乔装来到,分别坐在李华的两侧,李华侧头朝宋词一笑,笑得有些酸涩。他很想和宋词单独相处,但是,因为工作任务,宋词又领着郑功一起来了。没办法,抱也不能抱,亲也不能亲。

  这份爱,沉甸甸,却让人心酸。

  郑功落坐,便笑问:“怎么样?狗蛋,是不是情况有变化。”李华点了点头,又侧身面对郑功,低声说道:“鬼子的军舰因为伪钞印刷,油墨味道浓,影响了部分士兵的身体反应和休息,所以,决定明晚午夜,将伪钞印刷搬到联合准备银行的地下金库印刷。这个点,连同联合准备银行,必须同时炸毁。所以,我建议,你们的人利用白天下午进银行取款的机会,潜入联合银行内作为内应,或是埋设炸药。我会向戴老板的人提议由他们的人途中劫炸伪钞印刷机。他们的火力强,武器好。如此,也可以把鬼子的兵力引在途中,避免我军的伤亡。”

  “太好了!”宋词侧身,含情脉脉地望着李华,闻言之后,拍手叫好。李华急急侧身,伸手捂着她的嘴,将她揽入怀中。郑功“唔唔”的咳嗽两声。

  李华又急急分开宋词。

  他和宋词均是满脸通红。

  郑功说道:“可如果做不到和海沽监狱那边的同时行动,联合银行这边和途中都出事,那海沽监狱那边的鬼子就会警觉,接下来的行动,我们就很难炸掉监狱里的伪钞印刷点。”

  李华反驳地说道:“但是,如果伪钞印刷机进入了联合银行,鬼子就会在联合银行内外严密布控,咱们再想炸掉联合银行和伪钞印刷机,就很困难了。所以,咱们能先炸掉一个伪钞点,就先炸一个。我当然也想同步行动,但是,形势变了,咱们的思维、观念、办法也得相应的改变啊!”

  郑功为难地说道:“那我呆会回去给上级发报,请示请示再说。”

  李华知道这是郑功的权限,也没再为难他。恰好,此时,庞萌萌端着托盘进来,将三份牛扒和三杯咖啡分别放到宋词、李华、郑功的面前。李华朝她点点头,庞萌萌欲言又止,只得先出去了。郑功低声说道:“狗蛋,别吃那么好,把钱少下来,支持抗战,好吗?”李华一笑,从怀兜里掏出三千元法币,塞给郑功。

  宋词又娇俏地笑道:“还有枪枝弹药。”

  李华点了点头,说道:“吃东西,饭要吃,仗要打。”

  三人各自拿起刀叉,切牛扒,品咖啡。

  然后,各回各的住所。

  天气渐暖,春风恣意地把树枝上吹起了无数的小苞苞,柳条舒展起婀娜的腰枝,含情带笑。晚饭后,李华把参加了驻屯军军事会议回来的南木云子送到福岛饭店,便驾车来到了法租界的时尚都会舞厅,来到了吧台前,佯装点酒水饮料和点心,静候郑功或是宋词前来接头。下午没商定的事,得在今晚敲定,不然,明天就无法联合作战了。

  不一会,宋词身穿薄荷绿上衣搭牛仔裤,长发飘飘,清新婉约的穿梭于人群中,来到了吧台前,也佯装点酒水饮料和点心。李华东张西望,没发现盯梢的,便低声问:“情况如何?”宋词东张西望,又低声说道:“按你的意见办。但是,枪枝弹药要给我们准备好。这次,我们进城的人多。”她说罢,抱着几瓶饮料和几包点心走开了。

  李华掏出三百元法币,扔给吧台收银的李辉,转身而去。他现在每次来,都给李辉三百元,而唐诗现在又不是李华的菜,李辉对李华的敌意也渐渐的消了。

  怎么拿到枪枝弹药?

  再去劫鬼子宪兵司令部的枪枝弹药,已经不现实了。

  唉!

  头疼!

  李华端着一杯红酒,背靠一根巨柱,不时的望向舞台,心却在沉思,哦,对了,黑市!可我在黑道上,也没熟悉的朋友啊!找谁来购买一大批的枪枝弹药?

  时间又急!怎么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