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60章 60.混水摸鱼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459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唐诗看到宋词这副打扮,心里也很不舒服。

  因为宋词这副打扮太漂亮了。

  她想想之前曾看到陈洋和宋词在大华饭店门前的一幕,真想上前就给宋词一记耳光。

  不过,她们两姐妹都忍住了心里的不快。

  唐诗推门下车,走过来就说,“妹子,你把郑队长抬到我车上,我把狗蛋的车开回去给他。呆会,小白脸会送你们去亲善医院给郑队长疗伤。现在,你们把车开到日租界的那些烟馆附近,随便哪家烟馆就行。今晚,狗蛋和小白脸会在那一带的烟馆闹事,到时候,你们趁场面混乱,把郑功队长当作烟馆的负伤的保镖送进亲善医院治疗。”

  宋词感动地说,“好,谢谢姐姐。”

  姐妹俩皆是心情复杂。

  感情上,唐诗和李华在前,宋词和李华在后。

  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一生的事情。

  宋词此时无暇多顾,她转身吩咐几名队员,抬郑功下车,把郑功抬进唐诗的轿车里。唐诗则是钻进宋词驾来的李华那辆轿车,驾车而去。宫岛街是日租界公共服务的中心。

  日驻津总领事馆、日租界警察署、大和公园、日商业学校、亲善医院等机构均设在这条街上。从宫岛街跨过住吉街的部分则称西宫岛街,街上烟馆颇多,女人馆林立,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街边拉客。

  宋词带队驾车,拿着唐诗给她的一些伪造的证件,来到了西宫岛街,在小巷里静静地等着陈洋、李华等人的到来。

  此时,陈洋和李华已经分别带队到来了。

  陈洋和天龙一组、地虎和中豹一组。

  他们俩组分别来到两家烟馆,各要了一间乌烟瘴气的厢房,各斜卧到红木沙发上,佯装抽大烟的样子,等服务员走了之后,便在沙发下面安装炸弹。

  然后,他们就分别离开了两间烟馆。

  轰轰!啊啊啊啊!两间烟馆忽然爆炸起来,阵阵惨叫声传来。

  继而,两间烟馆起火,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里面没死的人,都抱头鼠蹿。

  李华带着他的特别行动队过来维持秩序,调查案情,喝令烟馆老板将伤者送往医院救治。两间烟馆的老板看到是“川田古浚”,皆是低声下气,点头哈腰,躬身应令的派出得力人员,护送伤者前往亲善医院救治。

  唐诗趁机把李华的轿车驾到烟馆附近,又与陈洋一起,在小狮子驾车接应下,找到宋词,将郑功送往亲善医院治疗。两间烟馆的老板也派人把伤者送往医院治疗。听说是烟馆爆炸引发的伤者,亲善医院也很奈的给伤者治疗。

  如此,暂且就没人有怀疑郑功是游击队长了。

  李华、陈洋这是实施混水摸鱼之计,让亲善医院的医护人员把郑功当成两间烟馆的负伤的保镖来救治。

  不一会,大批伪警、宪兵赶到两间烟馆,调查取证,维护现场,芥川龙夫、酒井久香、由岛大里、木井浩二、谷夫凡子、井田深水都来了。周思也带着无数伪警,护送潘毓过来查看情况。看到这些人都见到了自己,都证明自己在现场,这就可以了。李华便趁机驾车溜走,回到了法租界的梨园别墅,取了部分枪枝弹药,放在轿车后备箱子里,又驾车来到了亲善医院。他长期苦心的盗取枪枝弹药,或是劫取枪枝弹药,就是为宋词准备的,为游击队准备的。

  此时,陈洋、唐诗、天龙、地虎、中豹看到医护人员忙忙乱乱,便实施盗取医药计划,地虎、中豹负责把风,陈洋因为懂日语,懂些英文,带着唐诗、天龙潜进医药室,盗取了各种疗伤药物和部分营养药物、手术刀、手术钳子、纱布等等,然后又从医院里出来,放到了小狮子的轿车后备箱里。

  他们一起驾车到医院附近的小巷里停车,静候郑功做完手术,取出多个子弹头,再由宋词等游击队员送出来。两个小时后,宋词带着几名游击队员背着郑功并护送郑功出来,钻到了陈洋准备好的几辆轿车里。

  众人驾车回到了法租界的李华的几套公寓房里。

  然后,宋词又领着李华驾车出城,把其他几名重伤的游击队员接进城里来,接到郑功所住的公寓房里,由李华给伤者动手术,上药物。陈洋、唐诗、宋词及游击队员配合。

  天龙、地虎两人在楼下的轿车里警戒。中豹和小狮子则去休息了。这是因为天龙和地虎、中豹和小狮子白天需要轮换值勤。实际上,他们都处于极端的危险之中。

  只不过,他们这次行动十分巧妙。

  忙了整夜,李华、陈洋、唐诗、宋词等人的双眼都布满了血丝,都很疲惫。但是,救活了几名重伤员,大家都很高兴,都很激动,都称赞李华了不起,竟然还懂医术。

  唐诗奇异地问,“狗蛋,你怎么回事?你跟着我的时候,就只会砍柴,卖柴,其他的,啥也不会。你怎么现在啥都会?”她又瞟了宋词一眼,发现宋词正含情脉脉地望着李华,不由醋意满怀,气呼呼地说,“累了,走了。”

  潜意识里,她还深爱着李华,但是,现实生活里,她又舍不得离开陈洋。

  李华是她的青梅竹马,陈洋帅气多金。

  她爱李华和陈洋,就像李华爱唐诗和宋词一样。

  她也总想着鱼翅和熊掌兼得。

  所以,她对陈洋也依依不舍,对李华也是依依不舍。

  她转身下楼,陈洋朝李华和宋词挥挥手,转身尾随而去。

  他们俩人钻进天龙的轿车里,乘车回归法租界的梨园别墅。

  路上,陈洋侧身笑问,“诗诗,你还深爱着狗蛋,对吗?”

  唐诗俏脸通红,没有吭声。

  陈洋也不便再说什么,但是,胸口隐隐作疼。公寓里,李华再检查一下郑功的伤势,便下楼去,从自己的轿车的后备箱里,拎着两麻包袋的枪枝弹药上来,交给宋词。

  宋词惊喜地说,“狗蛋,你真行!又弄来这么多枪枝弹药。真好!我们伤亡惨重,正需要枪枝弹药的补充,也需要人员的补充。”李华含笑说,“希望郑功队长伤好,你不要随他归队,留在城里,我可以天天晚上见到你。”宋词羞涩一笑,俏脸通红,点了点头。

  李华便去沐浴更衣,然后驾车去特高课上班。

  说是来上班,其实,他来睡觉。时间还早,才是早上七点,他得眯会,不然,撑不起今天的工作量。他躺在沙发上,寻思今天上午九点要不要去亲善医院行刺潘毓和周思?但是,很快的,他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实在太累了。

  “咚咚咚……”

  房门响了,李华迷迷糊糊的醒来,起身拉开房门。

  由岛大里闪身而入,看到李华满脸的疲惫,便奇怪地问,“师兄,你怎么啦?昨晚,你好像提前离开了现场呀?你怎么那么累?又干什么坏事去了?”

  李华伸手抹抹脸,清醒一下脑子,含笑说,“师妹,你多疑了。我这不是为了你,正在暗中调查斧头帮吗?你让安青帮的袁桧配合我吧,抓紧抓住斧头帮的帮主陆安山。不然,酒井捷足先登,你会很麻烦。”

  此话真把由岛大里唬住了。

  她点了点头,抓起李华办公桌上的电话,致电袁桧,让袁桧协查斧头帮的下落。尔后,她坐到沙发上,妩媚地说,“师兄,新的特高课长还没来呢!唉,烦死了,都不知道谁当课长?”她伸手牵过李华,拽着李华坐到她身旁。

  然后,她又依偎在李华的怀里。

  李华好气又好笑,感觉自己就像是出来卖的,而且被由岛大里和南木云子卖来卖去,不过,价钱渐渐贵起来,得到了一个特别行动队队长职务。

  李华只好说,“师妹,你放心吧,这两天,我会让酒井无声无息的死去。南木云子现在不生不死的,酒井久香若是死了,特高课里,就是你是课长的候选人了。”

  由岛伸手刮刮李华的鼻子,浅笑说,“也未必,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就是岩黑,他是奉命前来组建竹机关的,以后,还会顺带指导特高课的工作,他很有可能会兼任特高课长。所以,你也必须把他除掉。”

  为了权力,她真是不顾一切。

  李华点了点头。

  由岛从他怀中起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李华关好房门,继续睡觉。

  他决定今天放弃暗杀潘毓和周思这两个大汉奸。不过,因为昨晚两间烟馆被炸,潘毓、周思两人今天也没有去亲善中学演讲,他们俩到芥川龙夫办公室述职,挨了芥川龙夫的一顿臭骂,闹得心情很不好,自然也没心情到亲善中学演讲了。

  由岛大里看到“川田古浚”在睡觉,酒井久香去了芥川龙夫办公室,便打电话约岩黑出来,到福岛饭店吃早餐。她没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而是放在协调关系上,无论谁来当特高课长,她都得抢先去巴结他。

  岩黑之前见过由岛大里了,发现由岛比南木云子要年轻,更漂亮,自然满口答应。两人先后驱车来到了福岛饭店,坐在一楼大厅里的靠窗位置,一边吃早餐,一边热聊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