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63章 63.罪贼演讲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137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就在此李华神思悠悠,回味往事之时,陈洋搂着唐诗,从蓝山咖啡馆出来,甜甜蜜蜜,说说笑笑。李华将烟头一扔,掏枪而出,拉开保险,就要推门下车,一枪击毙陈洋,但是,他又忍住了,又关上了车门。

  他气得将手枪一扔,又横拳砸在副驾驶座上,然后发疯般的驾车而去,直奔意租界的地中海饭店。他来到了303室,按亮电灯,进入套间里的卧室,搜搜枕头下面,抓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潘毓明天上午九点,到商会调研。

  李华看到这张纸条,心绪平静些许。

  他又握着纸条出来,泡了一壶茶,点燃一支烟,也顺便将纸条烧掉,放进烟灰缸里。他又抬起手腕,看看劳力士手表上的时间,现在才是晚上八点,秦花正在时尚都会里唱歌。而要杀潘毓这个大汉奸,明天是绝好的机会。

  但是,谁来执行这次暗杀行动呢?陈洋?不行!我不能再去找这个小白脸,太气人了。他抢走了我心爱的姑娘,我却整天要找他帮忙,像是我欠他的。

  李华抽了两根烟,略一思忖,决定自己动手。明天,自己也是可以参加这个商会活动的,因为自己是特高课的特别行动队队长,有侦察权,有审讯权,有逮捕权。但是,自己参加这次商会活动,也不能明里开枪啊!

  嗯!有了,定时炸弹。

  我必须马上研制出定时炸弹。

  于是,李华离开地中海饭店,驾车回归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刚到庭院里停车,便听到了里面的陈洋和唐诗在大吵大闹。唐诗吼道:“我不回上海,我就不回上海,我就是心里放不下狗蛋,那又如何?”陈洋也在发怒,“不回就不回,我自己回。哼!大丈夫何患无妻?老子有财有貌,还怕没老婆吗?”

  唐诗也怒道:“分手就分手,你赔钱,赔我青春损失费。你必须马上给我一百条大黄鱼,不然,你休想活着离开津门。大不了,我和你同归于尽。”

  应该是秦花刚刚给陈洋打了电话,让陈洋离开津门。

  这是李华在时尚都会里,和秦花议定的。他不想见到陈洋。

  现在,听着唐诗不顾一切的真情表白,李华感动的直掉眼泪。当唐诗提出要和陈洋同归于尽的时候,里面忽然没了声音。李华真想打转方向盘,驾车而去。

  但是,想想那些枪枝弹药全在这里,明天还要行刺潘毓和周思。而且,这是周静第二次送来这样的好情报。但是,现在要进屋,他和陈洋、唐诗又会尴尬无比。

  难!真是难啊!

  他熄灭了车灯,为难地坐在驾驶室里,进去也不是,离开这里也不是。就在此时,唐诗气呼呼的拎包而出,拉开她那辆福特牌豪车轿车的车门,将包扔进去,钻进了轿车里。

  陈洋追了出来,拦在车头不让她驾车走。唐诗打着火,蓦然一脚踩油门,驾车撞去。陈洋不躲不闪,眼睛也眨一下。嗄唧!唐诗又急急刹车,车头仅距陈洋一寸远。

  李华不知道陈洋是不是装出来的镇定,但是,他自己却吓得手酸脚软,冷汗直冒。爱一个人,原来真的是可以豁出命去的。这个时候,李华又不得不佩服陈洋的这份勇气。

  唐诗从轿车里出来,哭着说,“你为什么不躲不闪?你不要命了?呜呜呜,你这个大骗子,我恨死你了。”她握拳擂打着陈洋,哭着骂着,泪流满脸。

  陈洋缓缓伸手,搂她入怀,低声说,“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你的心脏。因为我不跳,你就得死!诗诗,跟我回上海吧。一个人叫流浪,两个人才是家。”唐诗耳听情话绵绵,又听他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芳心阵阵感动,没再打他,没再骂他,也没再哭泣。

  陈洋说罢,分开唐诗,牵着唐诗的手,回归屋里,收拾东西,准备回归上海。

  一切又回归平静。

  李华泪流满脸,伤感异常,打开车灯,驾车掉头而去。

  他回到海光寺特高课的办公室里,斜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翌日,他也没去商会大楼,没去行刺潘毓,实在没那心情。他在沙发上睡了一天,也没有来烦他。

  傍晚,他驾车回归法租界的梨园别墅,途中,进入钟表行,买了几十只小钟表,里面冷冷清清的,各种东西收拾的整整齐齐。他原本改造好的六把狗蛋机关枪,留下来两把。

  看来,唐诗跟着陈洋离开了津门,回上海去了。

  李华一阵心酸,简单做了碗面条,吃了碗面条,点燃一支烟,泡了壶茶,镇定下来,拿出手雷、手榴弹和各种工具,把几颗手榴或是几颗手雷,改造成爆炸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把一颗手榴弹或是一颗手雷,改造成威力较小的定时炸弹。

  他知道,陈洋回归上海之后,自己将独自作战。

  他必须改造一些枪械,自己组装一些狙击枪、定时炸弹、机关枪、火箭筒。这个夜晚,他成功的改造出大大小小的十颗定时炸弹,翌日清晨,他又双眼布满血丝的驾车到海光寺的特高课上班,闲着没事,他又躺在沙发上睡觉。

  现在是由岛大里当课长,而李华则是由岛大里的红人,自然也没人敢惹李华。现在,他的任务就是宰掉潘毓和周思这两个大汉奸,他和秦花商定的时间是一周之内。所以,秦花也没来烦他。由岛刚刚复任特高课长,天天晚上有应酬,很是风光,也没闲功夫来烦他。

  这天晚上,他驾车来到意租界的地中海饭店,来到303室,从枕头下面取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今晚八时,潘毓在伪公署的大礼堂,会见北平来的大学生。

  李华掏出打火把机,烧掉了纸条,又驾车来到天津四面钟附近。

  这是是老天津卫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这里位于日租界旭街北部。

  四面钟的钟楼很漂亮。

  一座小洋楼,圆拱形的门窗。

  拱起的三层上,东、南、西、北,每一侧都有一块罗马表,字迹很大,也很清楚。每到整点的时刻,它就敲响钟声。人们路过四面钟时,总会不由自主地抬头望一眼,看一下点儿。有手表的人,也会看一看自己的手表,对一下点儿。

  伪公署就在四面钟的斜对面,其大礼堂就在伪公署侧翼的一幢大洋楼里。

  李华拎着一只精致的长方形皮箱,来到了伪公署大礼堂的对面一幢洋楼楼顶上,取出狗蛋机关枪,取出一支拆卸了的三八大盖,也没有安装瞄准镜,因为他的视力可达一千米以外,射杀潘毓,无须瞄准镜。现在,他的距离大礼堂也就三百多米远,如果潘毓出现在大礼堂,出现在主席台前,相距李华也就是六百米。

  三八式步枪的表尺射程高达二千四百米,有效射程通常为四百六十米,有的甚至达到六百米。实战中,受过严格训练的日军士兵往往能在三百米内射杀单个目标,七百米内射杀集群目标。这个射程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大多数步枪不能做到的。

  现在,经过李华对这枝步枪的改良,其有效射程可达六百五米。

  李华就这样趴在楼顶上的栏杆上,托枪瞄准伪公署的大礼堂。不一会,很多年青学生在不知情,在受鼓惑的情况下,来到了伪公署大礼堂,参加伪公署治安军军官培训。

  潘毓身穿一袭淡灰色的长衫,潇洒自若,宛然一个大学教授,戴着一副墨镜,来到了大礼堂。因为是夜晚,他又戴着墨镜,故需要两名卫兵搀扶着他走路,否则,会跌倒的。

  令李华没有想到的是,由岛大里、井田深水、木井浩二、谷夫凡子都来了。伪警局长周思也带着荷枪实弹的伪警,驻扎在大礼堂的四周,驻扎在大礼堂内的四个边角。

  “啪啪啪……”

  学生们热烈鼓掌,欢迎潘毓的到来。

  潘毓开口便说,“各位青年才俊,已往的事不必谈了,既往譬如昨日死,今日当如今日生。各位愿意当汉奸的,留在天津的,我潘毓保护他,不愿当汉奸的,自己小心。”

  李华听力甚佳,超乎常人,潘毓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愤怒地瞄准潘毓的胸口,伸手食指,扣向板机。

  潘毓又不知羞耻地朗声说,“世人皆骂我为南苑血战失败的罪首,不错!是我将我军的作战计划交给日军的,我这么做,是为了两国的利益,我指点日军进攻南苑时集中攻击缺乏训练的学兵团驻地,也是为了两国的利益,以免战事蔓延,祸及生民。我所谓的卖国,乃为了爱国是也。”此人直言不讳,甘为汉奸,真是无耻之极!

  “啪啪啪……”

  他的这番歪理竟然博得了在场的不少人的共鸣。

  顿时,掌声如雷。

  李华看到这个场面,内心甚是震惊,没想到一个大汉奸,竟然这么受一些青年学生的欢迎。天啊!怎么回事?世上竟然有这么多人想当大汉奸!也就在此时,他的食指扣动了板机,愤怒地向潘毓开枪。砰!啊!潘毓胸口中弹,应声而倒!大礼堂里,顿时大乱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