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68章 68.擦肩而过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236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华真怕和南木云子在一起。

  她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不好侍候。

  南木云子满意地说,“呵呵,很好!你进步了,会哄女人开心了。”李华又小心翼翼地说,“可是,酒井久香不会放过我的。昨晚,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我就差点死在她手里。”

  他说这句话的目的,也想看看南木云子有什么良策,可以除掉酒井久香。这也是由岛大里给他的紧急任务。

  南木云子浅笑说,“川田君,没事就好。酒井的事,就不要多说了。我已经受伤,也不再是津门的特高课长,我没办法和由岛大里那样与酒井久香长期斗法的。但是,我这么说,你也别不高兴。只要你跟着我回上海,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而且,你随我回到上海,往后可以经常见到梅花堂的影佐将军,还有我们特务系统最高级别的土肥将军。”

  李华点了点头,不敢吭声了。

  南木云子为了他,此时已经是在利诱他了。当然,若然如此,那也是更好的事情。毕竟能够进入上海的梅花堂,可以经常见到影佐,可以窃取更多的情报。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接受了由岛大里又一个很艰难的任务,就是要做掉芥川野夫,还得把酒井久香处死,这可得利用好南木云子,才能做到这一点。

  但是,以酒井久香的精明,她还会上第二次当,喝他的白色粉末的茶水吗?而且,酒井久香已经指证他暗中下毒谋害她了,幸好,没有人证和物证。还有,杀了芥川野夫,又如何善后?其兄长可是芥川龙夫,宪兵司令。

  南木云子见李华久久不语,便又笑问,“川田君,还有疑虑?不想跟我回上海?”李华回过神来说,“不是!我很高兴,很激动。但是,我也在想,你不可能给我真爱。我跟着你去上海,你多久之后就抛弃我呢?十天?半个月?一个月?我若给你抛弃了,我怎么活?我还能见到影佐吗?还能见到土肥吗?我在上海怎么生活?我还会有工作吗?”

  哈哈哈哈!

  南木云子哑声大笑起来。

  就在此时,房门外,服侍南木云子的卫兵进来报告:“金辉先生前来看望南木少佐。”李华一怔,真想掏枪而出,杀了这个金辉先生。这个所谓的金辉先生,便是著名女谍川岛方子。南木云子点了点头,又朝李华挥了挥手。

  李华只得退了出去。

  身形修长的川岛方子穿着一身帅气的军装,走进病房,也与李华擦肩而过。这是李华最好的下手机会,但是,瞬间功夫,李华又感觉自己没有下手是对的。川岛方子后面还有一群人,都是鬼子华北军司令部的警卫部队的。

  走廊里,也全是卫兵。

  这群卫兵,可是川岛方子的安国军。

  因为川岛方子是伪满安国军的总司令。

  保护她的人,多的是!

  李华就这样与这个著名的汉奸,擦肩而过。

  他心里暗暗叹息,并借此机会,驱车回归法租界的梨栈道梨园别墅,向刚刚起床的秦花报告了去昨夜遇险、今晨去看望南木云子又遇见川岛方子的经过。

  啪!秦花一拍茶桌,叹了口气,“太可惜了!”又说,“你那包白色粉末给我,今天晚上,我乔装成护士,将这包白色粉末弄进针水里,给酒井久香打一支针,把她杀了,避免她防碍咱们做大事。”

  李华伸手掏出那包白色粉末,塞给秦花,低声说,“花姐,小心点。酒井那边可能会有设伏。芥川龙夫放过我了,不一定是真心放过我。因为昨晚,其弟芥川野夫与岩黑打架,为了争夺由岛大里。这件事,必定会引起芥川龙夫的不满。”

  秦花略一思忖说,“像这样的毒药,如果能放进芙蓉旅馆川岛方子的茶杯里,那可太好了。咦,你不能弄个少佐的军官证,进入芙蓉旅馆?暗杀川岛方子?”

  李华想了想说,“可是,我已经失败过一次了。要不,你让李辉进入芙蓉旅馆一次,偷拍里面的结构图?我可给他伪造一本工作证。然后,咱俩暗中配合他,接应他?”

  秦花点了点说,“也对!那你抓紧给李辉伪造一本佐官证,给他配一套小鬼子军装。今晚就行动。必须尽快的除掉川岛方子、酒井久香、南木云子、潘毓和周思这些间谍和大汉奸。另外,陈洋、唐诗已经动身北上北平。咱们的系列行动如果能同步进行并取得成功,那么,这将是轰动整个军统的事情。你我皆会立大功。”

  她到此,兴奋起来,激动起来,手舞足蹈起来。

  她俏脸靓丽,身姿优美,动作优雅,此时宛如翩翩起舞的仙女一般。

  李华真想抱抱她,但是,没有冲动。

  他点燃一根烟,镇定下来,开始给李辉伪造佐官证。

  秦花过来,看着他伪造证件,赞叹地说,“狗蛋,你真厉害!啥都会。枪枝弹药也会改良。你到底是啥人呀?穿越?是啥意思?我记得前两天,你对我说过,你是穿越过来的。那你怎么从小到大都是唐诗的好伙伴,一直砍柴为生,并供她念书呢?听说你南苑血战前,一直都是傻呼呼的,怎么在南苑血战即将结束的时候,你忽然就变得很聪明,很厉害。”

  李华手脚不停,伪造着证件,嘴里却说,“花姐,有些事情,一时间说不出清楚。反正关于大的会战,你听我的,肯定没有错。可惜,蒋老板、戴老板不听我的建议。不然,我可以在三年内打跑小鬼子。现在的战争形势,最重要的是要有制空权。小鬼子打仗,也就是三部曲,一是飞机轰炸,接着是重炮轰炸,然后在机枪的集群扫射下,发起进攻。当然,他们的情报战,也非常好的,成绩也非常瞩目。”

  秦花怔怔出神地望着他,眼睛眨也不会眨。

  鬼子陆军医院里。

  川岛方子瞥了李华一眼,抬头望望李华的身高,反手关上房门,走到南木云子的床沿前,低声说,“那个人是谁?他个子太高,会不会是中国人派他潜到你身边当间谍的?”

  南木云子一怔,心里直打鼓,但是,又很舍不得“川田古浚”,这样的男人,曾带给她无穷无尽的快乐。于是,她含笑说,“我们国家的人,也有这么高的人,而且人数也不少呐。此人对我的忠诚是永恒的,他一直对我都很忠心。他可以为我生,也可以为我死。”

  川岛方子伸手轻抚南木云子脖子上的伤疤,妩媚地说,“亲爱的,你不能让男人带给你的快乐蒙住了你的眼睛。刚才那人,目光如炬,不是一般人。他就如此甘当你的枕边人?他是不是在特高课工作的?”

  南木云子伸手搂着川岛方子的腰,柔声说,“亲爱的,我们不管其他的事,只要我们快乐就行。如果你有需要,我把可以把他送给你玩两天。”川岛方子想想李华的个头,倒是怦然心动,便亲了南木云子一下,柔情地说,“好,你让他今晚到我的芙蓉旅馆来。我倒要看看服侍女人的功夫。如果功夫好,我就留着他多活几天,再活埋了他。”

  “呵呵!好!”南木云子被逗乐了。

  她也想因此试试“川田古浚”是不是中国人?

  于是,她抓起床头的电话,给由岛大里的办公室打电话。

  堪堪此时,由岛大里刚到办公室,她抓起电话来听。

  “由岛课长,您好!”

  “哦,南木少佐,您好!”

  “请通知川田君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他现在出去查案了,等他回到办公室,我通知他。”

  “好的,谢谢!”

  “不客气!”

  ……

  由岛大里放下电话,托腮沉思:南木云子找我川田师兄,想干嘛?就因为她昨夜帮了我师兄一忙,又想重新让川田师兄钻到被窝里服侍她?嘿嘿!臭不要脸!这么脏的女人,配得上我师兄吗?哼!这世上只有我这么美,这么纯洁的女人,才配得上我师兄。

  她思忖至此,抓起电话,让井田深水到她办公室来。

  井田深水应令而来,由岛大里说,“井田君,你通知下去,呆会无论谁看到川田君,都让川田君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井田深水躬身应令而去。

  由岛是权力欲、占有欲,都很强的人,也是很强势的人。她能年纪轻轻的当上津门的特高课长,也是因为她本身是文武双全的人。她一旦权力在握,不管南木云子是什么人,也不会把南木云子放在眼里。现在,她最重要的是,要让“川田古浚”给她一个交代:杀了酒井久香没有?杀了芥川野夫没有?

  给秦花制造好伪工作证的李华,又驱车回到了特高课,面见由岛大里,躬身请安。

  由岛关上房门,妩媚地低声的含笑说,“师兄,酒井久香怎么样了?芥川野夫怎么样了?昨夜,让我你舒服,你今天也必须让我舒服。否则,你就不要来见我了。”

  她得想法把“川田古浚”支走,不让“川田古浚”去见南木云子。

  李华躬身应答,“是!卑职马上去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