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23章 23.行动撤销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987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陈洋上车之后,车上的三人异口同声地问:“哥,怎么样?能泡到唐大美人吗?”陈洋笑道:“等配合猎户,杀了津门新维持会会长王竹,我就可以带唐大美人南下上海了。”

  “哈哈哈哈……”

  车上三人大笑起来。

  其中一人朝陈洋竖起了拇指称赞陈洋。

  陈洋又笑道:“不用夸哥厉害,有妞就泡,替天行道。”

  “哈哈哈哈……”

  众人又大笑起来。

  他们把陈洋送回到福岛饭店附近,便驾车而去。福岛饭店和南木云子的公寓同在花园街,陈洋下车之后,左右看看,前后看看,没发现可疑人物,便走向南木云子的公寓。从上海来津门的路上,帅气非凡的陈洋,已经和饥渴难耐的南木云子,在豪车内,震动了数次。

  南木云子对他非常满意,她也成为陈洋此次北上之行的重要情报来源。而且,他也是带着使命而来的,行刺王竹,肯定会很困难,因为之前的维持会会长储林死了,鬼子对王竹的安全必定非常上心。所以,陈洋必须把握机会,配合李华行刺王竹。

  只要津门的维持会会长接二连三的死了,就能更加鼓舞士气,振奋民心。

  所以,陈洋必须泡唐诗,以让南木云子讨厌自己,女人的醋意是非常大的,只要把醋坛打翻,女人就会糊涂起来。当然,陈洋也不知道李华喜欢唐诗,从心底里深爱着唐诗。他并非有意抢李华心中所爱。

  由岛、酒井随南木云子回到南木云子的公寓里,三人脱去长袍,除下鸭舌帽,除开围巾。然后,由岛殷勤地盛水烧水、泡茶。酒井问:“课长阁下,我觉得那个陈洋不太对劲,出手阔绰,又把他的师兄弟支回了上海,如此,谁来保证他的安全?你说他不会武功,不会使枪,不会杀人,卑职真不敢相信。”

  南木云子妩媚地笑道:“确实是真的。我从南京逃跑出来,一直躲在青帮大佬季云雾的府上,陪伴我的一直都是陈洋小白脸,此人甚得季云雾的喜爱,很会办事,很会讨好人,现在还和季云雾的小孙女季凤怡好上了。不过,此人很花,现在,又看上了时尚都会的服务员唐诗。看来,他会呆在津门一段时间。但是,酒井也提醒了我,由岛,你马上联系武夫次子,对王竹的大宅加强保护。很快就是中国人的传统大节元宵节,元宵节这天,为了热闹,芥川龙夫定在这一天,宣布重建维持会,宣布王竹为会长。戴老板的人,可能会在这一天动手,也可能会提前动手。”“是!”由岛闻言,躬身应令而去。

  南木云子又说道:“酒井久香,你妹妹酒井真香在南京当特高课长,干得很好。我这次能从老虎桥监狱逃出来,靠她接应。所以,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在这里也是暂时代理课长,我也不想在津门呆太久。我还是要回上海任职。所以,你另外,你妹妹酒井乃香,已经化名胡璇,入驻上海法租界化龙路上的红玫瑰歌舞厅驻唱,陈洋小白脸也喜欢她,每天晚上都为她花不少钱呐。好啦,你回去吧,陈洋小白脸呆会会过来,这从上海到南京,一路上,都是他陪我睡的。女人嘛,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你懂的!”

  酒井久香瞠目结舌的望着南木云子。

  南木云子又向她摆摆手。

  酒井这才反应过来,回过神来,起身识趣地离去。

  不一会,陈洋便来到了南木云子的公寓,南木云子也没穿衣服,刚从浴室里出来,迎面投体入怀,嗔骂道:“小白脸,你也太花了,你也不用当着我的面去泡那个服务员吧?”

  陈洋笑道:“你从远方走来,恰逢我在。我从远方走来,恰逢你爱。咱俩只是各取所需,没有真爱。不是吗?”便搂着她回卧室里……

  “铃铃铃……”

  天亮了,由岛打来电话,向南木云子报告在王竹大宅外围布置了很多便衣的情况。南木云子侧身看看陈洋仍在熟睡,便懒散地说道:“知道了。我再睡会。”

  她放下电话,又斜趴在陈洋身上睡着了。

  由岛报告工作,声音自然很大,陈洋听到了。

  她也不知道南木云子会和陈洋睡在一起的。

  陈洋其实也已经醒来了,闻言之后,大吃一惊:南木云子果然厉害,竟然提前在王竹府上外围提前布了埋伏。看来,想在王竹家里杀王竹,是不可能的了。而猎户那边,已经在准备,如果他们潜入王府行刺,必定遭到埋伏。我得通知他们,换一套行动方案。也绝对不可以在重建维持会的大会现场行刺,只能在路上设伏,在王竹经常经过的路上设伏。嗯!对!就白天行刺,出其不意。鬼子必定会以为抗战杀奸团会晚上行刺王竹,但是,我们偏偏白天来行动。嗯!就这么定了,我得想法通知黄天木。

  午饭前,由岛驾车来接南木云子去吃午饭,看到南木云子和陈洋出入成双,傻眼了。

  待南木云子和陈洋钻进轿车之后,由岛感慨地问:“小白脸,你不是喜欢时尚都会的那个服务员吗?”陈洋笑道:“相遇总是猝不及防,而离别多是蓄谋已久。”哈哈哈哈!他们在车内大笑起来。由岛又笑道:“小白脸,你不是有一个相好的吗?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季凤怡!她爷爷季云雾还是青帮大佬,你不怕她知道此事,然后宰了你呀?”

  陈洋笑道:“由岛大尉阁下,你读过哲学吗?那我告诉你一个哲学道理,那就是成功的三要素:一是坚持;二是不要脸;三是坚持不要脸。”

  哈哈哈哈……

  由岛大里和南木云子又大笑起来。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意租界的西班牙餐馆。

  午饭后,由岛大里把陈洋送回福岛饭店,又驾车送南木云子到特高课上班。陈洋继续在福岛饭店里睡大觉,他知道,南木云子必定会派人盯他的梢的。特务机构就是怀疑一切。

  晚上,他又乘黄包车走一段路,然后拐入一条小巷里,在小巷里穿小巷,钻胡同,再出来,乘昨晚那辆劳斯莱斯豪车,来到了时尚都会,要彩灯煜煜、人来人往之中,来到吧台,对唐诗说道:“大美人,能否赏赏光?陪我到角落里喝杯酒?”他说罢,朝唐诗眨眨眼。

  然后,他离开吧台,来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的一张圆桌前落坐。唐诗略一迟疑,便招手让李辉过来,代她收银,她晃着美臀,来到了陈洋的身旁落坐。

  陈洋左看右看,前看后看,揽她入怀。

  唐诗要挣扎,但是,陈洋却附耳低声说:“别动,我有情报。”唐诗不敢动了,陈洋又说道:“别在晚上行刺王竹,南木云子已经派了大量的便衣驻在王竹家的外围。你尽找机会向你的秦花姐姐汇报,并提出建议,最好在路途设伏,此战,我参加,我策应你们。”

  唐诗脑子嗡嗡作响,呆楞了一下。

  陈洋趁机搂紧她,又亲她一下。

  “喂,你别得寸进尺!”唐诗回过神来,推开了陈洋。

  陈洋一笑,侧身看看,发现李辉正拿着一酒瓶,从背后过来,便偷袭他,要砸他。唐诗起身离座,走到李辉身旁,伸手拽拽李辉的衣袖,低声说:“别乱来,自己人。”她说罢,便回到了吧台,继续收银,不时的抬头望向舞台,又不时的看看手表,快到晚上八点半了。

  秦花也就唱两首歌,八点半会到后台卸妆。

  好不容易熬到八点半,唐诗又招手让李辉过来,代她收银,她自己则是跑向后台,向秦花报告了陈洋提供的情报。

  秦花关上房门,低声说:“情报及时,今天一天没见到狗蛋了,估计狗蛋这个便衣侦辑队的副队长走不开,估计他也正在执行任务。好在情报及时,不然,区座呆会就亲自带队动手了。”唐诗迟疑了一下,低声问:“花姐,陈洋小白脸,怎么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秦花低声笑道:“这是秘密。不能告诉李辉和铁头。我和他是青浦特训班的同学。那小子很厉害,尤其是泡妞,你可别让他泡上了。”唐诗一笑,俏脸红艳艳的,转身离开了秦花的卸妆房。

  秦花也快速卸妆,从后门出,钻进一辆轿车里,驾车云找黄天木汇报情况了。正如秦花所估计的那样,此时的李华很煎熬,他在陪着武夫次子执行这次保护王竹的任务。

  他无法脱身去传递情报,由岛也不时的过来督战,把王竹保护的严严密密的。而且,李华是执行这次行动的主角。但是,每次行动方案,都是有副方案的,如果他这边没动静,黄天木必定会派隋峻山带队出动的。

  李华怕的就是隋峻山会忽然带队过来,而藏在王竹家附近饭店的李华、武夫次子,就会忽然出击,抓捕刺客。王竹家也已经埋伏好了,只等刺客光临。

  “冰糖糊芦!冰糖糊芦!”此时,隋峻山扛着一些北方特产,沿街叫卖,来到了李华藏身的饭店里。李华便赶紧的走出去,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买了几串冰糖糊芦,隋峻山低声说道:“情况有变,行刺行动暂时撤销。”他也没找兑零钱,又走开了。李华这才抹抹额头上的冷汗,心定下来。他知道另外有人传递了情报,但是,那个传情报的人是谁呢?难道,在鬼子宪兵司令部里还有一位潜伏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