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26章 26.对牛弹琴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879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华一惊而醒,忽然感觉自己来错了地方。他脑子清醒过来,极佳的耳力、夜视眼就顺应而生,凭感觉,他知道后面有辆车在跟踪自己。他不知道盯梢的是谁?但是,他也不敢转身,急忙低沉地喝道:“李辉,你疯了?后面有鬼子盯梢,快把枪放下。不然,你我今晚都横尸街头。现在绝不是意气用事之时。”

  铁头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按在李辉手枪的保险上,另一手拽着他走开几步,又按着李辉,钻到了柜台底下。宋词闻声出来,李华向她摆摆手,恰恰此时,南木云子驾车而至,她和酒井久香推门下车,向药店走来。李华急道:“宋词,你快走,后面的是小鬼子。”

  他又大声说道:“来两盒感冒药。”

  他转身面向柜台,又掏出十元钱,放在柜台上。

  那店员给他拿两盒感冒药。

  宋词果然看到了南木云子和酒井两个女的走来,便转身回归后院,回归后厨,佯装熬药。

  李华拿起两盒药,便转身而去。

  南木云子拦住他,邪里邪气地说道:“川田君,你怎么跑到英租界来买药?在我们那条花园街,不是有药店吗?”李华拿着两盒药,欠欠身,说道:“报告少佐阁下,卑职心情欠佳,刚才和由岛吵了一架,出来散散心,随意走走,忽然看到这家药店,就顺便进来买点备用药。”他的回答,算是合情合理。而南木云子和酒井刚才也是看到了他和由岛的吵架。

  南木云子没有吭声,但是,特务机构怀疑一切的心理因素作祟。所以,她走进店里,东张西望,期盼能找到什么人与“川田古浚”接头。

  没有发现。

  于是,南木云子又穿过药店,来到了后院,并掏枪而出,拉开保险。酒井久香紧张相随,也是掏出手枪,拉开了保险。宋词听到脚步声响,急忙捣些柴灰,把脸抹黑,把衣服弄脏,佯装熬药的样子,蹲在灶火前。

  南木云子和酒井久香来到后厨,闻着难闻的药味,看看黑不溜秋的宋词,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便握枪走开了。

  躲在柜台下的李辉和铁头两人浑身哆嗦着。

  在此寒夜,他们俩竟然冷汗渗冒,浑身汗湿。

  李华淡定地站在药店门口,并朝也甚是紧张的店小二眨眨眼,示意店小二要镇定,要淡定。店小二掏出手帕,抹抹额头上的冷汗,镇定下来。

  南木云子回来,柳腰款摆,浅笑说道:“川田君,走,回我的寓所里品茶。”李华向她欠欠身,陪着笑脸,说道:“我都感冒了,哪敢坐少佐阁下的车?卑职怕传染少佐阁下啊!”他实在不甘心离开济民药店,终于见到宋词了,却没坐一会,也没聊一会。

  南木云子收起手枪,妩媚地笑道:“川田君,我的免疫力很强的。走,上车。”她第二次邀请他上车了,李华再也无法拒绝,便拿着两盒感冒药,钻进她的轿车里。

  宋词跑出来,望着远去轿车,心里也是依依不舍。

  她虽然和李华同在一座城池里,但是,相见不多,相聚不多,相思很熬人。李华随南木云子回到她的公寓里,酒井久香为他们俩泡好茶,便识趣地走开了。

  南木云子关好房门,便扑了过来。

  李华顿时一阵晕眩……

  寒风刺骨,光秃秃的枝干被冷风吹得摇摇摆摆,偶尔会有顽皮的雪花纷纷扬扬在半空中飘舞。北方似乎没有春天,冬季时间很长,草也不知哪去了,光秃秃的树让人心情总是不好。李华无奈无助地承受着南木云子对他的占有。他在静默中按步就班的上班下班,每天都是办公室、饭堂、南木云子的寓所,三点一线。

  南木云子得到了李华,对他也相对宽松些。

  酒井冷眼旁观,当好南木云子的跟班就行。

  由岛心里又气又闷,数次关起房门,失声痛哭。

  但是,她也不敢得罪南木云子这个王牌间谍,她现在知道了南木云子在土肥心中的份量,只盼南木云子早日调离津门。她也时常的关好办公室的房门,握拳挥舞,发誓要杀“川田古浚”。哼,你敢背叛我?那就别怪我不把你当师兄!

  李华在南木云子的荫罩下,可以阅看一些徐州会战的战况战报:

  民国二十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日军第十三师团向安徽凤阳、蚌埠进攻。我守军第十一集团军第三十一军在池河西岸地区逐次抵抗后,向定远、凤阳以西撤退。至二月三日,日军先后攻占临淮关、蚌埠。九至十日,日军第十三师团主力分别在蚌埠、临淮关强渡淮河,向北岸发起进攻。我第五十一军与日军展开激战,伤亡甚重……

  阅看这些战报战况,李华当真是心忧如焚,他为自己穿越过来之后不能改变历史进程,感到愧疚,感到难过。他也为自己不能上战场与敌撕杀而郁郁寡欢。

  他尤其担心腾县之战,因为在历史上,我军在此战中尤其英雄悲壮。

  于是,他关好房门,挥笔疾书,在回味沉重的历史中,把腾县之战的过程写下来,呼吁戴老板上书蒋老板,派重兵保卫腾县。写好之后,他收好书信,身穿长袍,戴上沿帽和墨镜,酷酷的来到南木云子的办公室,称要请假出去,会见江湖朋友,打探妙手空空的下落。

  隔壁办公室的由岛听到了,她冒险的抓起电话,拨通了斧头帮和安青帮两个总舵的电话,咬牙切齿地下令,诛杀“川田古浚”,现在,她恨死了她的这个大师兄。斧头帮的陆安海、霍应扬,安青帮的袁桧和袁峰,紧急带队出动。春雨滴滴嗒嗒,水笑山欢,大地缓缓渗绿。

  李华出门,发现下雨,只得到回宪兵司令部,拿了把油纸伞,出门又抬头望天,略一思忖,又来到武夫次子的办公室,向他借车。武夫次子想到南木云子对“川田古浚”的宠爱,便把车钥匙拿给了李华。

  李华随即驾车而去,离开宪兵司令部后,驾车来到海河畔。海河面上仍然结冰,李华下车撑伞,来到栏杆前,掏出香烟来,佯装点烟的样子,东张西望,没发现可疑人物,便走进公用电话亭,给秦花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李华是驾着武夫次子的轿车出来的,斧头帮和安青帮的人都没发现李华的下落。

  随后,他走出公用电话亭,驾车来到了法租界的蓝山咖啡馆的西式雅座里。庞萌萌拿着菜单,走进来,心疼地说道:“老板,你瘦了,黑了。还为那个服务员的事情而难过吗?”

  李华胸口一疼,摇了摇头。

  庞萌萌看着李华痛苦的样子,自己也是一阵心疼,想说什么,但是,此时秦花来了。李华说道:“两份牛扒,两杯蓝山咖啡。”说罢,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扔到了庞萌萌的托盘上。

  庞萌萌只得转身而去。

  李华起身,关好房门,低声说道:“花姐,我写了一份关于腾县大战的建议书,请你务必给戴老板发报,请求他上书蒋老板,加派重兵,保护腾县。此战乃是徐州会战的关键。”

  他说罢,从怀中掏出一纸建议书,塞给秦花。

  秦花呆呆地望着李华,对于太大的家国大事,她可不懂。

  李华看她这个样子,知道自己若说对未来的战争分析,她肯定不信,只好说道:“最近,我按照你的命令静默,所以,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鬼子对我也放心。我查看了他们的一些密件。二月下旬,日军第二集团军将会开始分路南犯。东路第五师从山东潍县南下,将攻陷沂水、莒县、日照,直扑临沂。但是,鬼子的濑谷支队将沿津浦铁路南进,并于三月十四日由邹县以南的两下店进攻滕县,如果我军仍靠七千人守城,滕县必定失守。日军数万之众,而且,装备精良,我腾县守军将会出现重大牺牲。如果蒋老板能够调集重兵防守,保住腾县,徐州会战就好办了。接下来的武汉会战,就不会发生,我们的抗战会提前进入相持阶段。”

  秦花听入了迷,但是,却仍然不懂,懵懵地望着李华。

  李华见状,知道自己对牛弹琴了。

  他只好叹了口气,又说道:“花姐,你把我的建议书,发报给戴老板吧。另外,前些天,李辉因为唐诗的事,想暗杀我。你提醒提醒他,千万别做傻事。”

  秦花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说道:“春天来了,你也静默了一段时间,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驱逐伪市长高凌。当初,两个维持会会长储林、王竹,都是他拉到维持会来的。徐州位于鲁南和苏北,是北上和南下的大门,战略要塞。平津一带的汉奸,出钱出粮支持小鬼子打徐州会战。所以,我们的任务是要驱逐伪市长高凌,切断津门对小鬼子的钱粮支持。”对于李华来说,秦花所说的,都不是这次徐州会战的重点,重点是调整兵力部署。

  但是,秦花是他的上级,他也只能依令行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