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86章 87.敌特新措

谍海谍中谍 石剑 3509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果如李华所料,由岛大里现在用得着“川田古浚”,所以,她只能在心里暗暗生恨,但是,却不敢不依。于是,她妩媚地笑着说,“行!师兄每晚给我一个电话便是,记着我给你的任务就行。走了,师兄晚安!”

  李华朝她欠欠身,含笑说,“师妹慢走,我泡壶茶品品再走,今晚难得特高课里这么安静。在这里品茶,也是最安全的。”他说罢,拉开了房门。

  他巴不得由岛大里快点走,他只是来了解特高课的情况的,并不是找由岛大里浪漫的。

  由岛大里朝他眨眨眼,夺魂一笑,转身而去,回她的办公室,关上了房门。李华也轻轻的关上房门,斜躺在沙发上。不一会,他听到了由岛大里办公室响起了电话铃声,也听到了由岛大里接电话、讲电话的声音,声音很细微。

  但是,李华凭着超凡的听力,能清晰的听到由岛大里讲的是岩黑及有关策反的事情:因为即将开始武汉会战,鬼子在华北的兵力不足,岩黑的竹机关拟策划并拉拢蒋老板的一些部队,作为皇协军,其中有个叫石煌的将领,统兵一个军,万余兵力,如果策反石煌成功,那么,将带动一大批的蒋老板的军队投靠小鬼子华北军司令部,成为小鬼子的强大的帮凶。石煌此人善于投机钻营,反复无常,曾先后多次投靠冯、阎、蒋、汪、张、小鬼子,而又先后背叛。

  必须干掉他。

  李华一边听由岛大里讲电话,一边思考问题。

  现在,由岛大里和对方讲电话,也是因为由岛大里想捷足先登,策反此人,恰好此人现在山东韩榘的部队里任职,并且由于其和韩榘惧怕小鬼子,造成济南失守,造成黄河渡口的失守。现在,此人又离开了韩榘,独立出来,但是,又独立不了,所以,此人也想投靠小鬼子。

  但是,一旦此人被由岛大里或是岩黑策反,那么,等于在华北的小鬼子多了一条臂膀。

  李华偷听至此,决定先回家向秦花报告情况。

  今晚,他在由岛大里回到特高课之前,已经给电讯室的人员倒茶端水,察看过什么是大功率电台,小功率电台。现在,他和秦花从树村洋行盗来的大功率电台已经给葛秀炸毁。他和秦花已经没有大功率电台了。

  没有大功率电台,有再好的情报也没有用。

  因为秦花没办法向上级报告情况。

  所以,今晚,他必须从日租界销售胶鞋的逊宫洋行盗来大功率电台。这逊宫洋行也是三野公馆的分支,也是特务机构,也接受特高课的领导和指挥调度。

  但是,现在时候尚早,不宜下手,也不知道树村洋行的失窃,会不会造成小鬼子的特务机构的洋行会否有埋伏?

  得先侦察侦察!

  于是,李华摁灭电灯,拉开房门,叼着一支烟,溜出特高课,驾车而去,他透过后视镜和倒车镜,看到了后面有人盯梢,但是,他也不怪意,现在,他也不急,反正是要侦察小鬼子的几间特务洋行的敌情的。

  于是,他就慢慢兜风,慢慢绕道呗!

  他驾车在日租界的每条街巷转一遍,这可把后面盯梢的车辆上的特务和鬼子宪兵给烦死了。后面盯梢的有四拨人,一拨是岩黑的人,一拨是由岛大里的人,一拨是芥川龙夫的人,一拨是安青帮的人。

  李华如此驾车兜风了几个小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他忽然驾车来到了由岛大里的公寓楼下,看看楼上亮着灯,便停车于路旁,推门下车,锁好车门,跨步上楼。

  恰好,此时由岛大里关灯睡觉。

  楼下盯梢的人以为李华进了由岛大里的公寓又关灯和由岛大里浪漫了,无不气得头晕晕的,皆是血压都气高了。

  李华上楼来,蹑手蹑脚的蹲在由岛大里的房门口,透过门缝,他也看到由岛大里熄灯了。很好!能给楼下盯梢的人造成误会。他蹲了一会,想想楼下盯梢的人也不是傻瓜,肯定也会蹑手蹑脚的上楼来看看。

  于是,他从走廊的窗口跳窗而出,然后步行钻小巷,钻小胡同,又绕出大街,再钻小巷,钻小胡同,又绕道来到了逊宫洋行后面。他东张西望,认真观察周边环境,没发现可疑的人和物,便戴上手套,掏出加装了消音器的勃朗宁HP35,叼在嘴里,伸手攀爬墙壁,从后面的窗口潜进逊宫洋行里去。

  他把手枪从嘴里取下,握在手中,又依仗着他的千米眼、夜视光,没开灯,没亮手电筒,蹑手蹑脚的四处寻找洋行里面的电台,终于在石井太郎的办公室的书柜后发现了夹墙。

  李华按动机关,移开夹墙,抱出两台大小功率电台、手摇式发电机和密码本,又移上夹墙,移回书柜,关好办公室的房门,来到二楼走廊的窗口前,用麻包袋装好电台和手摇式发电机,用绳子扎好麻包袋的口,吊着从窗口放到地上。

  然后,他钻窗口而出,又关上窗户,跳到了地面上,拎起麻包袋,钻小胡同,走到大街上,招手叫来黄包车,乘车回归法租界的梨园别墅。

  庞萌萌仍在照顾秦花,看到李华拎着麻包袋回来,奇怪地问,“什么玩意?”李华摇了摇头,便将麻包袋放进他的卧室里,关好房门,又来到秦花的卧室。

  秦花已经退烧了,脑子清醒了,也能转动身子了。

  她使劲地夸赞庞萌萌对她多好,关照多到位。

  庞萌萌本来对李华瞒着她那只麻包袋,心里不快的,但是,秦花在李华面前如此夸赞她,又让她很激动,并掩盖了心中的不快。

  李华一手握着庞萌萌的手,一手握着秦花的手,低声说,“萌萌妹子,谢谢你照顾我的花姐,她可是我刚到天津的恩人,是她给了我三万元法币,所以,我才有钱投资,才有别墅住。现在,我有重要情报告诉你们俩。”

  秦花和庞萌萌两人安静下来,凝神望着李华。

  李华把小鬼子拟策反石煌作为华北皇协军的情况说出来。秦花愤然地甩开李华的手,吼道:“杀了这个老贼!哎哟!”她因为甩开李华的手,也牵动了她自己的伤势,疼得阵阵惨叫。庞萌萌急忙松开李华的手,附身掀开被子,为秦花宽衣。

  李华便转身走出秦花的卧室,来到客厅,盛水烧水,泡了一壶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