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53章 53.舞厅出事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147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华驾车回归特高课,佯装勤恳工作,刚刚回来的样子,来到南木云子的办公室,向南木云子报告了搜寻腾田净良无果之事,表示会继续努力搜索腾田净良的下落。

  南木云子淡淡地说,“好,继续查。”

  李华朝她欠欠身,回归他自己的办公室。过了一会,他看到南木云子离开特高课,他也离开特高课,驾车左拐右拐,透过倒车镜,透过后视镜,没发现盯梢,便驾车回归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改良枪械去了。

  唐诗无聊地驾车满城转圈子,经过法租界大华饭店时,发现陈洋与宋词在握手。尔后,陈洋又为宋词拉开车门,护送宋词上车。然后,宋词乘车而去。

  唐诗很清楚地看到,宋词乘坐的轿车,是陈洋的福特牌豪车,这种豪车是陈洋的最爱,因为有冷暖空调。陈洋是一年四季都西装革履的人,很注重仪容仪表,尤其是在夏天,轿车里必须有冷气,不然,他无法穿西装,系领带。在这个年代,有冷暖空调的轿车,也没几个品牌。

  陈洋在送别宋词之后,钻进了一辆普通轿车里,乘车回归法租界的梨栈道,回归梨园别墅。

  唐诗心头醋起,勃然大怒,即刻驾车追去。

  她虽然和陈洋分手,但是,心里面却没完全放下这段感情。而且,女人对感情更复杂。她驾车追到梨园别墅,陈洋推门下车,眼望唐诗驾车而来,急闪一边,生怕被她撞到了。因为唐诗现在驾的豪车也是福特牌豪车,也是陈洋赠送给她的。不用看人,陈洋便知道驾车的人是唐诗了。

  唐诗一个急刹车,也推门下车,怒骂道:“小白脸,你什么东西?又泡我表妹呀?你已经害了我,又想害我表妹。我呸!”她跑过来,一巴掌扇向陈洋。

  陈洋侧身一闪,笑道:“诗诗,这社会只有骗子是真心的,因为他是真心骗你的!”天龙、地虎、中豹、小狮子抿嘴而笑,急急闪开了。唐诗侧开脸,气呼呼的“哼”了一声。陈洋低声说,“诗诗,你误会了,我刚才是给宋词送枪枝弹药。现在是联合抗战。我们得支持徐州会战。抗战第一,爱情第二。人生在世,我只爱你一个。走,进屋去聊会。”

  他说罢,伸手牵过唐诗的手。

  唐诗一把甩开他,转身钻进她的轿车里,又骂道:“你到底是送豪车给宋词?还是送枪枝弹药给宋词?哼!当我傻的?当我白痴呀?”她关上车门,驾车掉头,离开了梨园别墅,再回时尚都会。

  她在无聊籁的在人群中穿梭一会,却看到潘桂缠着周静要跳舞。唐诗看到这一幕,心里暗暗吃惊,她知道潘毓现在是伪市长,其子潘桂也跟着当了汉奸,但是,周静是唐诗在大学里是最好的同学。她急忙走到一根巨柱后,静静观望潘桂和周静。唐诗想找机会和周静说说话,提醒提醒周静。

  此时,周静对潘桂说,“我只是来逛逛津门的夜晚是怎么样的?再说,我也不会跳舞啊!走吧,回去吧。”

  潘桂晚饭时喝了些酒,有些醉,脑子有些不听使唤,仍然强拽着周静的手,非要拉着她去舞池跳舞。周静气嘟嘟的,甩开他的手,找了一张圆桌坐下来。

  潘桂也走过去,陪着她坐下来。

  李辉发现了潘桂,心头大急,忙到后台化妆间,向秦花报告了情况。秦花说,“抓紧做掉潘桂,让潘毓尝尝丧子之痛,打乱这个狗汉奸的抬高米价的计划。”李辉接令出来,拿了一把水果刀,递给铁头,吩咐铁头,想法把潘桂引出时尚都会,做掉潘桂。

  铁头虽然没文化,也较为木讷,但是,毕竟跟着秦花、唐诗、李辉干了一阵子特务工作。暗杀汉奸,他还是会的。他接令之后,回到更衣室,换回日常生活的长袍,戴上礼帽,粘上络须胡子,将水果刀藏于衣袖里,悄然来到了潘桂和周静所坐的那张圆桌旁,潘桂是带了保镖来的。

  此时,秦花、辛蕾“双美”在舞台上唱歌,潘桂及其两名保镖正痴痴地望着舞台上的千娇百媚的秦花和辛蕾。铁头过来,佯装醉酒,伸手搂住了周静的脖子。

  周静气恼的反手一巴掌打去,打在铁头的肩膀上。

  铁头松开她,转身而去。

  潘桂的两名保镖随即掏枪,指向铁头。

  铁头本是有备而来的,而且他力大无穷,挥拳左扫右勾,潘桂的两名保镖的侧额和下巴各中一拳,咣咣!哎哟!两名保镖均是惨叫两声,各自伸手抚额或是托着下巴。

  铁头趁机转身开跑。

  潘桂的两名保镖忍痛追去,但是,也不敢在舞厅里开枪。

  潘桂见状,随即怒骂,“什么玩意?敢在少爷面前闹事?”他也起身追去。周静急忙起身,也追向潘桂,并叫嚷嚷的,“别追了,潘公子,潘公子,别追了,你醉了。”她快步追来,拽住了潘桂。潘桂趁机揩油,转身拥抱她。

  周静气恼的一推,潘桂仰天摔倒。

  此时,唐诗从巨柱后闪身而出,伸出美长腿,绊了潘桂的一名保镖一下。扑通!哎哟!一名保镖扑倒在地上,手枪都甩出去了。这个时候,李辉推着点心车过来,另一名保镖扑倒在点心车上,弄得满脸都是蛋糕。

  唐诗趁机拿走了这名保镖的手枪,也附身捡起了另一把手枪,并立即离开了舞厅。她也是有乔装的。一般人认不出她来,也不认识她,也无心顾她。在舞厅里,天天晚上有人喝醉酒,天天晚上有人小打小闹,舞客们都习以为常了。

  李辉看到唐诗,不由一怔,他深爱着唐诗,爱一个人,能闻出她的味道来。此时,潘桂的保镖或爬起身来,或从点心车起身,伸手抹抹脸,又附身去找枪。

  李辉看到唐诗离去,便也急忙推着点心车走开了。

  潘桂爬起身来,怒骂周静,“姥姥的,你算什么东西?少爷养着你,给你找那么好的工作,你还打我?”他甩手就是两记耳光扇去。周静斯文,平素秀气,现在可恼了,侧头一歪,闪开潘桂两掌,抬脚要踹去。

  但是,她顾及自己的真实身份,又忍住了,又放下脚,伸手分开他,走出了时尚都会。潘桂急忙追去,他的两名保镖没找到枪,但是,看到潘桂走开,急忙也追向潘桂。

  周静走出时尚都会,招手叫来黄包车。

  潘桂却又拽住她,不让她走开,非要拉着她回时尚都会里面跳舞去。此时,铁头的水果刀也从衣袖里滑落下来,他手掌一摊一拢,把水果刀握在手中,握刀就捅向潘桂的后心。

  啊!

  潘桂一声凄厉惨叫。

  铁头又握刀拔出来,再捅潘桂两刀。

  周静一怔。

  潘桂的两名保镖反应过来,分别扑向铁头。

  铁头握刀就跑。

  两名保镖拼命追去。

  但是,铁头原是乡下人,山里人,跑得可快了,他很快就消失于夜幕下。周静蹲下身子,扶起潘桂,大呼小叫,时尚都会的服务员跑出来,看到情况不妙,急忙跑回柜台去,抓起电话报案。不一会,警车呼啸而来。

  周静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抱起潘桂,乘坐一辆殷商的轿车,急送由鬼子宪兵队控制的亲善医院救治潘桂。伪市长潘毓闻讯,急忙乘车来到医院,看望他儿子潘桂。

  那两名保镖也先后回来了,又被潘毓狠扇了几记耳光。

  潘毓受此困扰,暂时没有实施抬高米价的方案。

  经过紧急抢救,潘桂竟然大难不死,因为他的心在右侧,而铁头从背后捅了他三刀,都是捅在左侧。他醒来,说当时是来舞厅玩玩的,但是,看到了周静,就和周静同坐一桌。后来,他与周静发生争执,追周静到时尚都会大门外,至于谁暗杀他,他就不知道了。

  潘毓安慰他好好养伤。

  不过,仅仅因为潘桂此言,潘毓便命伪警局长简尚收监周静。

  郭显闻讯,心头大急,急忙找人接头。

  隋峻山收到消息,又悄然向秦花报告。

  秦花说,“暂时最好别救周静,不会,就会变成周静谋杀潘桂了。”隋峻山感觉有道理。但是,郭显看到周静被简尚打的遍体是伤,忍不住又来找隋峻山,请求救人。

  但是,隋峻山仍然不答应。

  当夜,李华回到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又认真的改良枪械,陈洋向他报告了送枪枝弹药给宋词的情况,然后,给他泡茶、倒茶、点烟,默默地陪伴着他,安静地看他改造枪械。忽然,秦花在公用电话亭打来电话。

  舞厅出事,李华紧急扔下枪械,跑来时尚都会查案,了解情况。他知道此事必定会涉及到周静的。现在怎么救周静?成了李华最为头疼的事情。如果任由简尚折磨,周静必死无疑。李华急找陈洋商量。陈洋说,“那就宰掉简尚,千万别让周静出事。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李华也只能如此照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