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81章 81.川田师兄

谍海谍中谍 石剑 8317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由岛大里钻进轿车里,乘车而去。

  岩黑这才回过神来,转身进店,查看现场。这种事原本与他的竹机关是无关的,他的竹机关的任务是策反一些有名望的老家伙叛国投敌,引起轰动,让更多的人投入到小鬼子的怀抱。但是,因为由岛大里太美了,太吸引他了,所以,只要津门有什么案件,岩黑都要过来凑热闹。一是能见上由岛大里一面。二是能找由岛大里的磋并以此为机会,想把由岛大里拽到他的被窝里。

  但是,现在从现场来看,这就是江湖劫匪干的事,店里值钱的东西,被洗劫一空。店主树村也不敢说两台电台不见了,不然,他死定了。好在岩黑在,三野友田没太过详细询问树村,等到岩黑和三野友田两人走了之后,树村双腿发软,坐倒在地上,久久起身不了。

  店里的损失倒不算什么,关键是两台电台和那本密码本,那可是要命的事。但是,在此乱世,要想破案,可不容易。大多数案子都是不了了之的。树村爬起身来后,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旦三野友田追查起来,可不得了,自己全家人的性命都会没的。

  树村浑身冷汗的想了许久,决定铤而走险,今天晚上,他自己去盗逊宫洋行的电台和密码本,这件事是迟早要给三野友田一个交差的。

  由岛大里回到办公室,泡壶好茶,坐在办公桌前,托腮沉思:李辉是隋峻山的人,是时尚都会的服务员。隋峻山是军统的人。川岛方子说川田古滩个人太高,像中国人。

  那么,有阵子,川田古浚经常去时尚都会的,会不会是去时尚都会找李辉接头,传递情报?若然如此,那我太危险了。我在自己边身养了一个中国人。

  但是,上次,我抓捕隋峻山的时候,不是让川田师兄抽打隋峻山吗?那可是往死里打的,川田师兄和隋峻山也不像是两同事、两战友啊!

  此是,芥川龙夫过来,笑问,“少佐阁下,你对这起案件有什么高见?”由岛大里妩媚地说,“听大哥的。不过,我觉得今晚开始,应该在野崎古玩店、友田洋行等等设伏,以防又有人来偷盗。另外,我感觉树村有什么在瞒着我们。”

  芥川龙夫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对!我们应该在这些洋行设伏。我觉得树村洋行的失窃,不应该仅仅是一起盗窃案。我感觉我们应该设伏几天或一段时间。”

  由岛大里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树村为盗回两台电台,不惜铤而走险,结果被木井浩二、谷夫凡子带队伏击,树村眼看自己交差不了电台之事,只得遗憾地饮弹自杀。

  三野这才明白,两台电台失踪,密码本失踪!津门小鬼子的特务机构都在特高课课长由岛大里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他急忙向由岛大里报告。

  由岛大里一怔,脑海里浮现了一幕幕……

  恰好,八一三打响了。

  众人更是佩服李华。

  郑松决定利用鬼子集结兵力到上海的机会,让李华带队南下南京,参加围捕南木云子的行动。而郑松和行动队长隋峻山继续留在天津,监视王竹和高凌,侦察这两个大汉奸的动向、生活和工作规律。

  李华说:“还是区座亲自带队南下吧,我帮不上啥忙的,我只向你提供情报,我每天会回区座办公室报到,前几天因为做点小生意,所以忙了些。现在不会,区座如有需要,随时发电文来,我会向区座提供情报的。”

  李辉双眼冒火,怒道:“小的跟着区座去吧。我不怕死!”

  郑松只好同意。

  李辉拉上铁头一起去。

  铁头也想见识见识是怎么围捕小鬼子间谍的,提出跟着李辉一起去。但是,他现在很佩服李华,便望向李华,等着李华点头同意。

  李华笑道:“铁头,你是好人,你将来肯定也会是打鬼子的大英雄。你去吧,小心点,借这次机会,长长见识。”铁头顿时乐坏了,笑得见牙不见眼。

  唐诗难过地说:“狗蛋不去,我只能留下来。从小,我就和狗蛋相依为命的。我们俩从小到大,也没分开过。一天不见他,我的心都是空落落的。”

  周静眼镜片背后的双眸盈满了忧郁,她看到唐诗留下,心酸酸的,便也跟着郑松走了。李华看到郑松等人走了,便揽着唐诗的香肩,走出这幢公寓楼,掏出钥匙,为她拉开车门。唐诗惊奇地说道:“狗蛋,你有车了?喔噻,太好了!你到底是什么神仙呀?傻了二十多年,现在竟然完全变了一个样。天啊!我是在做梦吗?”

  李华伸手扯扯她的耳朵,捏捏她的如花俏脸,笑道:“有感觉吗?”呵呵!唐诗灿笑出声,弯着柳腰钻进了轿车里,又移下点车窗口。李华对盯梢的特务挥挥手。

  那些特务赶紧闪远些。

  李华钻进轿车里,驾车带着唐诗满城兜圈子,由于多国租界并存,在奥租界金汤二马路一处宅邸,唐诗看到了尼德兰建筑的特点。在英租界39号路的“庆王府”占地七亩多,共有房120多间围绕着中央大厅,是一座中西合璧式的建筑,外檐用中式青砖砌筑,楼房四周设有西洋列柱式回廊,富有欧洲风味,其大楼东面的小花园,还有一座六角凉亭。

  唐诗一直侧脸望着车窗口外,此时感慨地说道:“狗蛋,我以为,咱俩会穷一辈子。我也曾想,将来,我嫁个高富帅,赚点彩礼钱,改变改变你的生活。没想到,我的梦想提前实现了。狗蛋,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她说到此,侧回头来,又侧脸望向驾车的李华,满脸的惊奇,满眼的好奇。

  李华笑道:“我啊,其实跟着你,一直暗暗念书,听你讲故事,听你和别人对话,等你睡着了,我就出去赚钱,我拉过黄包车,我挑柴进城,给财主家挑水,给财主家的儿子教书,帮忙洗衣服,在街头帮人家算命测字,还帮黑帮打架,所以,我赚了好多好多的钱。”

  呵呵!唐诗被逗乐了,灿笑如花,却伸手拧着李华的耳朵,嗔骂道:“我不信,你骗我。说实话,不然,我扯掉你的耳朵。”李华单手打转方向盘,一手抓着她的手,掰开她的手,侧身笑道:“诗诗,你真美!”

  他说罢,凑嘴过来,亲了唐诗一下。

  唐诗俏脸通红,回转身子,目视前方,低垂着长长的睫毛,没有吭声,心里甜甜的,但是,又有些不是滋味。她一直都想嫁个高富帅,心里依靠着狗蛋,却又瞧不起狗蛋,忽然狗蛋有钱了,但是,她又以为自己在做梦。

  李华亲她一下,也是在试探她,现在看她的样子,知道她心情复杂,知道她没想过嫁给自己,知道她想追求什么样的生活。他心道:哎,还是宋词好啊!率真!乐观!单纯!漂亮!饱满!有福气!

  不过,他对唐诗,却是依依不舍,想着这么美的可人儿,将来若是嫁给了别人,自己肯定会很难过。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人家不爱他。两人无声一会,李华已经驾车来到了梨栈一带,侧头望望车窗口外,看到自己的蓝山咖啡馆已经开业了。庞萌萌亲自站在门前招揽客人,欢迎客人,亲自为客人推拉旋转玻璃门,甚是勤快,也很会做生意。

  李华心情顿好,心道:只要有钱,啥样的女人不会有?嘿嘿,我这辈子若是回不去现代社会,就在民国富成首富,娶十个八个大美人,生五六十个好孩子。

  不知不觉,李华驾车来到了瓷房子前。

  他停下轿车,推门下车,又绕道车头,为坐在副驾驶室里的唐诗拉开了车门,很绅士的躬身迎她下车。

  唐诗从轿车里钻出来,眼望这幢举世无双的建筑、法式大洋楼、极尽豪华的瓷美楼奇,又是感慨地说道:“若是我将来能住上这样的房子,死也值了。”

  这一带,东起海河,西到墙子河,横贯法租界。

  李华伸手搂她入怀,低声说道:“为了你的这个目标,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唐诗分开他的手,骂道:“狗蛋,别以为你现在有两个臭钱,就可以对我动手动脚的。我最讨厌毛手毛脚的男人。”

  李华无趣地说道:“行吧,以后,我离你远点。走吧,我载你去蓝山咖啡馆吃法式牛扒、品蓝山咖啡。”

  他说罢,转身为唐诗拉开车门。

  唐诗一怔,感觉自己的语气重了些。

  她躬身钻进轿车里。

  李华为她关上车门,又绕道车头,钻进驾驶室来,拉上车门,驾车就走。唐诗侧头笑道:“对不起啊!狗蛋,我刚才语气重了点,你别怪意。以前,你也从不怪意的。”李华笑道:“没关系,也许我被炮弹震晕之后,失去了很多记忆,忘了你以前是怎么对我的。不过,大美女骂啥都可以。”

  “呵呵!”

  唐诗又是灿笑出声,娇俏迷人。

  两人来到蓝山咖啡馆,庞萌萌过来点菜。

  里面,客人稀稀疏疏的,只有三五桌客人,看来,生意有些惨淡。不过,刚开业。李华掏出一百元,递与庞萌萌,笑道:“三份法式牛扒,三杯蓝山咖啡,不用找零钱了。”

  庞萌萌佯装不认识李华,柳腰轻弯,浅笑道:“谢谢老板。”便端着托盘,并把钱和菜单放在托盘上,转身而去。唐诗奇怪地问:“狗蛋,咱两人,却点三份菜,啥意思?”李华笑道:“宋词呆会过来。哦,来了。”

  恰巧,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宋词真的进来了,李华向她招招手。宋词灿笑迷人的过来,走路带风,香风扑鼻,过来就坐在李华身旁。

  唐诗一怔。

  宋词笑道:“姐,去哪了?”

  虽然她和唐诗同年同月生,但是,唐诗比她早出生十几天,她仍然礼貌地称呼唐诗为姐。唐诗回过神来,笑道:“狗蛋有车了,带我去兜兜风。我也是第一次乘车满城转悠,天津真美!”宋词侧头嗔骂道:“狗蛋,你偏心哦。”

  李华笑道:“点了三份法式牛扒、三份蓝山咖啡,一点都不偏心。”他又搂着她,侧头附耳,低声对宋词说道:“我给你们准备了些枪枝弹药。明天这个时候,你带你们的人,推着垃圾车过来,佯装倒垃圾的,我会把枪藏在垃圾桶里,你们运走。以后,有什么需要,就到这里来找我。那个漂亮的女经理,是我的心腹。你说你找狗蛋,她就懂的,若我不在,她也会给我打电话或给我留言。”

  宋词点了点头。

  两人耳鬓斯磨,两张脸都痒痒的,都似触电,又都倏然满脸通红,然后轻轻分开,骤然都没吭声。

  李华从皮包里,取出一叠钱,也没数,就塞给宋词,低声说道:“小小心意,请笑纳。”宋词伸手,颤抖着接过这么一大叠钱,把钱放进了她的小挎包里,拉上了拉链。

  她知道,这钱是狗蛋捐给游击队的。

  她心里很感动,但是,在这个地方里,也不能明着表示她心里的感激之情。还有明天狗蛋会给她和游击捐赠枪枝弹药。这可是用实际行动支持抗战,打鬼子啊!

  此时此刻,她热泪盈眶。

  但是,她啥也不能说。

  她虽然加入游击队时间不长,但是,她懂纪律,也严格自律。她很纯真,很坦率。但是,今天,与那夜初见李华的时候,已经又大不相同了。她回到济民药店之后,向郑功报告了事情经过,已经受到了郑功的严肃批评。

  她得吸取教训,不能逢人就说游击队的事情,包括李华。

  除非李华是游击队的人。

  唐诗观察着宋词和李华两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不由醋意大发,愤然起身,说道:“不吃了,没胃口。”她转身就走。宋词急忙起身追去:“姐,等等,生啥气呢?”

  但是,李华没有走。

  庞萌萌端着托盘过来,放下三份牛扒、三杯咖啡,眼神似笑非笑地望着李华。李华知道她笑什么,便勉强笑道:“说实在的,以我的体形,一份牛扒,是吃不饱的,但是,为了装绅士,又不敢多点。现在倒好,我有理由吃三份牛扒了。”

  “呵呵!”庞萌萌会意一笑,转身而去。

  此时,门童推开旋转门,由岛大里身穿旗袍,风情万种的进来。她的身后,跟着安青帮的帮主袁桧和一帮门徒。由岛大里进来,瞟了李华一眼,眼神怪怪的。

  李华骤然一惊,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又伸手按按眼帘,因为他刚才不经意一瞥,竟然透过由岛大里的旗袍,看到了她的内内。李华顿时心慌慌的,因为鬼子的内内是不同的。

  他能看出由岛大里是一个小鬼子。

  他心里暗道:不妙,我的眼睛竟然能透视!我会不会异变成狗?异变成猴?异变成熊?麻烦了,别人穿越过来,顺风顺水,而我却异变了。我的身体,哎,我的身体,会不会异变?惨了!惨喽!我还没娶媳妇呐!还没子孙后代呐!若我异变太多,我就不是我自己了,我还能娶媳妇生儿子,传宗接代吗?

  他又睁开眼睛。

  由岛大里是特高课长。

  特务机构怀疑一切。

  李华面前的三份牛扒、三杯咖啡,却只有一人,已经令由岛大里起疑了。她看到李华竟然忽然合上眼睛,又睁开眼睛,急急扬手一指。袁桧会意,挥挥手,吼道:“那小子可疑!去,抓他回去,审讯他是否就是妙手空空?”

  “是!”安青帮的几名门徒,取下腰间的斧头就来到李华面前。李华骤然起身,一拳击去,又一掌斜削,再双手变爪,按住了另外两名门徒的手腕一扣一拧一扭。

  咣!啪!砰砰!哎哟!哎哟!

  一名帮徒被他一拳击倒在地上,另一名门徒脖子挨削,晕跌在地上。另两名门徒手腕被扣,顿时腕骨欲断,连声惨叫起来。四把斧头掉落在地上。

  李华吼道:“八嘎!你们这帮恶徒,死啦死啦的。”庞萌萌紧张的过来,却又急急伸手捂嘴,以为李华也是小鬼子呐!他的倭语也说的太溜了吧!

  由岛从小包包里掏出王八盒子,拉开保险,指向李华,用倭语喝道:“八嗄,你是什么人?”

  袁桧也紧急掏出一把盒子炮,拇指按开保险,指向李华。

  此时,其他客人已经抱拳蹲地。

  服务员也闪得远远的。

  庞萌萌伸手死死的捂着嘴,无力地背靠在柜台上,生怕她的老板就此被打死了。她不懂倭语,自然听不懂李华说什么,也不懂由岛大里说什么。

  李华松开两名门徒的手腕,怒道:“八嗄,你是什么人?老子是京都人,川田古浚。你再不收枪,老子打你满地找牙。黑龙会苍松古夫是我恩师。我来中国,是替我恩师报仇雪恨的。”他又握着拳头,举了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