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22章 22.怒怼课长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251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陈洋却厚着脸皮说:“没关系,我送你回家,顺便帮你看看你男朋友长啥样的?我会看相,会算命,算算你们俩的生辰八字,看看你们是否合得来?”

  唐诗只得撒谎说:“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合不合?都得一起过。”

  她说罢,俏脸通红,芳心怦跳,侧身望向李华。

  李华又气又无奈,感觉陈洋太无聊了,真想狠揍陈洋一顿。但是,陈洋现在是南木云子的贵客,李华还真不敢对陈洋怎么样?李华只能陪,而且,只能陪着笑脸。陈洋笑道:“唐大美人,听了你的话,请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来,吃包辣条冷静一下。”

  哈哈哈哈……

  李华也是忍俊不禁,和其他鬼子便衣大笑起来。

  唐诗气恼地骂道:“狗汉奸,没想到你脸皮这么厚!”

  李华心头一紧,真怕陈洋动怒,也担心唐诗会泄露真实身份。现在,最苦恼的就是他了。他也明白:陈洋喜欢上了唐诗。但是,这有什么用呢?陈洋在天津也呆不了多久呀?就几天功夫,陈洋能追到唐诗?不可能吧?

  陈洋从这句话里闻出了内涵,明白唐诗不仅仅是吧台的一个收银员那么简单,便佯装长叹一声:“哎,人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

  哈哈哈哈……

  唐诗见骂也骂不走陈洋,只得无奈地劝说:“陈公子,你是皇军的客人,你明天就要走了,咱们聊得再晚,又有什么意义?”陈洋却不以为然,也不会脸红,反而淡定地笑道:“可我宁愿灿烂一时,不愿平淡一生!”

  唐诗脸红耳赤,却哑口无言,真想扇陈洋两巴掌,可看看陈洋那羊脂白玉般的脸庞,又于心不忍,暗道:若我在他脸上打上五个指印,那他的脸会多难看呀!

  哈哈哈哈……

  众人又捧腹大笑起来。

  李华暗暗叹服陈洋竟然如此厚颜无耻。

  但是,李华忽然也想:这个小白脸,会不会是我们的人?故意混入到青帮里去的?戴老板用人,往往出其不意,嗯!完全有这个可能。因为陈洋长得太帅气了,李华宁愿相信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卧底!

  陈洋看到唐诗无法反驳了,便又说道:“唐大美人,一个男人做一个好丈夫只需要做好三件事:一是能挣到给老婆买裙子的钱。二是陪她去买。三是说好看。有些事情无须争辩,我表面服从,偷偷反抗。”

  哈哈哈哈……

  舞厅里,剩下的保镖和服务员全都大笑起来。

  陈洋随即从皮包里拿出一叠十元一张的法币,往半一撒,笑道:“兄弟姐妹们,明晚见,做个好梦!小小新年利是,不成敬意。再见,再也不贱!”

  然后,他拎包扬长而去。

  “哈哈哈哈……”

  “瑞雪兆丰年,今年春天,不下雨,下钱喽!”

  “抢钱啊,废话什么?”

  “哈哈哈哈……”

  唐诗看到李华带着便衣侦辑队,陪着陈洋一行走了,便离开柜台,跑到了后台的化妆间,看看四下无人,低声说道:“花姐,怎么办?刚才,狗蛋陪着一个死无赖来玩,整晚都疯疯癲癲的在我面前废话,看样子,那小白脸喜欢上我了。他可是陪着南木云子来津门上任的走狗,上海青帮的人。”

  秦花妙目杀机毕露,悻悻地说道:“行,我会通知狗蛋,做掉那条狗。这种人,甘当亡国奴,死有余辜。”此时,乔扮服务员的李辉、铁头也来到了化妆间,李辉本对唐诗和李华的关系已经很不满,很愤怒,但是,为了抗战,他忍了。现在,他可忍不了陈洋,也建议把陈洋杀掉。他说:“刚才,我和狗蛋私下聊了几句,那个陈洋小白脸,就住在日租界的福岛饭店里。今晚,咱们就宰掉他。”

  秦花摇了摇头,没有同意,低声说:“不行的。南木云子到了津门,她就是王。她能让送她北上的人受到伤害吗?再说,刚才小白脸有恃无恐,他整晚调侃唐诗的一幕幕,我都看到了。此人背景是上海的青帮,势力很大,还有几个贴身小跟班,咱们要杀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唐诗急道:“那咋办呀?那小白脸还说明晚要来。我心里可烦呐!”

  秦花伸手,轻轻的拍着桌子,低声说:“我会和猎户商量,看看怎么来除掉那小白脸,也给刚到津门来的南木云子一个下马威。”

  众人点了点头,这才散去。

  一层厚厚的白雪,像巨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覆盖在津门上,闪着寒冷的银光。翌日一早,陈洋让他的师兄弟先回上海。他自己竟然留下来,继而,他在福岛饭店的大套房里,睡了一天。晚上,他又来到时尚都会,又坐在吧台前,陪着唐诗,看着唐诗。

  李华甚是气恼,真想狠揍陈洋一顿。

  但是,他又不敢,因为陈洋是南木云子的客人。

  而且,李华也不便过来吧台,只能眼睁睁的远远的,瞪着陈洋。但是,陈洋却不在乎什么人的目光。他我行我素,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就缠着唐诗,舞台上的歌声再甜美,舞池里的舞再美妙,他也不理,真让唐诗心烦意乱。

  唐诗无奈地说:“陈公子,我告诉你,很多人,因为寂寞而错爱了一人,但更多的人,因为错爱一人,而寂寞一生。”

  陈洋就是想让唐诗开口,笑道:“唐大美人,我颠覆整个世界,只为摆正你的倒影。爱我,你就跟我走,不爱,你就走快点!”哈哈哈哈!吧台四周的服务员和客人都大笑起来。

  对于这种无赖,服务员和客人都没见过。

  但是,陈洋很会说笑,总能逗得他们哈哈大笑。李华、李辉、铁头、秦花俱是感觉头疼,又不敢赶陈洋走,李华身边还有几名鬼子特务呐!

  唐诗俏脸通红,只得再劝:“陈公子,别游戏人生,否则会被人生游戏!”陈洋仍然玩世不恭地笑道:“唐大美人,你会爱我吗!不会我教你吧!”哈哈哈哈!吧台的服务员和附近的客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就在此时,由岛、酒井、南木云子三人乔装打扮,也来到了时尚都会,南木云子看到陈洋在吧台,便也来到了吧台,很奇怪地看看四周大笑的客人和服务员,奇怪地问陈洋:“陈先生,你怎么还不回去?听说你的师兄弟都回去了。”

  由岛、酒井都怔怔地望着陈洋出神,感觉陈洋太帅了。他身穿一件拼色元素的高领毛衣,搭一条黑色的休闲西裤,配上高级感的灰色格子西装,真叫有型啊!

  陈洋嘻嘻哈哈地笑道:“呵呵,我泡妞啊!犯法吗?你再烦我,我就把你绑到草船上借箭去!”哈哈哈哈!众人又暴笑起来。这回,连唐诗也忍不住笑起来。

  南木云子白了陈洋一眼,无趣地走开了。

  由岛和酒井也只得跟着南木云子走开。

  不一会,南木云子在人群中穿梭而去。

  由岛、酒井和李华只得带队,也跟着而去。

  陈洋就这样陪着唐诗,坐在吧台前,一直陪她坐到下班,又缠着她,要送她回家。

  今晚,唐诗竟然渐渐气消,因为她看到陈洋竟然敢怒怼南木云子,这让唐诗颇为佩服陈洋。当然,唐诗也想教训陈洋。她答应让陈洋送她回家。

  李华不敢做的事,给李辉做了。

  陈洋跟着唐诗走,在雪夜里,穿大街,走小巷,就在他们俩由日租界转入法租界的时候,李辉和铁头蒙面出来,各握着加装了消声器的勃朗宁手枪,指向唐诗和陈洋。

  陈洋骤然搂着唐诗侧倒在地上,横腿一扫,李辉被扫倒在地上,铁头握枪开枪,嗤嗤嗤!一连三枪,却弹弹落空。陈洋搂着唐诗就在地打滚,又蓦然一脚踹向李辉。

  铁头握枪追来,却被李辉绊了一下。

  陈洋松开唐诗,跃身而起,探头抓过铁头的手腕一拧,便下了铁头的枪,握枪指向铁头。铁头吓得乖乖的举起双手。陈洋出手快如闪电,探手撕下了铁头的蒙面巾,低声笑道:“我刚才已经看到你们俩了。嘿嘿,时尚都会的服务员,哪来的枪枝弹药?你们是戴老板的人?”

  “别动!你究竟是什么人?不然,我就废了你!”

  唐诗起身,掏枪而出,指向陈洋的后脑勺。

  陈洋身子一旋,也拽着铁头旋转,他握枪指向铁头的头,又踹了李辉一脚,冷笑道:“大美人,比我有才的都没我帅,比我帅的都没我有才!你舍得杀我吗?”呵呵!唐诗又气又好笑,却忍俊不禁,灿笑起来,但就此瞬间,她手中的枪也被陈洋夺走了。

  陈洋松开铁头,将两把手枪还给了唐诗和铁头,说道:“大美人,你有伴了,三人结伴回家,路上是安全的。明晚见。”此时,一辆轿车驰骋而至,还有人为陈洋推开了车门。

  李辉捂着肚子,艰难地爬起身来,和唐诗、铁头并肩站在一起,呆呆地看着陈洋钻进了那辆劳斯莱斯轿车里,又呆呆地望着豪车离去,均是心里暗道:这个小白脸,到底是什么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