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96章 97.放过刺客

谍海谍中谍 石剑 3722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唐诗俏脸缓和下来,但是,仍然愤怒地说:“我就是感觉花姐心态变了。没想到,她现在竟然想置我于死地。哼!若不是为了抗战大业,老娘我一定宰了她。”

  她竟然如此有抗战大局观,这让李华心里暗暗感动。

  他心道:我最先爱上唐诗,是因为她漂亮,她美若天仙。继而,我认为她和真狗蛋从小是青梅竹马。接着,我来此旧社会,也是因为无亲无故。以前,我还觉得有些爱慕虚荣,贪图钱财。现在想想,都是我的错。用现代的话来说,唐诗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正确的。

  于是,他略一思忖,便伸手扶着唐诗落坐,低声说:“诗诗,别激动,别冲动。有我在,别怕!抓冯天祥这件事,我们还是要试试。我先向花姐报告,再由你行动,如果你跳入一个陷阱里,那么,就证明确实是花姐想置你于死地了。”

  唐诗点了点头,柔顺地说:“行,听你的。你坐会,自己泡茶,我去沐浴更衣,呆会,我请你吃牛扒,品蓝山咖啡。”以前,她对李华都是呼来喝去的。

  此时,她不仅语气柔顺,而且,眼神柔情。

  李华激动地说:“好!”

  唐诗随即去沐浴更衣。

  不一会,唐诗秀发飘飘,穿着西装裙出来。

  此时,她连内搭都没穿,秀出来的天鹅颈真是迷人,身材高挑修长又很苗条骨感,个性飒气。李华看着她惊艳出来,不由一呆,但是,香风扑面,又令他瞬间清醒过来。

  于是,他便给她倒了一杯茶。

  唐诗附身端起茶杯来,呷了一口,又含笑说:“你也冲个澡吧,你现在可是浑身沙尘。你这个样子,怎么和我出去吃牛扒、品咖啡?”李华双手一摊,不好意思地说:“可我在这里没有衣服。我冲澡之后,难道我光着身子逛大街吗?”

  “呵呵!”唐诗灿笑说:“我马上出去给你买几套衣服回来。”

  李华心头暖暖的,点了点头,进沐浴间沐浴去了。

  他闭着眼睛淋浴,梦幻般的想像着唐诗这次不要再离开他了。

  不一会,唐诗购衣回来,轻推洗手间的房门,把衣服递进去,芳心怦怦直跳。

  然后,她回到客厅,端起茶杯,呷了口茶,却不由自主动地想起了陈洋。

  她心里当真是柔肠百结,俏脸上珠泪串串。

  往常,她也是经常给陈洋递衣服的,甚至是直接推门进去……

  可现在,那个负心人在哪?在上海法租界的红玫瑰歌舞厅里,搂着当红美女歌星胡璇跳舞吗?然后带着胡璇回家睡觉吗?

  唉!

  此时,李华换上新衣服出来,兴奋地说:“诗诗,你瞧我这样打扮可行?你给我买的衣服太时尚了吧?”唐诗一惊而醒,伸手抹抹泪水。

  李华看到唐诗满脸泪水,不由一怔,也蓦然明白她为流泪,为谁流泪?他不由暗暗伤感,却又急急劝慰地说:“诗诗,你是大学生,我是狗蛋,我没文化,我其实配不上你的。我只是被炮弹震通了任、督二脉,我,我只是一直在胡说乱语,我只是想骗吃骗喝骗点钱,你千万别相信我是什么神仙。我就是一个凡夫俗子。我觉得,还是陈洋,他帅气,有钱,又有勇有谋。你还是跟着他在上海生活吧。津门也不适合你。有他保护你,我这辈子也心安。”

  唐诗呆若木鸡地望着李华,又楚楚动人。

  李华这番话让她心灵深处,深受震憾和感动。

  因为这份感动,她真想放下迷惑,放下矜持,主动示爱,但是,现在又甚是难堪。

  她顿时脸红耳赤。李华铁汉柔情,见状又于心不忍,走近她,伸手为她拭泪。

  他直起身子侧身不经意一看,透视房门,发现房门外竟然有人握枪指着房门。

  李华大吃一惊,蓦探手一拉房门,又探手一抓,扣住房门外之人的手腕一拧。

  那人握枪的手被李华扭转到背后,手枪也被李华下了。其他几人大吃一惊,旋即用拇指按开手中的盒子炮的保险。但是,李华抬起大长腿又下压,“啪”的一声,一人的脸挨了一脚,顿时趴倒在地上,下巴都磕裂了,手枪也摔出去了。

  李华出手如电,旋身一晃,横肘一击,一人胸口发疼,眼前发黑,天旋地转,无力握枪,手枪“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那人也栽倒在地上。

  李华又侧身抬腿,勾在第三人的脖子上一勒一压,那人顿时跪在地上,双膝着地,扑通!膝盖欲裂,疼得惨叫起来,顿时眼泪汪汪,哀嚎起来:“哎哟,哎哟,好汉饶命!饶命!”第四人刚握枪而起,左眼角便挨了李华一拳,手枪也旋即被李华抢去了。

  不到10秒钟,四人便被李华打的趴下了。

  唐诗从包包里抓枪而出,拉开保险,李华那一仗却打完了。

  她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珠。

  李华并无出全力,只是教训一下这些刺客。若真是要歼敌,那这四人就惨了,肯定会被李华扔到楼下去,摔成肉饼。他随即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刺杀我们?”

  那几人“哎哟哎哟”的起身,又艰难地附身,捡起了手枪,其中一人说:“对不起!我们也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但是,好汉如此身手,又饶我等一命。所以,我们走了。也请别再问。若我等泄露机密,必死无疑。”

  李华点了点头,也没为难他们。

  他们四人一瘸一拐的,相互挽扶着下楼去了。

  唐诗回过神来质问:“狗蛋,你傻了,你又傻回去了?为什么放过他们?你不知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吗?”

  李华摇了摇头说:“杀人不过头点地。算了,他们也是无奈的,从他们刚才的言行来看,他们本质并不坏。若是留着他们的命来打鬼子,多好啊!走,咱们出去吃东西。肚子饿了。哦,对了,我先下楼,替你开路,免得再遭人袭击。”

  他说罢,掏枪而出,拉开保险,走下楼梯,来到了唐诗的那辆轿车前,东张西望,左右细看,前后认真查看,没有发现可疑之人。唐诗锁好房门,拎着一只精致的皮箱,走下楼来,来到她的轿车前,放下箱子,掏出车钥匙,扔给李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