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43章 43.奇迹出现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739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现在,最忐忑不安的是由岛大里了。

  她最怕的就是“川田古浚”被押回宪兵司令部地牢里,扛不住南木云子的刑具。毕竟,“川田古浚”现在又受了枪伤。万一,“川田古浚”什么都招供了呢?

  如果出现这样的结果,由岛大里就有牢狱之灾了。

  她为了抢权夺利,暗中做的龌龊事不少。

  所以,她掌心里暗捏了一把冷汗。

  不过,奇迹真出现了。

  由岛大里真是命大。

  当酒井带队押着“川田古浚”来到宪兵司令部地牢的时候,腾田净良却前来投案自由,他对南木云子说:“一切原因在我。是我向中国人提供了海沽监狱伪钞厂和军舰上的伪钞厂的地形图、设计图,具体位置图。我是反战同盟的。”此言一出,语惊四座。由岛大里瞠目结舌,酒井久香呆若木鸡,李华也傻楞着,真不敢想像腾田净良竟然包揽了所有的责任。而事实上,按照之前的情报,腾田净良是刚从东京回到天津来的,是回来为他自己澄清事实的,是来解释说明的。但是,现在,腾田净良却像了一个人似的,仿佛他才是抗战斗士,打鬼子的大英雄。

  南木云子反应过来,回过神来,气呼呼的下令,捆绑腾田净良,押腾田净良到地牢里吊打。腾田净良哈哈一笑,解开纽扣,里面捆绑着一排手榴弹呐。他握着导火线,只要把导火线一拉,十几颗手榴弹爆炸起来,在场全部人都得死。

  可能,宪兵司令部主楼都会被炸塌。

  南木云子、芥川龙夫、酒井久香、由岛大里、木井浩二、谷夫凡子、井田深水急急带队后退。腾田净良一手握着导火线,哈哈大笑地离开了宪兵司令部,鬼子竟然没有人敢朝他开枪,也没有人敢去追他,因为他拉了那导火线,只是瞬间的事情。

  腾田净良出来,钻进了一辆轿车里,乘车而去。

  这辆轿车里面,坐着秦花、陈洋、小狮子。

  宪兵司令部里,南木云子回过神来,大吼大叫:“井田深水,还不赶快带队去追?”

  井田深水急急躬身应令,带队去追击腾田净良那辆轿车。

  芥川龙夫讽刺南木云子,冷笑道:“南木课长,你还王牌间谍呐!嘿嘿,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只会胡乱抓人。”酒井久香又懵了:怎么现在芥川龙夫老是和南木云子作对?

  由岛暗暗高兴,暗暗激动。

  南木云子气得又令酒井久香把“川田古浚”送回海军医院去治疗。

  “川田古浚”说道:“南木课长,我的伤已经不太碍事,我还是回来上班吧?我整天躺在医院里,很苦闷。偶尔去换换药就行了。你如此对待我,对我是不公平的。你怀疑我可以,但是,变相关我禁闭可不行。你如此对我,估计特高课里的其他人员会有想法。如此,对你的仕途是不利的。”南木云子气恼交集,满脸涨红,但也森然地说道:“此事还没完,你还是回海军医院疗养,待查清案情真相,你再回来上班。”

  “川田古浚”点了点头,便转身而去。

  酒井久香只得带队尾随“川田古浚”而去。

  由岛松了一口气,又柔情地对芥川龙夫说道:“大佐阁下,中午参加我和野夫的午餐吧。顺便,侦察点情况。”芥川龙夫点了点头,和由岛大里并肩走出了宪兵司令部。

  南木云子气得浑身哆嗦,久久说不出话来。

  现在,由岛大里和芥川龙夫混在一起,南木云子对由岛大里也不敢怎么样,她现在仿佛看出来了,由岛大里在甩美人计。而真人真貌,由岛大里可比南木云子漂亮多了,而且,由岛大里年轻,皮肤也好。

  李华回到医院,回到他的高级病房里,躺下就睡。因为酒井久香为了方便监视他,所以,给他配备了高级病房,这样也好,李华躺在医院里休息,更舒服。

  此时,他蒙被而睡,心里却想:腾田净良这招高明,谁教他的?姥姥的,现在,好像是他穿越过来的,老子才是民国人。唉,这几仗,老子不行啊!不如陈洋小白脸啊!难怪唐诗会跟着他走。唉!老子得改改,必须超过小白脸,把唐诗抢回来。

  他想起了唐诗,又阵阵心疼。

  腾田净良钻进陈洋和秦花的轿车里,车上的陈洋、秦花和小狮子均是哈哈大笑。因为腾田净良手里握的导火线是假的,当然,手榴弹是真的。秦花侧身赞道:“陈洋兄弟,你真厉害!以前,我感觉狗蛋够厉害了,但是,你比他还厉害。”她伸手揽过陈洋的臂膀,甚是亲热。陈洋帅气地笑道:“还是狗蛋厉害。我只是来客串的。不过,我比他帅。”

  “哈哈哈哈……”

  众人捧腹大笑起来。

  他们说中文,腾田净良也听不懂,只能傻笑。

  腾田净良今天这么勇敢,自然是因为他的恋人和家人被陈洋和秦花控制了,实属无奈之举。他只能牺牲他一人,营救他的恋人和家人。但是,他除了爱面子,人还是颇为正气的,对小鬼子入侵他国,也是反感的。

  所以,他有争取的价值。秦花和陈洋也没怎么为难他,只不过挟持他。现在,暂时也只能用这一招来救李华,确保李华在南木云子心里消除疑点。

  陈洋侧身说道:“花姐,我得把腾田净良带回上海去,还得好好的,继续做好他的反战工作。看看,接下来,腾田净良能否对徐州会战出点力,为我军出点力。”

  秦花歪头于他肩膀上,笑嫣如花地说道:“呵呵,你说了算。你太厉害了,太有战略眼光了。我要向戴老板申请,把你留在津门,配合我的工作。我呆会也给黄天木发报,让他先把你给我。”陈洋笑道:“我还没见过黄天木,他现在是上海区的区长,但在上海区,我们已经全部实行了单线联系。我平时是见不着他们,他们也见不着我的。如果我在天津暴露了身份,那也意味着我在上海区暴露身份。我在青帮,名气太大了。只要你们天津区有谁指证我,我就完蛋了。所以,我不能在天津区呆太久,偶尔来客串客串。”

  秦花幽幽地说:“言之有理。我们天津站要复杂些。之前,因为几任站长出事,所以,我们站里建制不全。李辉、铁头、唐诗、宋词都是狗蛋带来的人,他们本来就是一起参加南苑血战之后过来的。当时,他们只是找黄天木汇报敌情,并不是我们的人。所以,对他们还没实行单线联系原则。今晚,开个会,宣布单线联系原则,把他们的工作岗位重新分配。天津有九个租界,我把他们放到各个租界去。”

  陈洋搂着秦花,拍了拍她的香肩。

  小狮子忽然说道:“老板,后面鬼子追来了。”

  陈洋将秦花搂入怀中,哈哈一笑:“兄弟,你懂的!”

  小狮子随即加速,轿车狂飙起来。

  后面的井田深水见状,便下令车队加速,狂追而来,同时,他下令机枪扫射。

  突突突突!

  陈洋急搂着秦花趴倒在座位下面,后面的挡风玻璃被鬼子的机枪子弹扫碎了。他顺势从座位前面的脚下的手雷箱子,抓起几颗手雷,用牙咬掉其中一颗手雷的引信,反手把手雷从已经破碎的玻璃窗口甩了出去。

  一颗手雷爆炸,也会引爆其他手雷。

  轰轰轰!

  啊啊啊!

  追来的鬼子车队,第一辆蓬布大车被炸得侧翻,车上的鬼子纷纷侧倒在地上,或是头破血流,或是浑身骨折,蓬布大车侧翻又漏油,骤然起火。第二辆蓬布大车撞到了第一辆侧翻的大车的尾边角,驾驶室的鬼子因为惯性,飞蹿而出,摔落在车头前,个个额头着地,顿时身亡。

  车厢里的鬼子东倒西歪。

  鬼子车队最后的井田深水那辆轿车,他急忙伸手去抢方向盘,狠打一下,轿车拐弯,撞在路边的公共汽车停车亭里,砰!嗄唧!轿车骤停,井田深水和车上的鬼子,也撞得头破血流。秦花分开陈洋,伸手理理头发上的玻璃碎片,又侧头回望,发现鬼子东倒西歪于后面,或死或伤,不由感慨地说道:“小白脸,真有你的。这样也能打退小鬼子。哎,不知道你是头脑简单,还是你运气好。反正你出手,好像都很顺利。我就奇了,怪了,怎么你运气那么好?”

  陈洋起身,笑道:“我也有做功课的。一切都是事先算好的。打仗嘛,哪能没准备?好歹,我也当过实实在在的营长,带着几个连,在八一三淞沪会战中,和小鬼血拼过七天七夜呐!”秦花又奇怪问:“我还奇了,怪了,你怎么皮肤那么好。你不是带兵打仗的嘛?你一点也不黑,皮肤嫩的像女人。”陈洋帅气地笑道:“呵呵。我都七八个月没打仗了,没带兵了。现在,我是休闲生活。也没怎么晒太阳。以前,我带兵的时候,打仗的时候,还是很黑的,皮肤还粗糙的。”

  他们说话间,驱车回到了法租界,回到了梨栈道,回到了梨园别墅。唐诗、天龙、地虎、中豹、小狮子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了几辆轿车,将腾田净良一家人分开,分别押在几辆轿车里,准备带他们回上海。腾田净良一家躲在津门里,迟早会被鬼子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找到的。接着,陈洋换车,带队回归上海。唐诗伤感而去,心里对李华有太多的不舍。她现在才明白,自己原来早已经深爱李华,她当初和陈洋在一起,只是为了出口气。

  途中,唐诗和陈洋两人因为李华的事情,发生了争执,吵了起来。唐诗负气回归天津。陈洋也负气回归上海。他们的爱情本不牢固,一吵就有裂痕。

  唐诗独自驾车回归天津。

  日租界的宪兵司令部里,二楼特高课课长室,南木云子看到井田深水头破血流的回来,心情甚是复杂,感觉自己当特工,窃取情报可以,当这个特高课长,真是很难。

  她现在都不会骂井田深水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骂井田深水。

  酒井久香劝道:“课长阁下,不如,把川田君接回来,他有疑点,我们可以慢慢查,但是,把一个人才浪费在医院里,实在可惜。以川田君的武功和枪法,追刚才那辆轿车,他一个人也是足够的。可我们去了几十人,伤亡了二十人,其他的不是骨折就是缺胳膊少腿的,我们实难向上级交差。再说,井田君是驻屯军那边过来支持咱们的,咱们也得让他和士兵们好好治疗和休息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