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85章 86.权力角逐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124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庞萌萌愕然反问,“那咋办?红红姐这么高烧下去,会烧坏脑子的,会死人的。看得出,你能给人疗伤取子弹,但是,对于其他疾病,你是医治不了的。而且,红红姐漂亮姑娘,我怕你侍候她时间长了,你会受不了。要不,把她搬到公寓里,再找大夫给她看病?找大夫的事,交给我办吧?”

  她说到后面,俏脸越来越红,但是,她坚持说下去了。

  她还真是担心李华会被秦花优美的身体所吸引,所迷惑。

  她在内心深处,深爱着李华,但是,无法表白,也想等着李华向她表白。

  李华满脸通红,但是,想想也是。

  尤其是庞萌萌的兄长庞明明是法租界巡捕房的一名探长,与总探长里查的关系非常铁,有这么一层关系,请个大夫来给秦花看病治病,事后的保密,也应该不成问题,总不能看着秦花病死吧?于是,李华点了点头,又稍稍避开庞萌萌多情的目光。

  他知道庞萌萌对自己的深情,但是,他不能,也不敢接受这份深情。他来自现代社会,知道这样的爱情,在此乱世,是很难完美的。只有等到抗战胜利,打跑了小鬼子,他才能和其他小伙子一样,和心爱的女人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他给秦花喂粥之后,由庞萌萌驾车送秦花到大华饭店背后的一间公寓里,这间公寓是庞萌萌的私人财产,新购买不久的,还没出租。里面的布置很优雅,悬挂着一些字画,装修风格是简欧,在一些角落和窗口、阳台放了一些盆栽,满室翠绿,满室生香。

  李华随后驾车跟着来到这处公寓,并贴身服侍秦花,也享受着这套大公寓带给他的温馨,或许,这也许是庞萌萌而为之吧。然后,庞萌萌通过其兄庞明明探长,请来了法租界的法兰西医院的一名大夫,过来给秦花治病降温。

  傍晚时分,又由庞萌萌驾车把秦花接回法租界的梨园别墅疗养。

  如此,忙活了一整天,李华才有闲功夫安静下来。

  他把备用枪械弹药放进后备箱里,便驾车来到了海光寺竹机关附近。

  这是由岛大里交给他的任务:暗杀岩黑!

  他必须完成这个任务。

  否则,他无法在特高课里潜伏下去。而由岛大里热衷于权力的角逐,这也是李华能够在由岛大里这里潜伏下去的最重要的原因。

  此时,已经入夜。

  初夏时节,凉风习习,夜晚的街头多了许多人,天气暖和了。

  北方的初夏如初春,繁花锦簇,花香扑鼻。

  岩黑还在竹机关里办公,近期发生了很多大事,让他感到不安。虽然他的主要工作是策反,但是,作为特务机构,作为特务头子,他明显感觉到了津门的抗战气氛高涨起来。

  敌手接二连三的暗杀事件,炸毁长盘旅馆和芙蓉旅馆的两大举措,都让津门的民众感受到了有一支重要的抗战力量在津门的存在,在暗中保护着老百姓,也让老百姓的抗战信心受到了鼓舞。现在,尤其是老百姓在抵制伪市长潘毓的抬高米价并给老百姓卖次米的做法。岩黑思考近期发生的这么多事情,会不会与潘毓的米价施政有关呢?

  如果是这样,对他策反一些老将领是很不利的。

  他很想去找由岛大里聊聊,但是,他近期又与由岛大里闹僵了。而芥川野夫之死,又让宪兵司令芥川龙夫对竹机关、对岩黑意见很大。真正需要什么行动,必须得宪兵司令部配合啊!宪兵司令部才有兵可调啊!

  竹机关和特高课虽然有自己的行动队,但是,人员不多,枪械也就是手枪。

  真正遇到之前那些接二连三暗杀事件的强劲对手,竹机关也好,特高课也罢,没有能力处置的,必须得有宪兵司令部的配合和支持。

  岩黑也是苦恼苦闷。

  他忽然想起斧头帮和安青帮,这两个帮会因为由岛大里最早主政津门特高课,所以,这两个大帮会都投靠了由岛大里,并且在自己送酒井久香赴北平之路时,曾经伏击过自己。

  于是,他抓起电话,致电斧头帮帮主陆安山和安青帮帮主袁桧,约他们俩人到自己的竹机关来品茶,聊聊天。

  这明面上的事情,还是得给岩黑面子。

  现在,通过由岛大里,袁桧和陆安山都知道竹机关只是一个策反机关,没有侦辑、抓捕、审讯权限。所以,袁桧和陆安山都表示感谢,并分别乘车带队,先后来到了竹机关。

  一直呆在竹机关附近的李华,就在他的轿车里,摆弄着他改造过的狗蛋火箭筒、狗蛋机关枪、狗蛋狙击步枪,等待机会,暗杀岩黑。

  要进入鬼子的机关单位,陆安山必须先下车,先到门岗这里登记,还要卸掉身上的枪械和其他武器。

  这让陆安山很不爽。

  他怒气冲冲而骂,“小鬼子,是你们请老子过来的,凭什么要搜身?去你姥姥的。”

  李华此时车距竹机关大门前,也就五百米远,凭着超佳的视力和听力,听到了陆安山对小鬼子的门岗的漫骂。于是,李华冷笑一声,推门下车,随手抓起狗蛋牌狙击步枪,端枪而起,对准陆安山的后心就是一枪!

  砰!

  啊!

  陆安山惨叫一声,扑倒在竹机关大门口。李华退后一步,将狙击步枪扔进轿车里,侧身钻进轿车,拉上车门,驾车拐弯,扬尘而去。

  “叔叔,叔叔!呜呜呜!”陆安山的侄子陆安仁转身抱起陆安山,怆惶大喊,失声而哭。

  岩黑闻讯跑出来,张目四望,模模糊糊的看到前面似乎有辆轿车掉头拐弯而跑,便喝令门岗持枪去追,又喝令竹机关里面跑出来的特务,马上送陆安山去亲善医院救治。

  斧头帮的几辆轿车,也紧急掉头,追向李华的轿车。

  随后而来的安青帮的袁桧,也让他的最得力助手袁峰带队去追。然后,袁桧险恶地走近陆安仁,好言安抚,期盼陆安仁能带领斧头帮的弟子,加盟安青帮,他给陆家仁一个副帮主的位置。陆家仁拒绝了。他宁为鸡头,不为凤尾。陆安山若是死了,陆家仁便能顺其自然的接任帮主。他现在也不过是佯装出来的哭,其实,他内心巴不得陆安山快点死。

  日租界和法租界是挨在一起的。

  李华又远距竹机关五百米远,他迅速驾车掉头而去,拐几条街便转入了法租界,回到了梨园别墅,刹车停车,推门下车,跑进室内,摁亮电灯,来到洗手间,对着镜子,照照镜子,然后更衣沐浴,换上鬼子的军装,驾着特高课给他配的那辆轿车,驾车前往特高课。

  这个时候,由岛大里听说竹机关出事了,赶紧的和宪兵司令芥川龙夫带队前往竹机关调查案情,再次与岩黑发生了争执。岩黑斥责由岛大里派人暗杀他,暗杀陆安山,想杀人灭口。由岛大里怒骂岩黑平庸无能,无所事事,血口喷人,搬弄是非,不安好心,主要原因是岩黑追求不到自己,并且暗杀自己喜欢和深爱着的芥川野夫。

  “哼!”芥川龙夫愤然带队而去。

  由岛大里长相俊美,伶牙利齿,骂得岩黑无言以对之后,她也愤然带队而去。回到特高课时,看到“川田古浚”在办公室,不由甚是高兴,她来到“川田古浚”的办公室,反手关上房门,低声问,“陆安山是你杀的?”

  李华含笑反问,“死了没有?”

  由岛大里扑过来,依偎在李华的怀里,双手揽着他的虎腰,激动地说,“嗯!还没送到亲善医院就死了。很好,斧头帮要垮了。陆安山死了,斧头帮必将鸟兽散。师兄,辛苦了。你继续想法暗杀岩黑和袁桧,把安青帮也灭了,咱俩的事,不能留下手尾。另外,我给你安排了一套公寓,你以后就住在这套公寓里吧,方便我找你。”

  李华可不情愿住在由岛大里给他安排的公寓里,那样,无疑是全天候在接受由岛大里的监视。现在,还没完铲除斧头帮,也没灭了安青帮,更没杀了岩黑,所以,他有权利、有资格和由岛大里谈条件。

  于是,他轻轻分开由岛大里,含笑说,“师妹,我知道你好心,但是,我不能住你安排的这套公寓里,一旦入住,必将受到岩黑的每天二十四小时的不间断监视。对于我暗杀他,暗杀袁桧,铲除安青帮和斧头帮是很不利的。另外,我还在追查腾田净良的下落,也必须便装进行。”他话到这里,其实很想说,“你看,你能不能让电讯员教我发报?并给我一台电台?方便你找我的时候,可以通过电台联络我。”但是,这句话,他忍住了。

  他怕由岛大里怀疑他之前盗窃了树村洋行的电台。

  但是,没想到由岛大里却这样说,“也好!师兄自由点,替师妹办完那些事情。这样吧,我让电讯员教你发报,我给你一台电台,以后,有需要的时候,我也方便联络你。”

  李华急急婉拒说,“不行啊!师妹,师兄是一介武夫,哪能学会什么发报呀?电台呀?我只会杀人放火。这样吧,我每天晚上给你打个电话。如此,你就方便联系到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