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97章 98.美酒佳人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486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华打开车门,钻进轿车里,打着火。

  唐诗也拉开车门,将皮箱扔进后排座,然后钻进轿车里。

  李华驾车而去,一边打转方向盘,一边含笑问:“决定搬到饭店里住吗?”

  唐诗没好气地说:“我又不傻,人家都打上门来了,我还留在公寓里等死呀?哼!”

  李华略一思忖说:“刚才那件事,未必就是花姐干的。亲眼目睹的,才是证据。不过,你行刺假潘毓后,又挨了一枪,虽然没中弹,但是,这说明有人暗中盯着你。所以,刚才那批人也可能是那个藏在暗处的那个杀手请人来干的。不过,你搬到小白城去住吧。那也是好事,省得我担心。”他边说边把轿车驶入英租界。

  唐诗呶起小嘴,不满地说:“你省心?你以后就可以不理我的生死喽?哼!真是狗蛋!没心没肺的。”李华陪着笑脸说:“诗诗,你可是燕京大学的大学生。我哪能和你比呀?你到了小白城,那里外国人多,那些杀手可就不敢乱来了。但是,我只要不用到特高课工作,我就会来陪你,确保你的安全。”

  唐诗闻言,芳心这才舒服些。

  小白楼一带东西以海河与海大道为界,南至开封道,北迄彰德道。这块总面积约131亩的弹丸之地,因为原来在这里有一个外墙涂白色的二楼酒吧,当时这一地区尚无其正式地名,当地居民便以这一独特白色小楼为标志,约定俗成地称这一地区为小白楼。

  每到夜晚,小白楼一带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这一带的商店门前悬挂着不同颜色、不同形式的外文招牌。

  蓝眼睛、黄头发、白皮肤的外国人男女老幼到处可见。

  唐诗芳心舒服些,但是,又有新的苦恼产生。

  安全问题现在成了她最大的困扰。

  她大半年来,来来回回上海和天津之间,但是,对天津的地理环境可远远没有李华熟悉。而以前,她是穷学生。后来,她一度成为贵妇人,落脚地全是繁华地。

  同时,唐诗又感觉可笑:自己和秦花本同为打鬼子的抗战斗士,现在倒好,成了后宫争宠了。嘿嘿,这叫什么事呀?

  李华没见唐诗答话,便也没再吭声。

  他也要思索刚才那拨人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来暗杀唐诗?

  是和之前那个暗杀唐诗的杀手有关吗?

  那个杀手为什么如此精准的算定唐诗杀了假潘毓?

  地点、时间、藏身之所,都那么精准?

  唐诗搬到小白楼一带,就真的安全了吗?

  ……

  不知不觉,李华驾车来到了鸿福饭店前停车。

  唐诗拎包下车,进入鸿福饭店,开了一间套房,也是作为她的长租房,暂时安居下来。住在饭店,杀手要暗杀她,可没那么容易,毕竟人来人往,左右房间都是住客。

  她放好行李,便又跨步下楼,回到轿车里。

  李华驾车载她来到了小营门墙子河畔的夏太太饭店。

  这是一间白俄风味的西餐馆。

  两人面对面落坐,唐诗含笑说:“点支伏特加吧。今晚,难得咱俩在一起吃饭,喝杯酒。”李华笑道:“伏特加太烈。来两瓶格瓦斯吧?”

  唐诗摇了摇头说:“格瓦斯算是酒吗?狗蛋,你怎么在我面前不像个男人?”

  李华满脸通红,无奈地说:“诗诗,你是女生,我也是为你好。女孩子喝什么酒呀?”

  唐诗白了他一眼,起身向服务员招手说:“来一瓶轩尼斯。”

  服务员应声而来,应令而去。

  不一会,服务员拿来一瓶轩尼斯和两只高脚洋酒杯,并给唐诗和李华倒酒。

  唐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李华却想起轩尼斯和路易十三是陈洋的最爱的两个品牌的酒,不由黯然神伤,却不敢说什么。深爱一个人,有时候真苦!

  两人品着美味,品着美酒,却各有心事。

  李华忽然想了什么,便东张西望,又回头看看,然后低声说:“诗诗,你明天有空的时候,给小白脸拨一个长途电话。告诉他,让他今年下半年,一定要加入汪伪76号特工部。如此,他将大有作为。”

  唐诗白了李华一眼,放下酒杯,自个挟菜吃。

  李华又东张西望,再回头看看,又低声说:“诗诗,咱们要放下个人恩怨。你说过的,你有抗战大局观。我告诉你,1938年,也就是民国二十七年,也即是今年,抗日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处处愁云惨淡。唯独上海的英租界和法租界依靠外国人的势力依旧超然于战祸之外。而且国党的两大特务机构中统、军统在上海大量潜伏特工,刺杀汉奸和小鬼子,给小鬼子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是日谍在上海根本无用武之地,所以小鬼子的特务头子土肥就会想到创建和中统、军统一样的特务组织:汪伪76号。76号诞生后,由于人手不够,丁士群将会想办法拉拢另外一个青帮头目:季云雾!因此季云卿的弟子也投靠了76号。但是,76号在上海,将会成为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务机构。”

  唐诗瞠目结舌地望着李华,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晚饭后,他们俩又来到光陆电影院看电影。

  这间电影院既经营电影,又在前楼开设圣安娜跳舞厅,这个舞厅伴舞的姑娘大都是白俄少女。在光陆电影院的北侧还有个小总会舞厅,还开了一家交际食堂。

  雨丝纷飞,如烟似粉。

  津门的初夏如仲春一般。

  李华默默的陪伴唐诗吃晚饭、看电影,又陪她去圣安娜跳舞。

  今天晚上,他在陪伴她五六个小时后,把疲惫的唐诗送回鸿福饭店。

  然后,他神思悠悠的驾车回归法租界的梨园别墅。

  梨园别墅附近。

  微雨中,默然伫立着一位淡淡惆怅的女子,她心海泛起阵阵涟漪。

  因为她看到秦花竟然也住在梨园别墅里。

  秦花和李华住在一起,会不会有什么故事发生?

  她就是宋词。

  她很无奈的亲自来到梨园别墅附近,静候李华的出现。

  她有很紧急的任务和很重要的情报,要找李华。

  但是,她在等候李华五六个小时之后,没等到李华出现,只好黯然离去。而当她离开梨园别墅附近时,李华又恰恰驾车回来,两人擦肩而过。

  一人离去。

  一人回家。

  在此之前,李华每次回家,每次看到秦花,都很激动。在此乱世,没有人知道哪一刻会伤亡,所以,李华和秦花的每次分开,都感觉似乎是生死离别。

  两人都重情重义,只是,唐诗最近的两次遇险,让李华对秦花产生了怀疑。现在,他驾车回家,看到秦花妩媚的含笑相迎,李华心里忽然厌恶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