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79章 79.伤亡惨重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325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两人一怔,均是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隋峻山稍稍一怔,又极速反应,急急拉起李辉的手就跑,还时不时的回身看看有没有盯梢的?由岛大里、井田深水悄然的分散的跟踪而来,跟着隋峻山和李辉回到了他们的公寓里,看着隋峻山关上房门。

  由岛大里喝令井田深水带队破门而入。

  井田深水握枪带队,疾冲上楼,一脚将房门踹开,却又闪身而开,颇为机灵。

  他知道,只要用脚把房门踹开,里面的人一定会开枪的。

  果然,隋峻山握枪转身开枪。

  砰砰砰!鬼子没有伤亡。

  但是,鬼子纷纷握枪探手开枪。

  砰砰砰!啊!

  李辉身负重伤,动作不敏捷,躲闪不及,但是,他拼尽全力,横撞隋峻山,撞跌隋峻山。危难之际,李辉把生的希望留给了隋峻山,而他却中弹倒地,惨叫而亡。

  鲜血溅了隋峻山一身。

  “李辉,李辉,好兄弟,李辉,呜呜呜……”

  隋峻山侧跌在地上,失声而泣,落泪如雨,本能地急急地探手抓过小方桌,挡在自己的身前。而李辉就跌落在小方桌前,头部向着隋峻山,脸上挂着微笑,眼神有些忧郁。

  能为战友而死,死得其所。

  或许,他心中也有遗憾,就是那个已经走远了的唐诗。

  由岛大里现在明白了,被自己所抓的又释放出来的人叫李辉,果然是军统特工,果然是与隋峻山是一伙的。她以前抓捕过隋峻山,对隋峻山熟悉。

  公寓里,其中一间卧室里的美女电讯员、情报科长葛秀听到枪响,急急掏出两颗手榴弹,拉拉导火线。她看到手榴弹冒烟,便将一颗手榴弹放在电台旁,将一颗手榴弹放进文件柜里。枪声如此密集。在葛秀看来,突袭而来的小鬼子肯定不少,自己和隋峻山生还的希望很少,得把电台及房间里的文件炸毁。人可以死,但是,文件不可以让小鬼子看到,电台和密码本不能让小鬼子缴获。然后,她抓过一把勃朗宁手枪别在纤腰间,又探手抓过来一把MP18,拉开保险,端枪扫射而出。突突突!啊啊啊!

  刚刚趁机握枪冲进来的几名鬼子中弹而倒,惨叫而亡。

  隋峻山侧身一看,泣声急喊,“葛秀,你快跑,我殿后。快跑!”

  他放下手枪,他的手枪没子弹了。

  他也知道今晚肯定活不成,要么,就会被小鬼子抓去。他上次已经被小鬼子抓过一次了,进了小鬼子的地牢,得被小鬼子扒层皮,那滋味不好受。而要是叛变投敌,那就不是自己,也对不起自己的祖国,对不起戴老板和几位区座的栽培。

  于是,他决定和小鬼子同归于尽,但是,牺牲前,得拉几个小鬼子来垫背。

  他反手掏出一颗手榴弹,拉拉导火线,又哈哈大笑起来,甚是豪气。

  嗤嗤嗤!手榴弹旋即冒烟。

  “峻山哥,不要,不要!呜呜呜!”葛秀凄然而喊,骤然泪下。房门外的由岛大里更恶毒,也已经取出两颗手雷,互磕一下,甩进房内。隋峻山跃身而起,将手榴弹甩出去,又侧身一撞,将葛秀撞跌在室内的走廊里。

  轰轰轰!啊啊啊!

  三声巨响,室内的隋峻山背部被弹片击中,身上洞穿数孔,血水激溅。

  但是,他仍然扑倒在葛秀身上。

  此时,轰轰!室内一间房间里,两颗手榴弹炸毁了电台,炸毁了文件柜,炸塌了那间房。

  墙砖、灰尘落在了隋峻山的遗体上,但是,他死死的保护葛秀,让葛秀毫毛无伤,而他背部却百孔千疮,真英雄也!

  室外,隋峻山扔出的手榴弹爆炸,弹片击中了几名鬼子,炸飞了几名鬼子,在手榴弹甩出来的刹那间,由岛大里抓着一名鬼子挡在身前,替她挡住了击来的弹片。

  她抓着那名浑身洞穿的小鬼子仰天倒在地。

  井田深水被震飞,凌空摔下,幸好地面上有小鬼子的尸体成了他的垫背。但是,井田深水的心肺也因为重重摔在地面上的尸体而震伤,仰天吐血。

  谷夫凡子听到这边枪声响,急忙带队过来查看。

  法租界的巡捕端枪驱车而至。

  庞明明和总探长里查也驱车而来。

  身在梨园别墅的李华、秦花也听到震天响的爆炸声,各自的心一沉,止住哭声。

  秦花泣声说,“不好,可能行动队出事了。狗蛋,走,快去看看。”

  李华抹抹泪水,抓火箭筒,打开炮弹箱,往火箭筒里塞两枚真正的迫击炮的炮弹,盖上炮弹箱的盖子,一手抓着火箭筒,一手挟着炮弹箱,紧张出府,将火箭筒和炮弹箱仍进轿车里,驾车直奔法兰西公园附近的公寓。

  秦花拎着两把狗蛋机关枪,扔进轿车里,驾车狂奔,越过李华的轿车,率先来到了隋峻山的公寓楼下不远处,停车拎枪,推门下车,抬头一看,脑子顿时嗡嗡作响,骤然泪下。

  由岛大里看到里查和庞明明带很多巡捕过来,感觉不妙,急令赶过来的谷夫凡子带队背伤者,她自己则是钻进了谷夫凡子的轿车里,驾车狂飙而去。

  谷夫凡子带队端枪一边与巡捕对峙,一边步步后退。巡捕房的人惧怕小鬼子,也不敢步步紧逼。就这样,谷夫凡子带队背着伤者,安然撤退。

  李华驾车不敢靠太近,怕遇到小鬼子,也怕遇到由岛大里。他远远停车,但是,依仗他的千米眼、夜视光,看到了秦花抬头望着冒烟的那处公寓在落泪。

  他明白,那肯定是隋峻山及其行动队的住地了。

  他看到由岛大里飙车而过,真想一炮轰了她。

  但是,他忍住了。

  只有深度潜伏下去,才能拿到小鬼子的更多情报,才能破坏小鬼子的更多计划,才能杀更多的小鬼子。此时,有人向里查报告,称辛蕾在回家途中,被小鬼子劫走了。

  里查气得叽哩呱啦的大吼大叫,急急叫上庞明明,带队驱车前往日租界海光寺宪兵司令部,他要找芥川龙夫,必须要回辛蕾。辛蕾现在是时尚都会的台柱,津门最当红的美女歌星。没有辛蕾,时尚都会不用办了。而里查与庞明明是时尚都会的大股东。秦花拎着一把狗蛋机关枪,跌跌撞撞的哭着过来,李华钻进轿车里,驾车而来,到达楼下停车。

  楼下,仍然有一些残肢断腿,血水一滩一滩的。

  李华后发先至,一手拨开秦花,掏枪而出,拉开保险,快步上楼。

  此时,葛秀掀翻浑身洞穿的隋峻山,哭嚎着,落泪如雨,伤心异常。

  秦花回过神来,也拎枪跑上楼来,喊了一声,“葛秀,妹子,你怎么样?”

  “花姐,呜呜呜!”葛秀浑身尘土的跑过来,扑入秦花的怀中,泣不成声地说,“呜呜呜,峻山哥牺牲了,李辉牺牲了,小鬼子应该是跟踪李辉回来的。呜呜呜!”

  李华透过火光,看到了李辉和隋峻山的遗体,收起手枪,难过地附身下来,为李辉合上眼睛,又挟起李辉和隋峻山的遗体,走到楼下,将两具遗体放进轿车里,驾车前往海边。

  秦花听到轿车发动的声音,急忙也搂扶着葛秀下楼,钻进轿车里,驾车尾随着李华的轿车,一起来到海边,安葬李辉和隋峻山。李华跪在李辉和隋峻山的墓前,握拳发誓,“从今以来,我不再哭,不再流眼泪,我要让小鬼子的血,百倍的来偿还你们俩个好兄弟。”

  至此,秦花的津门区,除了几个内线,就剩下三个人了。她当即宣布李华为行动队队长。然后,秦花和李华护送葛秀到意租界的地中海饭店居住,按照单线联系原则,秦花不能让葛秀知道自己和李华在哪住!

  秦花和李华驾车回到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她难过地说,“现在,我们连电台也没有了,无法向上级报告工作,报告我们的情况。”

  李华安慰说,“花姐,你放心吧,我从鬼子那里盗一台电台来。就在今夜,现在是徐州会战最紧张的时候,鬼子华北司令部人员不足,我凌晨三点过去,定能盗取一台电台。”

  秦花点了点头,感动地说,“狗蛋,好在有你。不然,今晚,我们区里全完了。那好,现在休息会吧。凌晨三点,我配合你行动。”两人随即各回各房,各自安歇。

  现在,他们也不知道辛蕾已经被小鬼子抓住了。

  芥川龙夫没有抓到隋峻山,只好带队驱车回归日租界,并来到了芙蓉旅馆,下令将辛蕾绑起来,吊在芙蓉旅馆的大门前上空,并派兵在芙蓉旅馆附近设伏,静候前来营救辛蕾的人来跳火坑。但是,闻讯而至的法租界巡捕房总探长里查,在庞明明的陪同下,来到这里,与芥川龙夫交涉,要求放人。芥川龙夫无奈,只得下令放人。里查接走辛蕾,要求庞明明把辛蕾送回时尚都会,在时尚都会后台改造一间房给辛蕾住,今晚就暂时睡在化妆间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