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7章 7.新工作新情报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758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由岛心里很苦闷,因为忽然成了别人的跟班,这对权力十分看重的由岛来说,真是生不如死。而她的师兄“川田古浚”也没了工作。她跟着新来的特高课长酒井久香,忙了几天,终于有空来找李华了。

  此时,由岛驱车来到福岛饭店,看望李华,两人跪坐在茶桌前。由岛含笑说:“师兄,这些天,我没来看你,请你原谅。现在,我不是课长了,没有自由权了。”

  李华微笑说:“不碍事,师妹工作忙,师兄懂的。只是,我闷得慌。依我所看,咱们的仇敌妙手空空,是不会在咱们区域里潜居的。他肯定是躲进了其他租界,我得出去找他,不然,他又出来作恶,如果让别人杀了,我就抱恨终生了。这个人,必须由我来亲手杀他,以此为师父报仇。”

  由岛迷人的浅笑道:“师兄为师父报仇而执着,小妹实在佩服。这样吧,我先安排你到居留民团事务所工作。人总是要工作的,如果整天闲坐着,不疯也会疯的。反正你有车,你可以在下班后,继续寻找妙手空空的下落。找到他,小妹和你一起去报仇。”

  李华点了点头。

  于是,由岛当天下午,就把李华安排到居留民团事务所里工作,这个居留民团事务所,设1名理事长和2名理事,另外还设有多名吏员和雇员,下属机构设有八个课,分别是庶务课、财务课、工务课、电气课、卫生课、学务课、调查课和保净课。

  理事长腾田净保问“川田古浚”会什么?有什么特长?什么大学毕业?

  李华说他只会功夫,没上过大学。腾田净保挥手让李华退下,关上房门,给由岛打了一个电话,经沟通和协商之后,安排李华到工务课当雇员。

  工务课负责日租界的道路、桥梁、护岸、码头、上下水道等城市基本设施的施工和检修,负责日租界内的规划、测量和制图,负责日租界内的建筑施工的审批和验收,负责日租界内的公园和绿化管理等。

  不过,具体干脏活、累活的,仍然是华工。李华虽然是雇员,但是,也被安排在机关里打杂。他刚来上班,啥也不懂,只能先跟班学习。但是,却有了自由的时间。

  因为他是由岛塞进来的人,所以,课长会给他面子,对他要求也不多,标准也不高。这天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李华来到课长办公室,给课长送上三百法币,说请个假,出去买点什么东西。课长高兴地准假了,并让李华第二天可以晚点来上班,又安排工务课的规划组长腾田净良带李华的班。

  李华又给了腾田净良三百元军票。

  腾田净良也乐坏了。

  李华说:“腾田君,我师妹给我配了一辆奔驰,你若喜欢,你可以多开,你的车给我开就行。”腾田净良就更乐了,他正谈了一个女友,需要豪车撑场面。当下,他就自己的破旧轿车给了李华,李华也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腾田净良。

  随后,李华驾车回到了法租界梨栈路,看看到车镜,看看后视镜,没发现跟踪车辆,便熄火推门下车,步行去蓝山咖啡馆。堪堪下班时间,蓝山咖啡馆已经坐满了人,看来生意很好。庞萌萌看到李华来了,扬手指指楼上,便从柜台里出来。李华会意,先行上楼,来到了她的总经理室,庞萌萌随后进来,反手关上房门,紧张地说道:“老板,怎么样?”

  李华说道:“我毕竟是由岛的师兄,虽然她一直怀疑我是内鬼,但是,她仍然安排我到日租界居留民团工务课工作。我就潜伏在鬼子的机关里工作吧,给我们抗战的团队提供些情报。萌萌,谢谢你替我管店,替我保密。我可能随时会有危险,你多拿点钱,也随时准备逃跑。不过,那鬼子婆不知道我是中国人,暂时的,也不知道这间咖啡馆是我的。”

  庞萌萌毅然地说道:“不,老板,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既然你相信我,我就相信你。我对你,不离不弃。我不懂什么潜伏,什么是特务,什么是特工,但是,我可以支持你,配合你。我哥庞明明是法租界巡捕房的探长,我们兄妹俩学过一些武功。津门尚武,你懂的。”李华感动地点了点头。

  庞萌萌又低声说道:“老板,你去到小鬼子那里,要多花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几个月,无论是咖啡馆还是时尚都会歌舞厅,生意越来越好,我给你拿些钱,方便你备用吧。”

  她说罢,走到办公桌后,蹲下身子,打开保险柜,取出两万元法币给李华。

  李华动情地说道:“萌萌,你也要留点钱,不能全给我。”

  庞萌萌眼含深情,说道:“还有三千元。这几天,净赚的。”

  李华点了点头,说道:“萌萌,谢谢你。你辛苦了。我没办法,我得和小鬼子周旋。不过,现在,我不需要在鬼子身上花太多钱,我想了一下,咱们还得继续开创一些生意,咱们的蓝山咖啡馆,应该在每一个租界都开一间。”

  庞萌萌为难地说道:“这个,我也懂,但是,这个,需要花很多钱投资进去。”

  李华说道:“鬼子动员很多商人捐款捐物给鬼子驻屯军,我既然在鬼子机关工作,我也吓唬吓唬那些老板,给我投资点钱,我自己再投点钱。咱们要抗战,也要赚点钱。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暴露身份,届时,逃跑也得有点本钱啊!”

  庞萌萌说道:“好,你筹钱,我去找地方。”

  李华把两万元法币塞还给她,说道:“你再去买辆轿车,化名入户。反正你有背景,有关系。这样,以后有什么任务,交给你去传给我方抗战的军队,也方便。”

  庞萌萌激动地说道:“太好了,老板,我看到小鬼子四处耀武扬威,到处滥杀无辜,我就很难过,我也想打鬼子,但是,我一个女人,我没办法。实话告诉你,我也是燕京大学的,但是,只念书一个学期,因为穷,父亲当时又病重,我只好退学,回来给财主打长工,后来,后来的事,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当时,也是因为钱,所以,很无奈的给那个大汉奸,包了。”

  她说到后来,很伤感,也很羞涩。

  李华揽她入怀,低声劝慰:“萌萌,甘苦总会过去的。咱俩好好配合,一定可以创造美好未来,也可以为早日打跑小鬼子而尽点力。”他又分开她,说道:“我得回去了,我开来的那辆轿车是工务课腾田净良的,我给了他三百元,所以,我在手下可以早退,可以迟到。但是,我也得及时赶回去。”庞萌萌抹抹泪水,点了点头,把钱放回保险柜里。

  李华随即下楼,走出蓝山咖啡馆。

  漫天晚霞,天地血红。

  李华东张西望,没发现可疑人物,便走了一段路,钻进轿车里,驾车就走,来到了万国桥附近,停车熄火,又步行一段路,来到了唐诗的秘密居住地点。

  唐诗惊叫一声:“狗蛋?你这几天又去哪了?”便热情地给李华端茶倒水。

  李华低声说道:“我继续乔扮鬼子,潜伏到鬼子的居留民团上班了。我打听到一个情报,鬼子居留民团以道路、桥梁、护岸、码头、上下水道等城市基本设施的施工和检修为名,大量招收工人,我估计里面有阴谋,可能会被鬼子抓到矿山,或是挖战壕、修筑碉堡、修监狱之类的。”他说到此,掏出樱花牌香烟,点燃一支烟。

  唐诗坐到他身旁,又渐渐的挨近过来,歪头于他肩膀上,幽幽地说道:“宋词也在城里,对吗?我和是表姐妹,现在,形同陌路了。她也不再来找我。天津那么大的城市,我也找不到她。”李华吐了一个烟圈,答非所问的说道:“电讯人员在吗?帮我找找她,给区座发份电文。我们得救那些战俘和民工,不能让他们被鬼子利用。”

  唐诗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又有些依依不舍。

  李华随即快步而去,东张西望的走了一段路,然后钻进轿车里,驾车回到蓝山咖啡馆,恰好宋词在最角落里的一张桌子等他,挨着她那张桌子的那张桌子坐着一位男子,看背影,便知道是游击队长郑功。李华过来,郑功便走开了,估计郑功刚才是故意占着那张桌子的。

  于是,李华落坐,背靠着她落坐。

  李华又招手让侍者过来,点一份牛扒和一杯蓝山咖啡。

  宋词头一仰,头靠着李华的头,低声问李华这些天去哪了?

  她说天天都到了蓝山咖啡馆等他。

  李华东张西望,低声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宋词。

  宋词低声说:“我正是因为民工之事进城来找你的。山里面有些人也被骗走了,但是,鬼子那民工骗到哪里去了?这件事,我们不知道,我们想打探清楚,然后救人。还有,再提供点枪枝弹药给我们。”李华说:“明天晚上这个时候,你过来,我会告诉你的。”

  “嗯!”宋词应了一声,起身走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