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72章 72.强势课长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988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华点燃一支烟,倚靠在房门边上,看着陆续回来的特务,看着垂头丧气的井田深水,他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办公室,关上了房门,躺在沙发上睡觉。

  今夜这场血战,小鬼子和伪警共伤亡130多人。

  鬼子的陆军医院、海军医院、亲善医院都很忙,迎来了小鬼子的大批伤者和伪警伤员。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绵绵春雨,洒落在大地上,洗涮着槐荫路上的斑斑血迹,淋灭了长盘旅馆的烟火,涮散了弥漫的血雾。清晨,大街小巷的绿草和花瓣上的小雨珠,犹如颗颗闪烁着五颜六色光彩的珍珠,甚是晶莹可爱。

  李华醒来,打开房门,发现特高课的每个办公室都开着房门,都亮着灯,他拿着洗漱用品来到洗手间,洗漱一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泡了壶茶,呷了几口茶,便来到由岛大里的办公室,躬身请安。

  他发现由岛大里办公桌上已经有多份电文。由岛大里的眼睛也布满了血丝。她那副疲惫,让李华敏锐的意识到,由岛大里昨夜肯定挨骂了,也收到了上级的多份电文。

  而这些电文肯定是询问昨夜怎么回事的?

  或是斥责由岛大里领导下的特高课的不得力。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又没抓到“川田古浚”的什么把柄。

  所以,由岛大里看到“川田古浚”这么乖巧的过来请安,便温和地说,“师兄,早啊!昨夜,你在办公室里睡着之后,我又带着井田深水回到了现场,检查了现场的子弹壳,检查了敌人留下的一些尸体,我们发现长盘旅馆发生的血案,是好几拔人干的。那些子弹壳也很杂乱,有德造的,有仿德造的,也有三八大盖和歪把子机枪的子弹。当时,从长盘旅馆斜对面那幢楼射来的子弹,我们从弹道及子弹来看,那是仿制MP18的子弹,但是,其射程又远于MP18的射程。很奇怪哦!看来,敌人的枪械是经过改造改良的。”

  李华一怔,但没吭声。说句好听的,由岛大里是属于活泼的,调皮捣蛋的。说句不好听的,由岛大里是玩心计的。但是,李华没想到她对各种枪械使用竟然那么熟悉。

  由岛大里又继续分析案情,“其中,有红党的人,这部分的尸体,手粗脚粗,又瘦又黑。还有军统的人,西装革履的参战。另外,从另一些尸体来看,可能还有帮会的人参与。师兄,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提一个建议给上级,以破坏红党和国党的联合抗战?只要他们不联手,那就好办。他们联起手来,又有红党的人所谓的善于动员群众参与,如此,我们的仗,可真不好打。现在,我发现,红党的人,比国党的人更可怕。红党力量的弱小,是暂时的。我有一种预感,红党的人很快会壮大,壮大到令我们害怕。”

  李华暗暗叹服由岛大里的脑子真好使!

  他心道:调皮捣蛋的人,往往是最聪明的,脑子灵活啊!

  他点了点头说,“师妹,你累了,我驾车送你回家里睡会吧。要不,我到街头上给你买早餐?”由岛大里摇了摇头说,“你把昨晚追踪腾田净良的相片拿给我,我在办公室里睡会。呆会,我的警卫会给我买早餐。呆会,也可能会有人追查你的下落。所以,你现在躲开些。只要别人看不到你,我就说你一直在查腾田净良的案子。那样,我就可以保护好你。另外,你抓紧把芥川野夫给做掉,把这件事嫁祸给岩黑。以此,以后岩黑和芥川龙夫都会受到我的牵制。只要他们俩执仇,我就能做到渔翁之利。”

  李华掏出那张相片,递给由岛大里,又躬身应令,“是!”便转身而去。他转身的瞬间,又不得不叹服由岛大里手腕的高明。厉害!她竟然想牵制两个大佐为她所用。不得了!

  看来,我将来最难对付的人,还是由岛大里这条美人蛇!

  以前,我只以为,她只是醉心于权力。

  现在看来,由岛大里绝不简单。

  这是一个综合的、复合的人才。

  可惜,她是小鬼子。

  若然她是我们的人,我想,我真会爱上她。

  李华心里很不平静的走下楼来,驾车回归法租界的梨园别墅,睡了一觉,醒来吃午饭,然后,他就一直研究如何将迫击炮改造成火箭筒。他发现,迫击炮改造成火箭筒,相对于掷弹筒而言,要容易很多。但是,真要改造成火箭筒,操作起来,也不容易。秦花没打扰他。

  昨夜的战果已经很丰厚。

  这是在秦花的统领下取得的战绩。

  接下来,仍然是继续按计划做好几件事:暗杀川岛方子,宰掉潘毓和周思,炸毁芙蓉旅馆,寻找南木云子的下落。

  她默默的照顾好李华的生活,给他洗衣做饭。

  她有空的时候,不累的时候,她就安静地坐在李华的身旁,呆呆地看着他研究和改造迫击炮。她昨晚听了隋峻山的汇报,知道撕开缺口的,让各方参战人员撕开缺口的是李华,也知道昨夜李华使用的改造过的狗蛋机关枪的厉害。她现在期盼李华能真的改造出火箭筒来。

  至于什么是火箭筒?

  火箭筒是什么样的?

  她也不知道。

  那么,什么是火箭筒呢?

  李华见她好奇,便给她讲解什么是火箭筒。

  他比手划脚地说,“火箭筒的全称是反坦克火箭筒,最早出现,也得几年后的民国三十一年。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民国三十一年美军装备的60毫米M1式火箭型火箭筒,美军因其很像一种叫‘巴祖卡’的喇叭状乐器,即称它为‘巴祖卡’其采用两端开启的钢质发射筒,使武器无坐力。另一种是民国三十二年德军装备的‘铁拳’无坐力炮型火箭筒。它发射150毫米超口径破甲弹,靠发射装药在两端开启的钢质发射筒内燃烧形成的火药燃气压力,推动弹体运动,并利用火药燃气从筒后喷出产生的反作用力,消除筒的后坐。这两种火箭筒,均配有机械或光学瞄准具,有效射程100—250米,垂直破甲厚度120—200毫米,武器系统重量7—8千克。”

  秦花呆呆地望着他,迷迷茫茫的,不懂!没见过!

  李华又含笑说,“火箭筒由于质量小、结构简单、价格低廉、使用方便,属于一种发射火箭弹的便携式反坦克武器,主要发射火箭破甲弹,也可发射火箭榴弹或其他火箭弹,用于在近距离上打击坦克、装甲车辆、步兵战车、装甲人员运输车、军事器材和摧毁工事,也可用来杀伤有生目标或完成其他战术任务。”

  秦花仍然是呆呆地望着他,眼睛没有眨,不懂!

  但是,她望着李华的眼神,却是越来越柔情了。

  李华伸手拍拍她的香肩,站起身来,又含笑说,“花姐,给我几天时间,我会改造出属于我们的巴祖卡火箭筒的。到时候,你要毁掉芙蓉旅馆,就不需要这么多人力去攻打芙蓉旅馆了,只需要扛着一门巴祖卡,向芙蓉旅馆开几炮,芙蓉旅馆以及里面的川岛方子,就化为灰烬了。”秦花兀是久久反应不过来。

  ……

  川岛方子昨夜没等到“川田古浚”过来陪她睡觉,长盘旅馆又发生了那么大的血战,数十名民妇还被救走了。所以,她凭着她是著名间谍的天生敏锐,怀疑“川田古浚”,因为她看到“川田古浚”的第一眼的时候,她就在怀疑他,首先是怀疑他的身高。但是,因为涉及到南木云子的丑事,所以,被南木云子否决了,被南木云子遮掩了。

  清晨,川岛方子用过早餐,就乘车来到鬼子陆军医院,却没找到南木云子,但有医生给她一张纸条。川岛方子方知南木云子已经南下回归上海了。

  她掏出纯金打火机,点燃一支烟,也顺便点火把纸条烧掉,又怒骂了一句,“南木云子,你这只坏了声带的老狐狸,真狡猾啊!你走了,你和川田古浚的事,也一了百了了。你的风格,就是你们小岛国的风格。嘿嘿!”

  她只好跑到特高课来,向由岛大里了解“川田古浚”的情况。

  由岛大里自然表示自己很相信自己的师兄,她也容不得别人来怀疑她的“川田师兄”。而且,她甚是强势,黑着脸怼她,“川田古浚就是我师兄,没啥好怀疑的。川岛,你只是我们皇军的一颗弃棋,我没闲功夫理你,滚!”

  川岛方子气呼呼而去,心很受伤,但也很无奈。

  确实如此,她在小岛国军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远远不如往昔了。

  她策划炸死当年东北王的那件大事件,在当时来说,对她来说,是多么的辉煌!但是,如今在小岛国军人的心里,渐渐淡忘。只是我们国人对她的仇恨没有淡忘。

  随时会有人干掉她,或是抓捕她,审判她!

  川岛方子失落的离开特高课,岩黑便以竹机关的机关长身份,前来质询由岛大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