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71章 71.雨夜血战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067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随后,李华将两把狗蛋机关枪拉开保险,便端起这两把经过改良的射程较远的、容弹量较大的机关枪,向楼下的鬼子和伪警扫射。他的一把狗蛋机关枪是六十发子弹,两把狗蛋机关枪就是一百二十发子弹。

  这一百二十发子弹忽然在鬼子和伪警不明所以的烟雾中扫来,真让小鬼子和伪警猝不及防啊!突突突突!啊啊啊啊啊!鬼子和伪警纷纷中弹而倒,惨叫而亡,血水乱弹乱溅。

  李华如此为今夜参战的各方抗战力量,撕开了一个缺口。庞龙、庞虎趁机从李华撕开的这道缺口里,驾车冲了出去。庞明明、庞萌萌趁机撤退,宋词也借此机会率队撤退。隋峻山也带队且战且退,然后分散逃跑。

  鬼子和伪警也分散追去。李华打完一百二十发子弹,便将两把狗蛋机关枪背起来,又背起书包式的背包,从楼顶上淡定的走下来。

  由岛大里甚是聪明,反应甚快,握枪跑过来,狡猾地对芥川龙夫说,“哥,刚才那个杀手,是从斜对面的屋顶上开枪和扔手榴弹的,请派人包抄斜对面的那幢楼。今夜这场血战,我们可以说打败了,但是,责任在华北军司令部的警卫部队,责任在周思统领的警察局。现在,是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弥补过失的时候。”

  芥川龙夫顿时从呆若木鸡中惊醒过来。

  他原本对由岛大里有些不满的,因为昨夜他弟弟芥川野夫为了与岩黑争夺她,而与岩黑打的头破血流。但是,现在,由岛大里如此亲切地喊他哥,他的心又感动了。

  他马上亲自带队,包抄斜对面的那幢楼。

  由岛大里东张西望,发现“川田古浚”不在自己身边,她的疑心病又患了。她暗暗思忖今夜如此枪声大作,“川田师兄”竟然不知去向。哼!这里面一定有鬼!

  莫非,刚才对面那幢楼里的杀手就是“川田师兄”?

  他就是酒井久香一直怀疑的内鬼?

  他用的是什么武器?射程这么远?投弹也这么远?什么神力?是不是人呀?

  ……

  由岛大里心想至此,朝井田深水挥挥手,也带队围向斜对面那幢楼。

  李华从屋顶上走下来,进入一条小巷,凭着他的千米眼、夜视光、超凡的听力,看到有小鬼子跑到他身前身后一百米内,就反手从背包里掏出两颗手雷,用牙咬掉引信,将两颗手雷互磕一下,甩出去。轰轰!啊啊啊!鬼子血肉横飞,血雨四洒,惨叫阵阵,纷纷退后。

  因为今夜大规模的枪战,槐荫路附近的街巷的鬼子侨民都已经关灯熄火。

  现在,追来的、包抄而来的小鬼子和伪警,想很快发现李华,不太可能。烟尘飘来,四处朦朦的。附近的大街小巷,能见度也就六七十米。但是,李华凭着有些异变的视力,要发现这些小鬼子和伪警,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华用几颗手雷炸死了一些小鬼子和伪警,吓退了一些小鬼子和伪警,便趁机用脚踹开一户人家的大门,迈步而入,反脚将房门踢上。如此枪声大作,爆炸声不时响起,这户人家早已经吓得全部钻进床底下去了。

  哪里还会有人看着李华进出他们的这个家?

  李华甚是淡定的穿过这户人家的客厅,从后门而出,钻进了另一条小巷,钻进他的轿车里,驾车来到了福岛饭店。

  这个时候,铁头也恰到好处的握枪押着腾田净良出现在福岛饭店大门前,铁头是握着手枪搂着腾田净良的,外人看不出来,还以为他们俩是好朋友呐!

  当然,腾田净良的恋人和家人都在铁头的公寓里被控制着,腾田净良也不敢怎么样!

  李华驱车而来,停车于路边,掏出微型相机,给乔装过的铁头和没有乔装的腾田净良拍了一张相片,便挥挥手。铁头会意地押着腾田净良,钻进他们的轿车里,驾车而去,消失于夜幕下。福岛饭店的服务员发现了腾田净良,大呼小叫,又有人跑到柜台里打电话报案。

  但是,现在特高课和宪兵司令部里,哪有人接电话?

  李华驾车来到附近的鬼子侨民的照相馆,花了一百元军票,让此人赶紧的把相片冲晒出来。然后,他驾车来到宪兵司令部附近停车。

  这个时候,鬼子的宪兵司令部也没什么人啊!

  只有大门前有几个端枪的岗哨在睁大眼睛。

  其他的能喘气的鬼子宪兵都跑到槐荫路长盘旅馆去了。

  李华绕道到宪兵司令部的后面,甩绳梯,爬高墙,翻墙沿绳梯而下,进入宪兵司令部,来到弹药库前,用铁丝钩,弄开门锁。

  他凭着夜视眼,取出绳子,将几箱炮弹捆背在背部上,又抱起几门迫击炮出来,挟在腋下,出来爬绳梯,翻墙而出,沿绳梯而下,将几门迫击炮和几箱炮弹,放进他的轿车里。

  接着,他又如此爬墙进去,用绳子捆了几箱手雷,绑在背部上,挟着几挺歪把子机枪,抱了两箱子弹出来,放在他的轿车里。然后,他再进去,又绑背几箱子弹,抱了十几枝三八大盖出来。够了!今晚,收获真大!

  接着,他驾车来到了鬼子陆军医院附近停放轿车,又驾着秦花的轿车回到了福岛饭店附近的侨民相馆,取走了那张相片。如此换车开,那是事先他与秦花商定的。

  他握着这张相片,驾车回归特高课,回到了他的办公室,烧水泡茶,点燃一支烟,品着好茶,平静地等候由岛大里归来。借着槐荫路激烈枪战的机会,秦花来到了鬼子陆军医院。

  她进入护士更衣室,换穿上白大褂,戴上护士帽,戴上口罩,又来到医药室,在一瓶针水里灌入李华给她的那包白色粉末,又用针筒吸入针筒里。

  然后,她推着医药车,来到了酒井久香的病房里。

  她在酒井久香的两名卫兵的注目下,很淡定的给酒井久香打了这支“安静剂”,然后,她又很平静的推着医药车,离开了酒井久香的病房,又来到了南木云子的病房。

  但是,南木云子已经人去楼空了。

  南木云子甚是狡猾,听到今晚枪声大作,感觉不妙,她走出来看看,发现陆军医院的警卫部队纷纷端枪离去,便知道这些官兵肯定是去爆炸现场了。连医院的警卫部队都被调走了,今夜,会不会有刺客来暗杀自己?

  上次,自己的脖子被一颗子弹擦伤,已经证明在津门,已经有刺客有杀手想暗杀她,而且,这个刺客一直没查出来。于是,南木云子赶紧除掉病衣,换上一身的艳丽的服装,来到医生办公室,申请出院,回上海继续治疗。

  医生慑于她是土肥的红人,不敢不从。于是,南木云子留下一张字条给川岛方子,便带着两名服侍她的女兵,驾车离开了天津,连夜驾车回归上海。

  秦花发现了南木云扔下的病衣,但是,没发现人,无奈的离开南木云子的病房。然后,她把医药车推回去,又抓住机会,盗取些药物、手术刀、手术钳子、钞布等等。

  她离开鬼子陆军医院,驾着李华留下的那辆轿车,回归法租界的梨园别墅,把枪枝弹药搬下车来藏好,把相关药物、手术刀、手术钳子、纱布放进几个小药箱里。

  然后,她抓起电话,分别致电铁头、隋峻山、李辉,了解今晚的行动情况,然后,她拎着一只药箱,驾车来到了隋峻山所住的公寓,为负伤的行动队队员止血疗伤。

  此时,由岛大里回到特高课里,横眉怒目的怒怼李华,“八嗄,川田古浚,今晚如此血战,你去哪了?”她火气甚大,火药味很浓。

  李华从沙发上起来,关上房门,不慌不忙的,低声地说,“师妹啊,师兄还能去哪?不是奉你之命,杀酒井久香和追踪腾田净良的下落吗?”

  他说罢,从怀中取出铁头和腾田净良在福岛饭店的合影,递与由岛大里,又低声说,“不信的话,你现在打电话去问问福岛饭店的服务员,是不是真的看到了腾田净良?”

  呼呼呼!

  由岛大里把相片一扔,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兀是直喘粗气。李华的解释太合情合理了,而且,还提到杀酒井久香之事。杀酒井久香这件事,现在是由岛大里的最重要的心病。

  “川田古浚”没有疑点,但是,她仍有心病。

  她仍然气呼呼地问,“酒井死了没有?”

  李华含笑说,“剩下的那包毒粉,都和着针水,打进她体内了。她就算不死,也会疯的回不到正常人那样了。”由岛大里这才气消,但是,心事重重。

  她坐了一会,起身转身,拉开房门,又回头说,“今晚,我也在办公室里睡。上级长官可能会随时来电话或是发电文来询问今夜在槐荫路长盘旅馆发生的大事和大血战。你也要注意接电话。还有,从现在开始,你不可以离开特高课,直到我吩咐你走,你才可以走。”

  她说罢,离开了李华的办公室,回归她的办公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