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5章 5.惨遭伏击

谍海谍中谍 石剑 7562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两人一前一后,东张西望,紧张地穿梭于人群中,走出歌舞厅的门,拐道来到旁边的小巷里,李华把金陵大屠杀之事,告诉了宋词,并让宋词把消息传给她的上司、游击队长郑功。宋词听得惊心动魄,连连惊叫:“金陵大屠杀?这,这,可能吗?内瓦公约不是规定不能虐杀战俘的吗?”

  但是,一直以来,李华向她提供的情报都是那么精准。这次,也不应该有错。但是,此事太震憾了。

  宋词一时又无从适应。

  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大。

  李华无法多言,低声说道:“亲爱的,相信我,快去把情报传给郑功郑队长,潜到城里来救人。”他说罢,拥抱宋词入怀,又亲她一下,便分开她,转身而去,重新走进了时尚都会歌舞厅。

  风雪中,宋词呆楞了许久,只到冷的哆嗦起来,才回过神来。而她的男同学韩胜,也出来找她。

  两人赶紧的乘黄包车回归英租界里的济民药店。

  翌日一早,韩胜乔装打扮出城,进出找郑功去了。

  李华复回“时尚都会”,又来到前台。

  唐诗发现李华,顿时瞪圆了眼珠。

  但是,两人没有说话。

  随后,李华上楼。

  唐诗也让李辉代她收银,她尾随上楼。

  在楼梯拐弯的地方,李华牵着唐诗的手,停下脚步,低声讲了金陵大屠杀并有外国记者拍照又被鬼子关押并有几个人被移送到天津一事。唐诗也反应不过来,傻楞着,没想到世间竟有此等残忍的事情发生。

  李华见她反应不过来,但是,感觉也很正常。此时的金陵大屠杀,还处于被日军封锁消息的阶段,外人不得而知。李华因为是现代人,所以,才先知先觉。所以,他又说道:“唐诗,你先向你上级报告吧,尽快将此事告诉区座,商量个对策,然后告诉我。明晚,我再来,咱们再商量。”

  唐诗仍然反应不过来,呆呆的望着李华。

  李华不敢久留,便先先离开,然后走出“时尚都会”,钻进庞萌萌的轿车里,让她把自己送回野崎古玩店,并让庞萌萌再去购买几辆轿车来。庞萌萌一边打转方向盘,一边侧头说:“好,你这次是什么任务?”李华便把金陵大屠杀之事告诉庞萌萌。

  庞萌萌惊愕不已,驾车到了野崎古玩店,她才回过神来。她放缓车速,低声说:“既然野崎也睡了,咱俩回梨栈道的梨园别墅吧?还是回咱家睡舒服。”

  李华略一思忖,感觉不行,万一由岛打电话到野崎古玩店呢?所以,他坚持让庞萌萌送他回野崎古玩店。庞萌萌无奈地送李华回到了野崎古玩店,到了附近,李华下车步行一段路,从野崎后面攀爬而上,推开窗户而入,把军装穿上,悄然开门。古玩店里静悄悄的,李华便放心地睡觉了。

  翌日一早,他把换下来的便服拿到厨房里,点火烧掉,然后,他给野崎和两名店员做早餐。野崎醒来,甚是感动,和李华一起吃早餐,然后驾车送李华回宪兵司令部的宿舍里上班。李华仍然从饭堂里打来早餐,送到由岛办公室房门前,等候由岛的到来。

  不一会,由岛来了,她黑着脸,打开房门,进入办公室。李华把早餐放在她办公桌上,又走到功夫茶具前烧水泡茶。由岛冷冷地质问:“份子钱呢?你昨晚去哪了?”

  李华陪着笑脸说:“我昨天在福岛饭店吃过午餐,闲着没事,便去了野崎古玩店,然后就一直欣赏古玩,不知不觉,天黑了,就留在野崎店里吃晚饭,但是,我被野崎灌醉了,只好在古玩店里睡觉,今天一早,做早餐给野崎吃,然后野崎送我回来上班,我就先去饭堂给你准备早餐,接着就见到你了。我呆会再去拿份子钱吧。”

  由岛冷冷地说:“不用了。以后,份子钱,我来拿。你今天别走,呆会随我去审讯几名外国记者。”

  “好。”李华点了点头。

  在她早餐后,李华就陪她去地牢审讯几名外国记者,发现这几名记者已经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由岛又拿起带钩刺的皮鞭,打了这几名记者一会,便吩咐宪兵将他们送到友善医院去治疗,严管警戒。

  李华心里很是焦虑,生怕那几名外国记者会有性命之忧。但是,他不敢露出任何让别人生疑的表情。傍晚,由岛又坐芥川野夫的轿车走了。李华就在宪兵司令部的饭堂用餐,然后乔装出来,招手叫来黄包车,直奔法租界的“时尚都会”,一路上,他也没发现盯梢的人。

  他把写在纸条上的情报,递给了唐诗。

  等秦花退出舞台之后,唐诗来到后台,把情报给了秦花。

  秦花让铁头乔扮黄包车夫,送她去法租界天祥百货大市场背后第二批公寓,她来到303室,把情报给了黄天木。

  黄天木待秦花走了之后,召来隋峻山,脸色凝重,面授机宜。现在,潜在金陵的人,也传不出情报来。黄天木也不知道金陵是啥情况。但是,李华送来的情报,每次都很准。所以,他宁信其有,他让隋峻山抓紧联系友善医院的内线,抓紧救人,找到那几筒胶卷,将鬼子的残忍向世界公布。

  隋峻山随即安排人员,找潜藏在鬼子亲善医院的内线医生罗斌联系:果然有几个外国人在友善医院治疗。于是,隋峻山拿到具体房号后,翌日晚上便带队乔装成鬼子宪兵,进入医院救人。岂料,由岛、芥川龙夫亲自带队伏击,隋峻山暗叫上当,与鬼子展开激烈的枪战。

  砰砰砰!啊啊啊!突突突!啊啊啊!

  鬼子对友善医院的包围是里三层,外三层,内线医生罗斌也被抓获。隋峻山的行动队员,伤亡惨重,不时有人中弹而倒,血溅而亡。鬼子宪兵也不时有人中弹而倒,血溅而亡。

  由岛又横枪指着李华,喝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乔扮我师兄来骗我?昨天早上,只有你才知道我派人把这几个外国人送到医院来的。你这个内鬼,我毙了你。”

  她横眉怒目,神情凶悍。

  李华明知上当,看到自己的人不断的中弹牺牲,胸口阵阵发疼,但是,佯装淡定地说,“师妹啊,泄密者都被你抓到了,你还怀疑我?行,你打死我吧。我用我的生命,证明我对帝国的忠诚。”

  他眼睛一闭,赌一把。

  由岛伸出食指,扣动板机。

  砰!

  但是,李华没死。

  由岛开的这一枪是空枪。

  她的这把手枪没有子弹。

  由岛瞬间灿笑说:“呵呵!行啦!我没怀疑你。事实已经证明内鬼是罗斌。”李华佯装满脸难过地说:“师妹,那你也不用这样试我呀!我是你师兄,我的目标也很简单,就是找到师兄的仇人,为师父报仇雪恨。如果有机会赚点钱,就更好喽。如果没有机会赚到钱,凭我一身武功,我收几个徒弟,这辈子也不用愁。是吧?”

  由岛满脸通红,满脸尴尬地点了点头。

  但是,她只是苦于没有抓到李华的把柄,心里并不完全相信李华。她决定再试探试探李华。一阵激烈枪战,隋峻山损失惨重,仅他一人负伤被捕。黄天木和葛秀带队来接应,但是,无法进入医院,也无法靠近医院。

  此战,黄天木损失甚大。

  隋峻山被押到宪兵司令部地牢里审讯。

  由岛让李华来打隋峻山。

  带钩刺的鞭子抽去,隋峻山声声惨叫,浑身是血。

  李华暗将泪水往肚子里咽,握鞭狠抽隋峻山。

  然后,烙铁、辣椒水、老虎凳、电击椅又接着上,隋峻山扛不住,投降了。他供出了黄天木的住处,也供出了黄天木派潜到宪兵司令部的棋子是“猎户”。

  但是,他实在不知道这个“猎户”是谁?

  他没见过“猎户”。

  这是特工之间的单线联系原则。

  由岛自然也懂。

  于是,由岛随即带上李华,便衣乔装,带队驱车前来法租界天祥百货大市场背后的公寓里抓捕黄天木,但是,抗战杀奸团的年青人恰好都在黄天木的寓所里开会,他们忽然听到“嗄唧!嗄唧!”许多轿车的急刹车声响,便纷纷掏枪而出,与由岛带来的便衣队展开了浴血奋战。

  砰砰砰!啊啊啊!突突突!啊啊啊!

  瞬息之间,双方互有死伤。杀奸团的年青人炸毁了电台,他们边打边撤,也掩护黄天木和葛秀机警逃走。

  由岛没抓到黄天木,但是,也证实隋峻山没有骗她。

  她带队回到宪兵司令部,就着手开始清查内鬼“猎户”。

  她命令将几名外国人转入陆军医院。

  除了排查内鬼,由岛仍然是不相信李华。

  她是当着李华的面来发布命令的。

  但是,李华上次已经上当,给隋峻山及其行动队造成了损失。现在,他明白,由岛无非是故伎重演,想让自己去通风报讯。嘿嘿!老子不是傻瓜!上次,老子焦急了点!

  于是,他没事就回宿舍睡觉,或者拿张凳子,就坐在由岛办公室房门看报纸。友善医院的线索中断了,葛秀又到鬼子陆军医院找内线,知道几名外国人被安置在陆军医院。

  黄天木找来秦花和杀奸团负责人,利用夜幕的掩护,先后来到海河畔的圣母得胜堂。这是一座具有欧洲哥特式风格的建筑,1869年底建成。此教堂建筑很有特色,坐北面南,青砖木结构,正面有三个塔楼,呈山字形,中间的塔楼最高。教堂内部并列两排立柱,为三通廊式,无隔间与隔层。内窗券作尖顶拱形。窗面由五彩玻璃组成几何图案,地面砌瓷质花砖,装饰华丽。在两侧塔楼的顶部还各镶有八个兽头,专门为下雨时排水用的,雨水可以从兽头口中涌出。

  三人在雪地里坐在一起,商量救人。

  秦花认为:“上次几名外国人被置在亲善医院,是猎户送来的情报。现在,这几名外国人被安排到陆军医院,猎户为什么不来送情报呢?一是猎户已经叛变。二是猎户已经被收监,被盯死。三是假情报。区座,以静制动,静观其变吧。鬼子屠城之事,还不一定是真的。”

  黄天木想想也有道理,但是,他也说道:“鬼子屠城,肯定是真的。我相信猎户的这个情报。上次,他只是被由岛骗了地点,而不是情报有假。这次,猎户应该更慎重,所以,没急于传情报,他现在应该正在调查和了解关押的地点。我们得打几仗,让猎户把情报传出来。”

  众人点了点头,他们又密议了一会。

  李华的想法也是一样的。

  他确实也被由岛派人盯死了,连如厕都有人盯着。

  他明白,那是一个陷阱,所以,他没送情报。

  他得弄清楚,那几名真正的外国记者到底被藏在哪里?

  这天晚上,他偷听到几名鬼子说话,称凌晨三点有行动。

  但没说什么事。

  李华估计与那几名外国记者有关。

  但是,自己出不去啊!

  他忍着,唯一的机会,就是下毒。

  凌晨两点,李华悄然戴上手套,用毛巾包好皮鞋,掀窗,也站在房门背,悄然拉开丁点房门,在他房门外盯着他的两名宪兵打瞌睡,李华利用自己眼睛的夜视光,来到鬼子的宿舍,观察哪个宿舍床铺没人的?

  于是,他悄然的在其中一间宿舍的水壶里下毒。

  不一会,巡逻兵换岗,有几个人喝点水才睡觉,结果都闹肚子。鬼子纷纷惊醒,亮灯穿衣,有人给队长打电话,有人给医院打电话,陆军医院派救护车过来,接走了几名闹肚子的人。如此,便将宪兵队调走了一部分人。

  由岛闻讯而来,简单了解情况之后,她又亲自来打开“川田古浚”的房门,用手电筒照照李华,发现李华睡得很沉很香,还流口水,枕头都是湿的。

  “八嗄,都快三十岁的人了,睡觉还流口水,真是讨厌!”由岛怒骂了李华一句,瞟了他一眼,转身而去,吩咐刚刚换岗盯梢的两名鬼子特务盯紧点。

  睡觉流口水,自然是李华装的,李华就是要让由岛讨厌自己,他不可能对她有什么感情。而由岛对他的感情,他能感觉得出来,不然,他早就被由岛给毙了。由岛从李华的房间里出来,就问特高课的人,有没有查出指纹或脚印?

  特高课的人回答:“没有!下毒之人,肯定戴了手套,估计那人的鞋也包了布或是什么东西,连脚印都是宪兵自己的。没有其他可疑的脚印。为件事,会不会是反战同盟的人干的呢?”由岛说道:“查!内部出问题,更可怕!那三间挨在一起的宿舍的人全部要审讯一遍。”

  然后,由岛很无奈地带队行动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