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51章 51.改良枪械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024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看到了野崎、川田古浚、两名店员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南木云子和酒井久香这才放心。由岛大里慨叹地说道:“我师兄真惨,为特高课出力最多,却长期被怀疑,被监视,肯定心情很不好。所以,他天天晚上到野崎君这里醉酒。”芥川龙夫说道:“如果特高课不要川田君,那就把川田君送给我们宪兵司令部吧。武夫次子玉碎了,我们需要补充一个便衣侦辑队队长。”

  由岛大里和芥川龙夫的话真是刺耳!

  南木云子火冒三丈,怒气冲冲的说道:“芥川大佐,这个问题,得问土肥将军。”她拿出土肥来压芥川龙夫,气得芥川龙夫久久说不出话来。由岛大里侧头对谷夫凡子说:“谷夫大尉,劳烦您,找人把店门修好,我们回去了。”

  众人不欢而散,各自乘车,走不同的路,各回各家。

  当南木云子回到她的公寓楼下时,忽然几把斧头扔来。

  “嗖嗖嗖……”

  “砰砰砰……”

  南木云子急忙就地打滚,她的轿车挡风玻璃和车窗都被斧头砸烂了。

  数条黑影趁机跑开。

  南木云子掏枪而出,朝天鸣枪。

  砰砰!

  鬼子的巡逻队随即驱车而来,但是,那几条黑影已经不见了。

  酒井也在附近下车,又跑过来,说:“是腾田净良,我看到了他的身影。这伙人,肯定是冒充斧头帮的。”

  “八嘎,腾田净良,你的良心,大大的坏。现在开始,解除对川田君的监视,拆了他办公室的窃听器,给他安排公寓房居住。”南木云子气呼呼的怒骂,又喝令酒井久香马上带队去搜查腾田净良的下落。

  案情再次扑朔迷离。

  这是因为陈洋感觉亏欠李华的。

  所以,他主动配合李华,给南木云子造成一些困扰。腾田净良的恋人和家人的生命安全在陈洋的手上,自然得配合天龙、地虎、中豹、小狮子展开这次夜袭行动,他们也不想立刻置南木云子于死地。毕竟,此时杀了南木云子,鬼子又会换一个特高课长过来,还得让李华重新了解新的特高课长。这个时候,也是陈洋带队从老城区的安青帮总舵劫回一批枪枝弹药的时候。凌晨三点左右,李华从野崎古玩店里出来,回到了法租界的梨园别墅。

  看到了陈洋带回来的枪枝弹药,甚是高兴,但是,心情也颇为复杂。

  毕竟,他和陈洋是情敌关系。

  陈洋仍然歉意地说道:“诗诗这件事,我永远都欠你的。所以,我多留津门一段时间,配合你工作,待南木云子完全解除对你的怀疑,我再离开津门。”

  李华难过地说:“我今晚在时尚都会见到唐诗了。她说,她每晚都会来时尚都会找我。但是,我也不能每晚去时尚都会,不然,我的身份会暴露的。小白脸兄弟,诗诗虽然离开你,但是,对你赞叹有加。”

  陈洋苦笑一声:“唉,不提她了。提起她,我会睡不着,会坐立不安。我觉得,我没照顾好她,她年纪小,才十九岁,而我大她七八岁,我没有好好的让着她。唉,反正是我的不对。不过,你放心,我会派我的弟兄,每晚去时尚都会保护她的。”

  李华奇疑地问:“你不亲自去时尚都会保护她吗?”

  陈洋难过地说:“她爱的人是你。只是,因为她和你从小青梅竹马,她对你的感情反而矜持些,含蓄些。”“唉!”李华仰天长叹。他颤抖的伸手掏烟。

  陈洋掏出纯金打火机,“啪”的一声,打着火,为他点烟,也给自己点燃一支烟,说道:“狗蛋兄弟,你爱她,就和她明讲吧。唉,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捆绑不成夫妻,强扭的瓜不甜。夺人所爱,是我人生的污点。”

  李华哽咽地说:“算了,不提她了,你,麻烦你明晚把部分枪枝弹药运到大华饭店去,交给宋词。”他知道陈洋和唐诗多次去看望过宋词,知道陈洋和宋词熟悉,这会又是联合抗战,让陈洋接触宋词,也没关系。

  陈洋骇然惊问:“为什么不是把全部枪枝弹药送给宋词呢?”

  李华坦诚地说:“我想改装部分枪枝弹药,得留部分枪枝弹药来试验。你知道,鬼子的三八大盖,射程远,穿透力强。如果我能把我们的二四式步骑枪改良,射程也能达到三八大盖的射程,那么,我们的部队在打仗的时候,就不用老是说,放近了打,再放近了打。还有,你劫来的这批花机关枪,也得再改良,还有掷弹筒,如果可以把掷弹筒改装成火箭筒,那么,效果就不一样了。扛在肩膀上,里面放几颗手榴弹,就可以冲锋陷阵。打仗,除了打智慧,打后勤,打经济,还要得高科技。先进的武器在沙场上是很重要的。再好的谋略,如果没有先进的武器配备,伏击小鬼子,效果也会不太理想。”

  陈洋呆呆地望着他,傻了一般。

  他哪知道火箭筒?

  火箭筒得好几年后才会出现在战场上呐!

  正是因为李华的这番理论,所以,此后,陈洋一直在黑市上购买最先进的武器,在他的带领下,他的美女特战队攻无不克,无人能敌。

  李华摁灭烟点,又点燃一根烟,提供新情况,说道:“新任的伪市长潘毓更坏。咱们得干掉他。我刚才找到花姐,说了这件事,但是,她说得请示。这件事,不能请示。等得到批复,黄花菜都凉了。”接着,他把今天下午在办公室偷听到的潘毓的话语,向陈洋作了通报。

  烟点烫手,陈洋反应过来,说道:“好,我听你的。”

  李华又提供情况,真诚地说道:“潘毓身边有两个人,是我们的人,一个叫周静,戴着近视眼镜,斯文秀气的女孩子,不瞒你说,她喜欢我。还有一个叫郭显的年青人,也是瘦高个,也是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他们都是唐诗在燕京大学的同班同学。你想法找到这两个人中的一人,告诉他,你认识我,想法从他们嘴里套出潘毓的行程,到时,再设伏,把潘毓狙杀掉。潘毓之子潘桂也不能留,此子也在潘毓身边。如果他发现了我,发现了唐诗和宋词,那就危险了。”

  陈洋点了点头。

  李华摁灭烟点,随即起身离去,又悄然回归野崎古玩店,他凭着他的夜视眼,看到了古玩店的店门已经更换过了,不由嘿嘿冷笑。他又回到后门,爬墙上楼,爬窗口进去,找床铺睡觉。翌日早上,他做好早餐,叫醒野崎,然后去上班了。野崎最感动的事,就是因为李华每次来吃饭,翌日一早,会给他做好早餐。

  由岛来到他办公室,娇媚地把南木云子解除对他的监视的情况,告诉了李华,又挨着李华落坐,低声说:“师兄,我好歹也是你师妹,三个多月了,南木云子和酒井久香,先后占着课长之职。”李华会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师妹,别急,我来想办法。只是,事后,你再别想着杀我灭口了。”

  “嗯!”由岛俏脸通红,柔情地点了点头,搂过他的脖子,亲了他一下。

  然后,她起身离开了李华的办公室。

  李华急忙来到南木云子办公室,躬身请安,请求带队去找斧头帮的下落。

  南木云子说,“别找斧头帮,现在,最重要的是找腾田净良的下落。我们查案,得一件一件来查,不能什么查,人手不足,经费不足,有些小案子,可以先放一放。”

  “是!”李华急急躬身应令而去。

  如此,他又有了自由权了。

  他随即把属于他的兵,集合到他的房门前的走廊里,大声说,“现在你们更衣,便装出动,寻找腾田净良的下落,如果谁能找到腾田净良的下落,我奖给他军票三千元。”

  一帮小鬼子异口同声应答:“是!”然后纷纷离去。

  南木云子、酒井久香、由岛大里出来,均是含笑地望着李华。

  李华喝令他的队伍出去之后,又回办公室更衣,换上了长袍、礼帽、墨镜、拐杖出门。南木云子对于李华这个造型也是颇为满意的。

  李华驱车不远,靠路边停车,东张西望,没发现可疑之人,便进入公用电话亭,让陈洋放腾田净良到英租界晃一晃,并拍张照片来。

  陈洋密切配合李华开展工作,让天龙、地虎、押着腾田净良到英租界的英吉利饭店门前晃晃,并照张相片回来。他又让小狮子去伪公署找周静或是郭显。

  天龙在英吉利饭店给腾田净良拍照之后,冲晒相片,邮寄到鬼子宪兵司令部给酒井久香。酒井久香马上拿着相片来找南木云子。南木云子随即通知井田深水带队去英租界,查寻腾田净良的下落。

  而李华此时却悄然回归法租界的梨栈道,在梨园别墅里,他和陈洋研究枪械的改造。他决定把花机关改造成现代社会的微冲。这可得浪费一些花机关来做试验。而陈洋也整天陪着李华,看他试验枪械,看他改良枪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