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10章 10.夺枪抗战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127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宋词似乎没听清楚,目光含情地望向舞台的李华,她感觉李华好帅,好正气,好勇敢,好可爱。由岛也怔怔出神地望着舞台上帅气的李华,暗赞:我川田师兄武功真好!

  舞台上,辛蕾感动地躬身向李华道谢。

  李华低声说道:“妹子,别客气,以后,谁敢欺负你,我打他满地找牙。回去吧,我给你留一个电话,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辛蕾感动地点了点头。

  舞厅的客人都吓跑了。

  由岛为了继续试探“川田古浚”,便约李华驾车出去吹吹风。稍后,他们来到了日租界的一座大公园里,并肩漫步,很弱的路灯,跳出几个蒙面人,握刀劈向由岛和李华。

  李华施展空手道,空手入白刃,抢来一把刀,就大开杀戒,唰唰唰!他一连数刀,格削抹撩,力道刚猛,震得几名蒙面人虎口发疼,钢刀都把捏不住。李华抬脚踢飞一人,旋身砍翻一人,砰砰!啊!哎哟!李华侧身闪开一名蒙面人捅来的一刀,探手抓去,捏着对方的脖子,用力一捏。咔嚓,那人喉管即断,无声惨死。

  由岛且战且退,躲到一株大树后探头观望,果然发现李华用的是空手道和剑道,而且,无论掌法还是剑法,都是很地道的日本剑术和空手道。

  砰砰!她掏枪而出,扬手鸣枪。

  两名没死的刺客吓跑了,不一会鬼子宪兵赶到,抬走了尸体。但是,由岛也拿到了李华的指纹。她回到家里,又核对了川田古浚原来的相片,确认李华就是川田古浚,也藏起他的指纹,心道:如果以后,川田古浚有行窃密件行为,拿出指纹对应,便知道咋回事了。

  鬼子进城之后,实施宵禁。

  此时,大街小巷,已经没啥人行走了。

  李华回到福岛饭店,静坐一会,又到窗口前看看窗外,看看有没有人监视他,便把灯关掉了。他再在黑暗中静坐一会,又步行而出,从轿车的后备箱,用一只精致的长皮箱,装着绳梯和弩弓、绳子,裤兜里藏着加装消声器的勃朗宁HP35,便躲躲闪闪的来到宪兵队附近。

  虽然鬼子实行了宵禁,但是,那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晚上不能出门。而对于达贵,还是可以办理特别通行证的。对于李华来说,有没有特别通行证,都是一样的。

  他艺高胆大,视力极佳,距离一千米远就可以看到鬼子,听力也极佳,距离一千米远,也能听到鬼子的动静。他远远看到鬼子,就可以闪避。

  鬼子设置路卡,但不可能做到连所有的小巷都封掉。

  李华来到宪兵队大院后面的围墙外,甩上绳梯,攀绳梯而入,在围墙下蹲一会,没发现动静,便快速的走进一幢副楼,从后门进去,这是宪兵队的宿舍。

  此时,夜深更静,里面的鬼子都熟睡了。

  李华曾在这里呆了几个月,非常熟悉情况。

  主楼是办公楼,有些窗口还亮着灯光。但是,副楼宿舍里,却是乌灯黑火,当然,院子里也有巡逻队,不过,李华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不会当着巡逻队跳进来。

  白天,这些小鬼子胡乱抓人、欺负人、搜刮钱财,到了晚上就很好睡,李华充分发挥自己的夜光视力,悄然的进入宿舍,看看里面的人都睡着了,便悄然的进来,悄然的拿了十枝步枪和十个子弹袋、十把刺刀、十件军装和白衬衣,悄然的放进皮箱里。

  然后,他又取了三十颗手雷,也放进皮箱里。

  他又从鬼子架在衣架上的军衣里搜索一会,把钱、军票全搜走。再取十颗手雷,放进皮箱里,轻轻的合上皮箱盖子,蹑手蹑脚的离去,并带上房门。

  这些枪枝弹药是给宋词准备的,是给游击队准备的。

  他没有人手,只能从鬼子这里盗这点枪枝弹药。

  随后,李华张目四望,没发现鬼子哨兵,又拎着皮箱离去,从后门出,恰遇巡逻队,便退回后门,躲在后门背里,等那队巡逻兵过后,他从后门出来,甩绳梯,又攀爬而出,翻墙而出,收了绳梯,放入皮箱里,拎着箱子,握着加装了消声器的勃朗宁HP35,躲躲闪闪的行走,回到福岛饭店,将皮箱放进自己轿车的后备箱里。

  然后,他东张西望,没发现一千米内有可疑人物,便钻进轿车里更衣。他打扮时髦之后,便皮鞋锃亮的进入福岛饭店,给了门童两元,给了里面的服务员和保镖各五元,算是封嘴费吧。接着,他就上楼回房、沐浴更衣睡觉。

  翌日一早,鬼子宪兵队发现枪枝弹药不见了,衣服也不见了十套。宪兵司令、三十三岁的大佐芥川龙夫勃然大怒,下令宪兵队出动,全城大搜捕。此人性格残暴,急躁!

  但是,只是不见了部分衣服,但是,所有的衣服的钱被盗。由岛大里是长相很娇媚很美的女子,年约二十四岁。身高一米六八,身材窈窕,面目如画,俊美怡人。她迷人的款步走来,劝芥川龙夫别急,这可能是一起盗窃案,如果传出去,会伤了皇军的颜面,堂堂帝国皇军,竟然被小偷盗走了钱和枪,岂不笑话?

  在这个蛇蝎心肠的大美人的媚言相劝下,芥川龙夫只好下令宪兵队从严巡防。

  由岛也表示会密查此案,她派出大量便衣,同时亲自乔装出来,联络江湖中人。

  由岛找到了安青帮帮主袁桧。

  袁桧此人被称为天津黑帮教父,祖居天津南门外芦家庄。

  他脚行出身,收徒聚众,对民残暴。

  鬼子占领天津之后,袁桧通过王竹,充当小鬼子宪兵队的特务,并开设赌局和花会,代敌抓捕且迫害华工。经安青帮提供的线索,自民国二十三年开始,城里确实有一个外号叫“妙手空空”的盗贼,警察局已经立案并查案多时,但从未见过真人。

  昨晚,张大律家也遭到窃贼光顾,损失不小。

  不过,此人只盗有钱人家的钱粮,偶尔还会劫富济贫。

  由岛命令袁桧派人联络江湖中人,调查妙手空空的下落,便又乔扮成千娇百媚的可人儿,到一些娱乐场所、赌场、花会、烟店看看逛逛,希望能从中找出一些可疑人物。

  这其实是新任特高课长酒井久香的安排。

  这个酒井久香长相一般,但是,非常有心计。

  既然由岛以前当过特高课长,那么,酒井现在就要利用好由岛。酒井的目标可不是这个特高课长职务,她想当津门的鬼子宪兵司令,那可是大佐军衔。

  早上九点,李华睡醒之后,吃过早餐,驾车来到新会银行,拿出些钱,存放到新华银行地下金库里,也拿些法币出来,到柜台上兑换一些零钞,然后,驾车去居留民团事务所上班,规规矩矩的帮这个做事,帮那个做事。

  酒井和由岛两人也乔装过来,向居留事务所了解“川田古浚”的情况,得到的各种报告:川田古浚这个人很勤快,经常帮这个做事,帮那个做事,没有可疑的现象和行为。

  酒井扫兴而归。

  由岛则是留在楼下的轿车里,等候李华下班。

  当李华下班出来,要钻进他的轿车的时候。

  由岛从轿车里出来,向李华招招手,灿笑道:“师兄,走,我请你吃晚饭。”

  李华急忙跑到她的轿车里,说道:“师妹,你可以驾宪兵队的车了?”

  由岛妩媚地笑道:“酒井刚来的时候,瞧我不起,但是,几天的相互了解,她感觉我还是蛮有主见的,所以,给我配了一辆公车。走吧,去福岛饭店吃鱼生,喝清酒。”

  表面上,她对李华还是蛮柔情的。

  但是,她一直都心存疑虑: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川田古浚,会不会是假冒的?我和这个师哥毕竟十一年没见过了。但是,这个师哥日语又说的特溜,武功也高,其空手道和剑术刀法都是本国的武艺精髓。

  说他可疑吧,但是,又没掌握他的证据。

  ……

  李华笑道:“老是吃鱼生,喝清酒,腻歪了。我看这样吧,还是驾你的奔驰车去意租界吃西班牙菜吧?”由岛满脸温柔地笑道:“好啊,离开特高课的院子,小妹就听师兄的。”她说罢,钻进她的轿车里,熄火取钥匙,又随李华钻进那辆奔驰豪车里,两人驾车来到海河东北岸意租界。这里,洋楼成群,流光溢彩。意租界是九个国家在津设立的各个租界中面积最小的一个,但是它的建设却是最用心。房屋多以意大利风格的花园别墅为主,并且规定所有的沿街建筑都不能雷同,以马可波罗广场为中心,层层外扩,泾渭分明,错落有致。整个区域的地中海式洋楼角亭错落有致,圆拱和廊柱交相呼应,广场和花园点缀其间。

  意租界地理位置优越,南临海河,东临天津火车站,交通发达,经济繁盛,环境优美,设施完善,文化气息浓厚。李华和由岛驾车来到口味浓郁、色彩艳丽的西班牙餐厅,两人在浪漫优美的乐音中,坐到雅间里,点了菜,由岛又娇俏地笑道:“师兄,还是你会享受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