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8章 8.套情报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743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票!本书已经送去签约,请放心收藏!)

  李华拿起刀叉,切了牛扒,品着咖啡,吃着牛扒,心里却是感觉很孤单。庞萌萌在迎来送往。宋词工作隐蔽,她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李华,只能把爱埋藏在心底。

  庞萌萌也很喜欢李华,她此时注意到李华回来吃牛扒和品蓝山咖啡。

  但是,她此时没闲功夫理会李华,客人太多,生意太好。

  李华落寞的吃饱了,远远看到庞萌萌还在忙,便驾车回归日租界居留民团事务所,把车放好,静候腾田净良回来,换回自己的奔驰轿车,回归福岛饭店三楼的大套房里。

  岂料,由岛大里和袁桧在小客厅里跪坐着品茶。

  由岛出面,让服务员打开李华的套房,服务员不敢不依。

  “回来了?”由岛和袁桧一人说倭语,一人说中文。

  李华点了点头。

  由岛又笑问:“怎么那么晚回来?”

  李华跪坐下,知道她明知故问,因为今晚整晚肯定有人跟着那辆奔驰轿车的,但是,盯梢的人变成了跟踪腾田净良。于是,李华含笑说:“我到工务课工作,跟着腾田净良,跟他学谈业务,拉关系。他今晚真的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由岛和袁桧确实派人跟踪了那辆轿车,但是,因为跟踪的是小鬼子,所以,袁桧的人不敢跟的太近,晚上看得不是太清,但是,能认出轿车来。现在,李华又驾着那辆奔驰回来了。这说明,“川田古浚”没有可疑之处。

  于是,由岛大里妩媚一笑,又亲自给李华倒茶,说道:“师兄真是勤奋,又学上工科了。很好啊!你在事务所锻炼一阵子,就回到我们特高课来任职,多岗位历练。酒井课长倒是好说话的人。”袁桧见他们俩说倭语,自感无趣,加上总是跪着,很不习惯,也很不舒服,便起身告辞而去。由岛向他眨眨眼,示意他实施第二方案:派出高手,暗杀“川田古浚”,试探其武功。袁桧会意,朝李华欠欠身,转身而去。

  李华笑道:“好啊!只是,以前一直在江湖上寻仇,没感觉到孤单。自从有了正式工作,反而感觉孤单了。一旦下班,真的有点不好所措。”

  由岛笑道:“我这不是来陪你了吗?要不要去酒吧?歌舞厅?咖啡馆坐会?”

  李华笑道:“今晚就算了,明晚吧,或者后晚吧。”由岛又给他加茶,浅笑道:“要不要我陪你驾车出去兜兜风?”李华呷了口茶,笑道:“不用了,我感觉好像有人盯梢,可能我第一天上班,有点不适应吧。”

  由岛内心一惊,但是,又娇媚地笑道:“是吧?可能你因为今天学的东西多,条件反射,或许太过于劳累了。”李华巴不得她快点走,便笑道:“也是,因为我长期在江湖上行走,以前还经常潜藏于山林,所以,可能过于敏感,过于神经兮兮的。哦,师妹坐会,我去洗个澡,清醒一下脑子。”由岛起身笑道:“不坐了,都等你一晚了。现在是晚上十点了,我得回宿舍去了。哦,师兄,你的胡子太长了,应该刮刮了,这对你在机关工作,可是很不好的形象。”

  李华挽留她,笑道:“好的,我呆会就刮胡子。师妹,你这么美,多陪我一会呗。”由岛娇艳一笑,摆摆手,转身而去。她现在都不知道“川田古浚”是人还是鬼?怎么可能独自陪他那么久?万一,他有什么可怕行为呢?由岛也是黄花闺女,虽是特务,也是有底线的。

  她走了之后,李华捂嘴大笑。

  他刚说那句话的意思,就是要赶由岛走,他才不想和小鬼子有什么亲热行为呐。

  但是,他拿起茶杯清洗,也想:“如果我不花天酒地,由岛会不会觉得我不正常?算了,我是黑龙会原教头苍松古夫的徒弟,我还是练武吧。说不定,现在由岛并没走远呐!”

  于是,他换上武士服,握着武士刀,拉开窗帘,握刀穿刺划扫起来。

  果然,由岛并无走远,而是在李华寓所的对面的轿车里,盯着李华的窗户。

  因为袁桧给李华更换了窗帘,即便李华不掀起窗帘,由岛也能透过窗纱,看到李华的身影,大概明白他在干什么。

  此时,她侧举起望远镜,透过李华寓所的玻璃窗,看到李华在练刀,不由心道:果然是武痴!他说有人盯梢,这是武林中人的反应?还是作为一名特工的反应?

  袁桧也没有走,也停在附近的轿车里,此时看到李华在练刀,便悄然推门下车,走到由岛轿车旁,躬身又低声问:“川田君真是武痴哦!明晚还要暗杀他吗?他现在使用的可是剑道,应该有六段以上。”

  由岛笑道:“肯定要试的。你找些已经暗中投靠我们的武师,出招要狠,不要怕打死或打伤川田古浚,我要暗中偷看他的真实拳术和剑术或刀术。现在,他是在练刀,但是,毕竟不是真实格斗。当人的性命受到威胁时,毕竟会出尽全力,本能的使出真功夫。他用什么样的拳脚功夫和刀术对付你的人,我能看出来。夜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辛苦你了。你很会演戏,能当众计好酒井,却没背叛我。”

  由岛是那种妩媚入骨,杀人不见血的人。

  袁桧对她也是心思思的,但是,由岛绝不会让他占自己半点便宜的。袁桧无趣地欠欠身,转身而去。由岛看李华练功一会,也驾车回归特高课。

  特高课就设在宪兵司令部里,与宪兵司令部是合署办公的。

  新任特高课长酒井久香也很勤政,此时仍在办公室里,看到由岛曼妙走来,便含笑问:“川田古浚情况如何?”她虽然刚刚上任特高课长,但是,也怀疑有内鬼,不然,由岛的计策那么好,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怎么会老是出事呢?

  但是,没有证据,也不能随便的抓捕“川田古浚”啊!他可是本国人。对小鬼子而言,本国人就是上等人,不能随便抓,但是,要查实。

  由岛娇俏一笑:“是个武痴,我们派人盯着他,没发现什么异常。他现在还在练刀法。明晚,我让袁桧找些人再试试川田古浚的真功夫,还有,我让川田古浚刮胡子,我要瞧瞧他的真面目。以后,不准他留胡子。”酒井点了点头。

  由岛向她欠欠身,转身而去,回她的办公室阅看文件去了。

  福岛饭店里。

  李华在他的大套房内,他一边握刀劈削砍撩,一边不经意地望窗口外瞟了几眼。

  他的视力极佳,仿佛就是夜光灯,又似瞄准镜。即使窗口外黑暗,他由明里往暗处看,仍然能看得清清楚楚,也看到了袁桧躬身站在由岛的轿车前,请示什么,由岛似乎在指示什么。虽然不知道具体内容,但是,李华心里明白:迎接他的肯定又是一场阴谋。作为新晋特工,新到一个组织,是经常被上司试探的。这在无数的谍战片里,都有充分的展示。

  李华在现代社会里作为经常出国作战的特种兵,也有深刻的感受,原也是十分谨慎之人。但是,他刚刚穿越过来,没啥朋友,确实寂寞难耐,在此深夜,不知所措。所以,他倚靠新认识的美貌少妇庞萌萌,靠庞萌萌的关系和背景创立了蓝山咖啡馆和时尚都会歌舞厅。

  他收刀之后,品了会茶,便斜躺在沙发上,拿过一份报纸来看,不一会,便蒙着报纸睡着了。翌日一早,李华也驾奔驰豪车,来到了附近的居留民团事务所办公打杂。

  这辆奔驰豪车属于由岛的私人财产,也是当初她刚到天津,刚任特高课长,安青帮的帮主袁桧为了讨好由岛,又是送钱送房送车。但是,现在由岛作为酒井久香的副官,不得配专车,此车也暂时由她的师兄“川田古浚”用着先了。

  李华的上司腾田净良,似乎开李华的豪车上瘾了,上班没多久,又拿车钥匙来换。李华委宛地笑道:“刚刚,由岛大里约了我。这车也是她的。我和她是师兄妹。你要焦急用车,我马上给她打一个电话,就说我有要事要出去办,让她先别等我。好吗?”

  腾田净良很是尴尬,低声说道:“我要去监狱,我的女友是新修建的监狱的女上尉,她父母来看她,我得给她一个面子,把她父母接出来,有豪车不一样。”

  李华想看看小鬼子的监狱是怎么样的,便抓住机会,说道:“那我当你司机兼保镖,你不更威风?呆会,我也方便机动,送完你们,我再去找由岛少佐,你我都方便啊!”

  腾田净良很为难,低声说道:“最近抓了很多战俘,都送到监狱里了,怕泄密,盘查很严,而且,我们招收的民工,也送到监狱里了。我们的监狱还要扩建,将来可能要建成兵工厂。那些犯人正好是免费给我们当工人使用。因为我的女朋友在那里,也因为监狱需要我来做规划,所以,我才有机会进入海沽监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