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92章 93.打成太监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545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砰砰砰!

  这么急促的踢门声,惊醒了由岛大里。

  来者不善,而且肯定不是敌人,而是内部有军衔的人。

  如果是敌人,肯定不会踢门,而是暗杀。

  只有本国人,才敢如此嚣张的前来踢门。

  凶猛的踢门。

  不过,由岛大里很狡猾,也很淡定。

  她略一思忖,便掏枪而出,拉开保险,又侧头朝凡夫俗子及两名女兵笑了笑。

  两名女兵懂的。

  她们忽然出手,捂着凡夫俗子来到了洗手间,关上了房门,拧开水龙头,水声哗哗。

  然后,一名女兵出来,一名女兵在洗手间为凡夫俗子更衣搓澡。

  凡夫俗子美哉美哉的坐在大浴桶里,合上了眼睛。

  由岛大里闪身房门旁,一脚撩开房门栓。

  砰!呀!

  岩黑踹门而入。

  由岛大里对着他的裤档开了一枪。

  砰!哎哟!岩黑扑倒在地上,弃枪一边,双手捂着裤档直打滚,哀嚎起来,瞬息之间,他双手全是血,他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太监。尔后,由岛大里又握枪而起,朝陆续进屋的竹机关特务开枪。砰砰砰!啊啊啊!几名特务中弹而倒,仰天惨叫,血溅而亡。

  那名女兵出来,拎起岩黑,横枪指着他。

  竹机关其他特务乖乖的举起双手,将手枪扔在地上。

  由岛大里回到客厅,抓起电话,向宪兵司令部报案。

  她又抓起电话,向鬼子华北军司令部报备。

  不一会,芥川龙夫带队来到了由岛大里的公寓,押着岩黑到鬼子陆军医院疗伤,并落井下石,向鬼子华北军司令部指证岩黑夜侵由岛大里,以此为芥川野夫之死报复岩黑。

  由岛大里貌美心黑,略一思忖,又抓起电话,通知特高课的电讯员,马上给上级特务机构发报,状告岩黑夜侵她,同时,她表态已经与叛军石煌衔接,策反石煌成功。

  功劳都被她揽到她的名下。

  谁也别想争!

  芥川龙夫因为由岛大里与芥川野夫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一直把由岛大里当作弟媳来看待,所以,芥川龙夫也签名画押作证,矛头一直对准岩黑。

  这一仗,由岛大里玩心计玩的太高明了。

  主要是因为她与芥川龙夫玩联手,收拾了岩黑。

  上级特务机构很快批复,鉴于由岛大里成功策反敌人叛军,由岛大里破格晋任大佐,任竹机关机关长。岩黑降职使用,任特高课课长,降为少佐军衔。

  由岛大里高高兴兴的领着和凡夫俗子、井田深水、木村及几名漂亮女兵,到竹机关上任了。她吩咐“川田古浚”继续留在特高课,替她监视岩黑。

  李华很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岩黑黯然神伤的到特高课任职,暂时也不敢再惹由岛大里了。而且,他成了太监,也不能再碰女人了。但是,此仇必报。岩黑只是在等待时机。

  他们几个机构其实也就是一墙之隔。由岛大里上任之后,就带着井田深水和木村再往河北,与石煌接洽,动员石煌率部来津,成立皇协军。

  随后,石煌率部成立皇协军,并随由岛大里来到了津门,来到了海沽监狱附近驻扎。听到李华的报告,秦花在梨园别墅里顿足捶胸,落泪如雨,难过异常。她竟然泣声怒骂戴老板不为国党着想,不及时复电,不及时阻止石煌的叛变投敌,误了大事。

  李华好言相劝,难过地说,“花姐,这不是你我能控制的局面。在茫茫人海之中,你我还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只要我们为抗战尽心尽力,就可以了。”

  他说罢,掏出手帕,为秦花抹泪。

  秦花倚靠过来,想依偎在他怀里。

  李华急忙稍稍移开身子。

  秦花一怔,顿时醋意大发地质问,“你就死心塌地对唐诗这双破鞋吗?”李华心想你不也是破鞋吗?但是,他为了抗战大业,忍着!没骂秦花,也没吭声。

  但是,他颤颤伸手,将秦花搂入怀中。

  秦花心里这才好难受些。

  恰好,唐诗进来,看到了这一幕,顿时一阵心伤。

  李华满脸通红,急忙分开秦花。

  但是,就此瞬间,秦花背着手,死死的拽着李华的手,不让他分开自己。

  如此一来,李华尴尬无比。

  “哼!”唐诗怒气冲冲,满怀醋意地转身而去。

  秦花松开李华的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李华急急起身,一边追出去,一边喊:“诗诗,诗诗!”

  唐诗头也不回的拉开车门,钻进轿车里,驾车而去。

  李华要再追,已经来不及了。

  秦花起身出来,冷笑说:“我感觉唐诗已经不像一个特工了。嘿嘿,有这样的特工吗?整天就想着谈情说爱,心里没有抗战,没有理想。民族大义呢?”

  李华没有吭声,也不知说什么好。

  反正他心里就是放不下唐诗。

  秦花见状,也颇为无趣,便说:“我们平津区,以暗杀为主。说说,如何宰了石煌、潘毓、简尚这些大汉奸?我们又如何实现再和狐狸的接头?”

  李华苦恼地说:“杀石煌和潘毓的事,交给我吧。和狐狸的接头,你来负责。我也不认识他,也没有接头暗号。哦,对了,我回特高课一趟,看看有什么价值的情报没有?”

  他说罢,不等秦花同意,便跨步过去,拉开车门,钻进轿车里,驾车而去。秦花想喊,想追,但是,又如被武林高手定住了身形,竟然又喊不出来,也迈不开步子。

  她明白,李华肯定是去找唐诗了。

  唉!

  李华驾车离开梨园别墅,兜了几个圈子,思忖唐诗此时会去哪呢?他不知不觉来到了唐诗的公寓楼下,停下车来,抬头看看,唐诗那间房的窗口没有灯光,便叹了口气,又驱车前往时尚都会歌舞厅。他很久没来这个地方了。

  里面,彩灯煜煜,人潮涌动,酒味烟味混杂。

  此时,舞台上的辛蕾堪堪唱歌结束。

  舞池里,人们翩翩起舞。

  唐诗端着一杯红酒,满脸泪痕的背靠着一根巨柱。

  她回到李华身边,却没想到李华和秦花在一起。

  此时此刻,她是何等的伤心?

  李华在人群中穿梭,寻找唐诗的下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