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105章 106.差点上当xinremenXs.CoM

谍海谍中谍 石剑 6178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华正要说什么,但是,宋词先开口说话。

  可能她看到李华的时候,太激动了。

  但是,当宋词开口说着生硬的中国话时,把营救游击队长郑功的计划说出来时,李华感觉上当了:这个宋词并非真宋词,而是假宋词。好在自己刚才虽然又惊又喜,却没来得及先开口说话,不然,今天,自己就真死定了。

  这个谷田樱子长相如此像宋词,又是冯天祥找来的,那么,这个冯天祥也是三栖特务了,他不仅混进过游击队,而且,也混进过军统,熟悉郑功、宋词、秦花、葛秀等人。

  现在,冯天祥又混进了鬼子的特务机关,厉害!

  看来,现在最难对付的是冯天祥了。

  因为冯天祥掌握着国、红两方的诸多机密。

  秦花、宋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难怪,游击队会有多次被鬼子算计并被打散。

  难怪,郑功队长会身负重伤,这次又被关押在海沽监狱里。难怪,冯天祥会找一个长相极似宋词的姑娘过来监视我。嘿嘿!唉,我也是太紧张宋词了。

  ……

  特务与特务之间的较量,往往都是瞬间决定生死,也蕴涵着深刻的心理战术。岩黑和冯天祥密谋来貌似宋词的谷田樱子,目的就是想在瞬间给李华致命一击的。

  谷田樱子说了一番话之后,眼睛盯着李华的眼睛,盯着李华的脸庞,认真观察李华的神情变化。她心想:我刚才的台词背的那么好,不会被识破吧?

  她可能太焦急立功了,没想到瞬间就被李华识破了。

  她更没想到,她的台词背的越流利,就越容易露出马脚。

  于是,谷田樱子又含笑问:“狗蛋,怎么样?你有什么更好的计划?”李华急忙镇定下来,也含笑说:“樱子,我也懂些中国话,但不是中国通。你说的话,我有些能听懂,有些听不懂。”

  谷田樱子心头有些失望,但是,却探手而来,双手搂着李华的虎腰,深情款款地说:“不对啊!狗蛋,你刚才看到我时是又惊又喜的,怎么忽然间又像是一个陌生人?”

  李华淡定地用日语说:“我一见到你,又惊又喜,那是因为我看到你漂亮。真是眼前一亮啊!世上竟有此佳人!”

  他说这话时,脑海里极速回忆一些事情。

  他忽然想到那天去亲善医院接应秦花的时候……

  秦花惊喜地说:“狗蛋,你真来了?真好!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李华低沉地说:“叛徒呢?”秦花叹息说:“跳窗逃跑了。唉!”李华只得低沉地说:“那还等什么?快跑啊!”冷不防,叛徒冯天祥就在窗口外,偷听到了秦花和李华的对话,这也给李华留下了隐患。

  因为在此之前的那场突袭秦花的战斗中,冯天祥是听过李华的声音的,但是,后来,冯天祥加入了鬼子的特高课之后,每次试探李华时,李华都是哑声说话的,一直没试探出李华的真实声音。

  现在,冯天祥又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

  更重要的是,冯天祥听到了李华的外号:狗蛋。

  故此,他向岩黑献计,要用美人计试探李华。

  ……

  这说明,当时叛徒并没有逃离现场,而潜藏在一个什么地方,嗯,有可能跳窗口而出的时候,就潜藏在窗口外。

  所以,冯天祥找来这个长相极似宋词的美女,张口就能称呼自己的小名“狗蛋”。幸好,自己在见到这个假宋词的时候,只是又惊又喜,他多时潜伏于敌特内部的谨慎,让自己来不及太快说话,就先让眼前的这位姑娘抢先说出话来了。

  而且,他再认真仔细打量眼前的姑娘时,也发现谷田樱子比宋词略矮了些,脸蛋虽然漂亮,但是,也不如真宋词那么饱满,其丹凤眼也不如宋词的眼睛那般大,那般明亮有神。

  而且,这个假宋词还穿着极高的高跟鞋。

  如果她不穿高跟鞋,可能只能齐真宋词脖子那么高吧。

  小鬼子这次了挖出内鬼,真舍得下血本。

  估计在津门,除了由岛大里,这个假宋词是鬼子特高课能找到的最漂亮的女特务了。

  唉,可能是我太紧张宋词和唐诗了。

  就差那么丁点,我与死神擦肩而过啊!

  好险!

  小鬼子真恶毒!

  冯天祥这个叛徒,比小鬼子更可恶!

  ……

  李华心里卜卜乱跳,但是,表面淡定。

  毕竟,他现在也是三栖特工,见多识广了。

  谷田樱子听得李华称赞她漂亮,激动地说:“真的吗?狗蛋,今晚带我去哪里吃晚饭?”李华淡淡地用日语反问:“美女,你称呼我什么?我听不懂。哦,对了,你出去给我的侦辑队员检查身体吧。”

  谷田樱子仍不死心,继续使用汉语,说:“狗蛋啊!你装什么装?在我面前还装?呵呵!”她说完,又笑了,笑的很灿烂。乍眼一看,真是像极了宋词。

  可李华心里却在发怵,似乎她的笑声特别的刺耳。

  他急急运气三转,镇定地说:“狗蛋?你说我叫狗蛋?什么意思?我是川田古浚啊!好了,好了,你先出去给队员检查身体吧。今晚,我有行动,到时候,你可以一起来。现在,我要出去一会,午饭前,你得把体检报告给我。”

  他说完,板起脸,严肃了许多,冷峻了许多。

  这让谷田樱子有些懞。

  李华分开谷田樱子,拉开房门,走下楼梯,驾车而去。谷田樱子一愣,待反应过来,已经追不上李华了。

  她只沮丧地走进岩黑的办公室,向岩黑和冯天祥报告刚才在“川田古浚”办公室的情况。

  岩黑还没说话,冯天祥便着急地问谷田樱子:“你是说川田古浚刚看到你的时候,神情很惊喜,很像是遇到故人?”

  谷田樱子很肯定的说:“嗯!”

  她又用力的点了点头。

  冯天祥感慨地说:“那就对了,我在医院里听的狗蛋,肯定就是他。这个人,曾经和宋词接过头,当时我也在济民药铺里,只是当时作为警戒人员,我没看清楚他的长相,但是,我有听到宋词在称呼这个人狗蛋。”

  岩黑阴沉地说:“樱子,无论川田古浚如何对你,你都要跟紧他。我现在给他点权,目的就是套牢他,让他麻痹起来。在你的背后,我撒了很多钉子,既是保护你,也是盯着你和他。我的目标不仅是要挖出潜伏在我们特高课的内鬼,而且,要打掉令人不齿的由岛大里这个妖孽。接下来,樱子,你肯定还要与由岛大里交锋,她是一个醋坛子,也是一个阴暗的刽子手,你要时刻提防着由岛大里。”

  谷田樱子有些迷茫地说:“我虽然参加了这期特训,但是,我毕竟刚刚参加工作,我不知道我的表演和伪装是否能懞住川田古浚,请课长允许我犯错。”

  岩黑没有吭声,眼神阴森地盯着谷田樱子。

  谷田樱子顿时心里直打鼓。

  她垂下了头,心里越来越紧张了。

  岩黑盯了谷田樱子一会,这才说话:“樱子,这次特训,你的表现和得分是最差的。优秀的,都被派往各地潜伏去了。如果你连川田古浚这一关都过不了。我可救不了你。你只能去芙蓉楼那样的地方,服侍我们的帝国军人了。”

  谷田樱子吓得冷汗直冒,双腿发软,急急伸手扶墙。

  她差点坐倒在地上。

  如果真按岩黑所说的那样,她届时当真是生不如死,还不如喂狗算了。

  冯天祥生怕功劳完全被谷田樱子抢去,又着急地说:“那我现在去去济民药店,看看那里还没有不知情的人进去联络或是接头。”

  岩黑阴险地点了点头,又抓起电话,叫来几个武士:村鞯凌夫、谷夫寿子、田园山申,吩咐他们保护好冯天祥。

  这几个人,是岩黑刚从剑道馆借调过来使用的,就连李华也没见过他们。由他们乔装出来,可以不引起李华的注意。

  出了这档子事,李华自己倒不怎么紧张。

  但是,他担心宋词啊!

  宋词几天前曾跟他说过,现在又恢复了济民药铺这个联系点。李华驾车出去后,通过倒车镜、后视镜,没发现可疑之人跟踪,便驱车进入英租界,停车于路边,走进电话亭,给在英租界的济民药铺打电话,只说了两个字:“快撤!”便挂上电话了。

  然后,他又驾车回来,直奔竹机关,找由岛大里,把岩黑给他找来一个大美人相伴之事,向由岛大里作了汇报。

  由岛大里醋意大发,当下质问:“你们睡了没有?”

  李华含笑说:“刚见面,手都没牵过。”

  由岛大里气呼呼地怒骂:“你真不是东西!吃着碗里的,又看着锅里的。岩黑更渣!他根本就不是人类。”

  李华给她暴骂一顿,心里真是不爽。

  但是,他现在必须找她当依靠。

  反正,由岛大里要骂就让她骂吧,也不是第一次挨她的骂了。自从穿越以来,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次挨她的骂,挨她的打耳光了。

  由岛大里骂了一会,出了口恶气了,心里舒服些了,见李华不说话,便又来气了,扬手指着李华的鼻子问:“你怎么不说话?你来坐的?你干嘛不回你自己的办公室去坐?”

  真是为难!

  真是难受!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李华心里窝着火,真想狠揍由岛大里一顿,然后把她给毙了。但是,他想想自己的任务,又迅速冷静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