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50章 50.时尚都会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327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但是,那老郎中和山民听说李华、唐诗等、周静、李辉、潘桂、郭显等人是在南苑血战中活下来的学生军训团的成员,都拒绝收费,都很热情地招呼他们,端茶盛水,做饭端菜,服侍李华等人吃晚饭,还拎热水过来给他们沐浴更衣。

  山民铁头二十六岁,个子壮实,双亲早逝,孤身一人,要求参加李华的小分队,随他南下找队伍。李华想想也好,像铁头这样的壮实汉子,最好多几个加入他的队伍里。但是,自己现在也没办法拉队伍,得尽快赶路,得找到可以直通戴老板的人,谈谈八一三会战这件大事。

  所以,李华答应了铁头的要求。

  鉴于郭显伤重,李华决定把郭显留在老乡家里疗养,他自己和铁头、唐诗、李辉几个人先行南下。因为很快就是八一三了。得想法阻止这场大血战。如此一来,潘桂就不想走了,他说他乔装回北平城,找他父亲去。他提出,众人最好随他回北平城,他家有钱,能安置各位同学。李辉心动了,又劝说唐诗一起随潘桂回北平城。

  唐诗摇了摇头,动情地说道:“虽然狗蛋病得不轻,但是,他砍柴卖钱来供我念大学,我忘不了这份恩德,我陪他南下吧。也许,经过我们村的时候,在我们村里停下来的时候,狗蛋的病就好了呢?”周静舍不得和李华分开,也说道:“我跟着狗蛋走吧,我看着他打鬼子也好,心里莫名的舒服。鬼子欺负我,我得报仇雪恨。而且,我的家在苏州,我也可以顺便回家啊!”两个大美女都说要跟着李华走。

  万般无奈,钟情于唐诗的李辉可舍不得和唐诗分开,便说道:“那行吧,月亮走,我也走。唐诗到哪,我到哪。”他还真是痴情。潘桂落寞地说道:“那行吧,我回家后,会和父亲商量,然后带人来接郭显。”他可舍不得丢下那份富贵。不管他承诺如何,能否兑现承诺?

  李华也没权阻拦他的选择。

  于是,众人挥手道别,各走各的道。

  山民们送了一辆驴车给众人。

  铁头赶车,正好。

  夜风送爽,星月相伴。

  唐诗和周静相依相靠坐着。

  李华把钢刀给了铁头,纳头躺在驴车上就睡。

  李辉安静地望着唐诗美丽的侧颜,慢慢的合目,侧倒在驴车的草铺上。

  清晨,他们到了天津。我军驻天津的一个师已经和小鬼子开战了,开始抢夺火车站,并包围东局子的鬼子军用机场。轰轰轰!突突突!砰砰砰!炮火连天,枪炮齐鸣。

  唐诗苦劝李华先回河间,但是,李华岂能为之所动?

  他就是要到天津,寻找戴老板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郑松。这个时候,郑松刚刚担任戴老板属下特务华北区区长,李华一定要找到他,以劝说他向蒋老板建议,必须提前调整战争策略,就可以提前打跑小鬼子。

  最好能提前三五年就能打跑小鬼子。

  津门繁华,其地位此时丝毫不逊于上海,也属于民国时代天津的鼎盛时期,它此时是民国第二大商业城市和北方最大的金融商贸中心。民国三十六年,天津的贸易额已经占全国贸易额的三分之一。其海运、航运,在全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真是南有上海,北有天津!

  在当时,许多达贵都是经常跑到天津去逍遥的。

  就这样,李华带着唐诗、李辉、铁头、周静来到天津,凭着对历史知识的了解,找到了时任戴老板的平津区区长郑松,也就是黄天木,陈述了对战争的认知和理由,他也因此被黄天木看中。唐诗、李辉、铁头、周静被送往特务特训班,之后,周静和伤好的郭显培训结束,被送到了北平的潘桂身边,也潜伏在潘桂父亲潘毓的身边。现在,潘毓来到津门任职,并出任伪市长,周静和郭显也随潘桂而来,并在伪公署工作,均任秘书。

  ……

  李华浮想往事,感慨万千。但是,也怕潘桂认出自己,所以,他躲着不敢出来。

  不过,他现在听到了潘毓无耻的说话:

  他说他的汉奸,当的很有“立场”,将当时在南苑血战的守军的作战计划交给日军,是为了中、日两国的利益,指点日军进攻南苑时集中攻击缺乏训练的学兵团驻地,也是为了中、日两国的利益,他所谓的卖国,乃为了爱国是也。

  李华跃身而起,握紧拳头,低声骂道:“狗汉奸,由于你的出卖,我军两位将将军以身殉国,其中两团弟兄在团河全部牺牲,上千名学生兵们惨死在日寇的刺刀之下。”

  他真想跑过去,一拳锤扁潘毓。

  但是,他忍住了,忍得很辛苦,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

  他心想:还要继续赶潘毓下台,这个狗汉奸,比高凌更可怕,更可恨,更无耻。今晚,我就去找花姐,通报潘毓的无耻行径。唉,我了解这段历史,其实,我之前应该提醒花姐,不能赶高凌下台,现在,换了一个伪市长,还更麻烦。唉,就算我提前提醒花姐,也是没用的。我多次向戴老板提出建议,并请他向蒋老板建议,但是,他们不是说我胡言乱语,就说我疯了。

  穿越过来之后,我原想着改变历史,改变历史进程,但是,现在看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只有和小鬼子拼,拼到底!

  现在,他也不敢打电话,因为他的电话被酒井久香安装了窃听器。

  他也不敢随便去哪里?因为腾田净良的案子没有结,李华还是有嫌疑的。

  只有等下班,等傍晚,去野崎古玩店。

  嗯,对!去野崎古玩店,再佯醉一场,然后乔装去时尚都会。

  傍晚,李华按照计划行事,先到野崎古玩店,把野崎灌醉,等到店员关门的时候,他乔装外出,躲躲闪闪,东张西望的走了一段路,又乘黄包车来到了法租界的时尚都会,悄然来到后台秦花的化妆间,关好房门,把潘毓的情况向秦花作了报告。秦花说,“这个,要向上级报告。打击汉奸,也不是乱打击的,有些重要事项,得向上级请示。”

  李华黯然离开了化妆台。

  他来到舞厅里,东张西望,但是,忽然有个人拽住了他的衣袖。

  李华侧头一看,竟然是唐诗,不由又惊又喜,急忙随她来到后院,钻进她的轿车里。

  两人这才敢说话。

  李华激动地说道:“诗诗,你现在住在哪里?我好想你。”

  唐诗也激动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戴老板的家规,抗战时期,本系统的男女同事不能恋爱,不能结婚。我们只能远远相望,静静地等候抗战胜利。”

  李华难过的说:“可你,唉……”

  唐诗知道他想说什么,也难过地说道:“不错,我和小白脸分手了。现在,时代变了,男女平等,婚姻自主,再也不是以前那种嫁夫从夫,嫁狗从狗的时代了。不过,小白脸仍然是咱们的好同志,好战友。他打鬼子,蛮有办法的。他的私人武装,也很厉害。”

  李华看到唐诗仍然赞美她的前夫,心里真是很不爽,伤感地说:“唉,诗诗,别说了。我来此乱世,只有你和宋词两位亲人。可现在,我都找不到你们。”

  唐诗黯然神伤地说道:“可这是组织上的规定,单线联系原则,你不懂吗?狗蛋,我也想你,正是因为我心里放不下你,所以,我才和小白脸分手的。好了,你下车吧,这样很危险。以后,我每晚都会来找你。你有空就来。”

  李华真想抱抱她,但是,又不敢,噙着泪水,点了点头,推门下车,复入时尚都会,给了李辉三百元,向他要了一杯红酒,装模作样的穿梭于人群中。

  现在,他只要给李辉三百元,李辉就不会骂他了。

  他在一根巨柱前,看到了宋词。

  宋词东张西望,低声说道:“我看到唐诗了,你们俩刚才出去了。”她语气盈满了对李华的不满,空气中弥漫着醋味。李华坦诚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她和小白脸分手了,唉,难为她了。”宋词这才气顺了些,感慨地说道:“她不容易。哦,不提她了,我和她是两个阵营的人。只要打鬼子,我们的劲就往一处使。但是,平素,道不同,不相为谋。你现在有没有枪枝弹药?我们游击队又扩建了,新来了许多队员,正配合老蒋的部队,支持徐州会战呐!”

  李华点了点头,低声说道:“你明晚到大华饭店去取。今天,诗诗的前夫过来帮忙,拿到了安青帮的一批枪枝弹药。”

  宋词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而去。

  李华顿时怅然若失。

  他和两大美人,也没说上几句话。

  唉。

  他东张西望,放下酒杯,穿梭于人群中,离开了时尚都会。

  回到了野崎古玩店,然后,又倒在野崎的脚下,佯装醉酒,席地而睡。

  半夜里,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来。

  “咚咚咚……”

  南木云子、酒井久香、由岛大里、芥川龙夫、木井浩二、谷夫凡子、井田深水带队而来,没见有人开门,便用火焰器,割裂店门,破门而入,摁亮电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