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88章 89.美女行刺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688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由岛大里拿到口供,喝令井田深水带队押三野友田到陆军医院治疗,她自己则是回特高课的电讯室,让电讯员把三野友田的口供发给鬼子大本营。

  岩黑来到她的办公室,正要说什么。

  由岛大里说,“大佐阁下,卑职很忙,改天再聊。”然后,她又拿着这纸口供,离开了特高课。岩黑气得七孔生烟,浑身哆嗦,傻楞了甚久,这才离开特高课。芥川龙夫也来到了特高课,就在走廊里呆着,偷听到了由岛大里和岩黑的对话,心里甚是高兴。

  由岛来到附近的鬼子华北军司令部,交给了岩石中将。

  岩石看了口供之后,怒发冲冠,下令处死三野友田。

  “是!”由岛大里躬身应令而去,心里却嘿嘿冷笑。

  她是玩手腕、玩手段、玩心计的女人,不会随便和谁都交心的,她说的话也是半真半假、真真假假的。现在,她得先从三野友田那里捞笔钱,这对于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而让三野友田是死是活的权力,其实也在她手中。

  具体执行时间,也得由她来决定。

  她来鬼子华北军司令部报告这项情况,那是往她脸上贴金,表示她破案很厉害,并非必然或是一定要要向华北军司令部报告。她从华北军司令部出来,驱车到陆军医院看望了三野友田,给予三野友田一线生机,一线希望。

  她又吩咐井田深水,将三野友田转入最好的病房治疗。

  因为最好的病房,是一个大套间,可以安排人员服务,有电话机。如此,三野友田对由岛大里甚是感激,并打电话给三野公馆,让人拿钱送到由岛大里的公寓去了。

  他希望能得到由岛大里进一步的关照,争取从宽处理,至少保证他的生命安全。

  如此,由岛大里当晚就收到了三野公馆派人送来的一百条大黄鱼、一百条小黄鱼、十万元军票、十万元法币。

  堪堪此时,李华打来电话,向由岛大里报到。

  这是昨夜约好的。

  他每天给由岛大里打一个电话报到,以便由岛大里能找到他,随时给他布置任务。

  由岛大里收到了三野公馆的钱,便翻脸了,让“川田古浚”想法把三野友田处死,并给“川田古浚”提供了三野友田的病房号、警卫力量、火力部署。

  李华自然不敢拒绝,接受到了由岛大里的命令,便驱车来到了蓝山咖啡馆,瞟了正在给客人点菜的庞萌萌一眼,就转身走入了西式雅间。

  他深知自己个子高之事,已经受到了由岛大里的怀疑。

  所以,他亲自到鬼子陆军医院行刺三野友田,一旦没打死在场的所有鬼子,此后给人认出来,他就在特高课潜伏不下去了。虽然他现在特高课仍然受到冷遇,但是,毕竟还可以继续潜伏下去,还有一个鬼子的身份,可以让他在津门九个租界来来回回。

  一旦他没了这个身份,那么,他想进入日租界都很难。

  庞萌萌看到李华来了,不由心头一阵狂喜。她给客人点餐之后,将手头上的单转给了服务员,她自己则是进入西式雅间,反手关上房门,挨着李华坐下。

  李华低声说,“你知道三野公馆吧?那是鬼子的特务机构。我把三野公馆的馆主三野友田弄进去了,抓到特高课打了一顿,现在又送到陆军医院301病房治疗。你找个高手,把他宰了。这个鬼子特务,潜伏津门十几年,坏事干尽,拉拢了不少汉奸,窃取我军诸多情报,死有余辜。”庞萌萌惊喜地说,“太好了。我哥想杀三野友田,已经很久了。这个小鬼子,太坏了。好的,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李华点了点头,随即起身,离开了蓝山咖啡馆,回归梨园别墅,照顾秦花的起居饮食,并继续学习接收电文和发电文、监听电文技术,同时也向秦花报告了三野友田的事。

  秦花听了李华关于行刺三野友田的事,感慨地说,“唉,我也很早怀疑庞萌萌的真实身份了。现在看来,她和其兄,可能是中统的人。”

  李华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开始有了点城府。他听了秦花的分析,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津门的初夏如南方的初春一样,是一个充满激情和希望的季节,发芽的树木,盛开的鲜花,滨海的凉风,勾画出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凌晨三点,庞萌萌独自行动,她乔扮成鬼子陆军医院的护士,穿着白大褂,戴着护士帽,戴着口罩,推着医护车,来到三野友田的病房,佯装给三野友田检查伤情,却忽然拿起手术刀,对着三野友田的脖子一划。

  嗤!

  三野友田喉管即断。

  他顿时张大嘴巴,双手捂着脖子,浑身抽搐,拼命挣扎。

  他想喊,却发不出声响。

  庞萌萌抓起被子,为三野友田蒙上被子,推着医护车而去。

  病房里也有两名看守,但是,凌晨三点,是这两名看守晕晕欲睡的时候。

  刚才,他们看到来的又是一名护士,所以,也没太在意。

  直到庞萌萌推着医护车走远,两名看守被三野友田双脚乱蹬床铺而惊醒,过来掀开被子一看,发现三野友田被人割喉了,浑身是血,满床是血。

  两名看守蓦感上当,这才大呼小叫。

  井田深水带队跑来,但是,庞萌萌已经不去向了。

  于是,井田深水紧急抓起电话,致电由岛大里的公寓。

  由岛大里睡眼惺松,迷迷糊糊地说,“三野之死,本就是华北军司令部下的命令,死就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把尸体搬到停尸房去吧,我明天上班再处理这件事。”

  她说罢,挂上电话,继续在她的梦乡里甜美。

  翌日一早,她醒来洗漱,然后到福岛饭店吃过早餐,这才驱车前往陆军医院,装模作样的察看现场,看望三野友田的尸体,下令抓捕凶手,又让井田深水去慰问三野友田的家眷,把表面功夫做足,这才回归特高课办公。

  她心想:川田师兄还是得力的,虽然他是一个嫌疑人。但是,他现在其实是我唯一的亲信,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就这么一点好。没办法,我只能暂时的用着他。

  虽然他个子高,身份成嫌疑,但是我不让他到特高课办公就是了。只要他不到特高课,他就无法窃取我这边的情报。嗯,就这样。现在,该是和岩黑争夺石煌兵变的时候了。这可是最大的功劳。办好这件事,说不定我能破格提拔成为大佐,并且兼并竹机关。

  嘿嘿!

  嘻嘻!

  她心想至此,吩咐卫兵叫来井田深水,便装陪她驱车前往河北,拜访石煌,争取石煌率部加入皇军的队伍,成为皇协军。

  法租界梨园别墅。

  刚刚学会收发电文的李华,也在紧张的给戴老板发报,请求戴老板请示蒋老板,千万别在花园口决堤,避免人为造制灾端,让百姓受灾,并建议在鬼子南下武汉的沿途设伏,在长江一带设置水雷,打击鬼子的军舰。

  同时,他把石煌与小鬼子勾结,拟将成为皇协军的情报也传递出去。

  但是,电文发出去之后,久久没有收到复电。

  李华心里甚是苦闷,接二连三的建议,最终都是无疾而终。唉,看来,还是要把官当大,才有机会直接向蒋老板建言献策。虽然自己是红党的人,但是,现在还不是国红相争的时候,而是打小鬼子的时候,只有把小鬼子打跑了,那么,再想下一步策略。

  他独自在客厅里品茶,烟是抽了一根又一根。

  此时,庞萌萌来了。

  她今天的衣服应该是从美租界买来的,牛仔外套内搭条纹打底衫,配上牛仔裤,穿上白球鞋,青春显嫩,特别清新。她这身惊艳的打扮,让李华呆呆地望着她好久,兀是回不过神来。

  庞萌萌艳丽一笑,坐到了他身旁,低声笑问,“我昨夜帮你杀了三野友田,你打算怎么奖赏我?”李华脸一红,回过神来,讪讪地说,“这个月的分红,全送给你吧。”庞萌萌咯咯而笑,又说,“我不要钱,除了钱,你还能奖赏我什么?”

  李华不擅长应付女孩子,又讪讪地说,“我送你一把狗蛋牌机关枪。”

  “呵呵!”庞萌萌看出了李华的窘态,又咯咯而笑,不再打趣李华了。

  听到庞萌萌的笑声,秦花心里不太舒服的出来。

  庞萌萌急忙起身去搀扶秦花,并且,敏锐地感觉到了秦花对自己态度的变化。

  但是,庞萌萌心不惧怕秦花,心道:你吃醋就吃醋呗,难道我还怕了。卸了妆,我比你漂亮。狗蛋最终是我的,对于感情,我谁也不让。

  女人敏感。

  秦花也瞬间感觉到了庞萌萌的神情变化。

  但是,她也没吭声。

  庞萌萌扶着秦花,坐到沙发上。

  李华给她们俩倒茶,又说,“花姐,萌萌好棒,已经处死了三野友田。”

  秦花不得不侧头称赞庞萌萌,“萌萌,你真了不起!其实,我们早就想杀三野了,但是,因为三野公馆守备森严,无法刺杀这个狡猾的老狐狸。现在,你杀了他,真是为民除害。”

  她称赞庞萌萌,但是,也表示现在行刺三野友田不是什么难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