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39章 39.脚踏两船

谍海谍中谍 石剑 5248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大量的战俘和民工趁机逃跑。

  部分战俘勇猛的和鬼子搏击,抢夺枪械,和鬼子血战。

  鬼子纷纷亮起火把,按亮能亮的电灯,并机枪扫射战俘。

  南木云子、芥川龙夫接到报案电话,均是闻讯大惊,急忙带队跑到海沽监狱来查看现场,听取汇报,知道有人作内应,有人鼓动战俘作乱,而戴老板的人和红党的游击队联合作战,以里应外合的方式,攻进了监狱里。

  有人在混乱中炸毁了伪钞厂。

  很显然,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炸毁伪钞厂的事件。

  但是,因为逃跑了很多民工和战俘,尤其是天龙、地虎、中豹、小狮子潜伏的那个民工营里面的民工或跑或死,鬼子无法知道到底是谁作为内应。

  而“川田古浚”当时正在宪兵司令部的地牢里被南木云子拷打,现在还被送往了医院救治。此事与“川田古浚”无关,也就是与由岛无关。南木云子回到特高课,坐在芥川龙夫的办公室里,两人相对无言。稍后,酒井久香进来报告:“由岛去了医院看望川田古浚。”

  南木云子心情不佳地向酒井久香挥挥手。

  酒井久香无趣地退出了芥川龙夫的办公室。

  芥川龙夫想起由岛是自己未来的弟媳,便对南木云子说道:“南木课长,我们也去医院看望川田古浚吧?事实证明,他是无辜的。由岛大尉也是无辜的。”以芥川龙夫残暴的性格,尚且为由岛和“川田古浚”求情,此事真是蹊跷。

  南木云子哪知道由岛大里脚踏两船之事?由岛大里为了权力,为了复任特高课长,一方面和李华亲热,一方面又吊芥川野夫的胃口,争取芥川龙夫的支持。

  不过,南木云子看到李华浑身是伤,心里也已经后悔,李华毕竟是她现在的枕边人,李华受伤住院,她也没了夜晚的快乐。于是,她点了点头,便和芥川龙夫一起,驱车前往医院看望李华。她站在李华床沿前说:“川田君,对不起!斧头帮总舵被清空,帮主陆安山下落不明之事,错怪你了。”她说罢,还向李华欠欠身。

  李华躺在病榻上,头部包着白纱布,浑身也是包着白纱布,他知道南木云子是冷血的,就算自己是她的丈夫,一旦她怀疑自己时,自己也会被抓被拷打,甚至可能会被她枪毙。

  何况,自己并非是南木云子的丈夫,只是她的枕边人,只是临时给她快乐的。自己就像是悦人院的那些女人,是用来卖的。他曾经铁汉柔情,曾对南木云子有些怜悯,现在,他对南木云子没了丁点感情,心里只有对她无限的痛恨。

  他佯装艰难地说:“没关系。特务机构就是怀疑一切。能为帝国受伤,我虽死犹荣。现在,我也可以躺在医院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芥川龙夫侧身看看由岛,又望望李华,“感动”地说:“川田君真是帝国的好军人,为帝国圣战,无怨无悔,任劳任怨。”

  由岛也赶紧“欣慰”地说:“为帝国圣战,我们受点误会,挨点打,不算什么,无数军人在沙场上还流血玉碎。那才是我们真正敬仰的人。”

  话是如此,她心里恨死了南木云子。

  酒井久香没有吭声,心里嘿嘿冷笑。南木云子也没再吭声,芥川龙夫、由岛大里、“川田古浚”的话,在她听来,尤其刺耳。但是,她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川田古浚”和由岛大里是内鬼,是造成军舰上的伪钞厂被炸毁的罪人。她和芥川龙夫、由岛大里、酒井久香离开了李华的病房,离开了鬼子的陆军医院。

  一场春雨,淅淅沥沥,大地笼罩在湿润的雾气里。

  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里。

  秦花乔扮成男子,粘着胡子,身穿长袍,戴着沿帽,戴着墨镜,拎着一个空空的皮包,前来看望陈洋和唐诗,也看望霍应扬。她先到后院,劝说霍应扬参加抗战队伍,打鬼子。

  霍应扬唯唯诺诺,心情复杂。

  他现在一天只得到两个馒头,仍然是饿的有气无力,饿的头晕眼花,而且,他浑身终日被捆绑,手麻脚麻。

  以秦花的精明,自然知道霍应扬是在应付自己,便说道:“霍先生,你再认真思考,好好想想。等你想通了,咱们再谈。”她说罢,回屋里去,向陈洋和唐诗通报了李华的情况。

  然后,她又忧心仲仲地说:“根据我们在鬼子陆军医院的内线探报,狗蛋因军舰伪钞机被炸、斧头帮总舵忽然搬空一事,遭到了南木云子的怀疑,并遭到了南木云子的严刑拷打。现在,他受伤颇重,躺在鬼子的陆军医院里。”

  唐诗难过地说:“那我们去看看他。狗蛋是一个大英雄。”

  她现在是陈洋的妻子,说的颇为委宛。

  她怕陈洋吃醋并且心情不佳。

  她成为陈夫人之后,较为理智了些,较为成熟了些。

  但是,她心里又无限的牵挂着李华。

  秦花侧头望向陈洋。

  她的意思很明白:唐诗心里装着“狗蛋”,得征求陈洋的意见。

  在她看来,女人成亲之后,男人才是一家之主。

  陈洋大度笑道:“这个时候去看狗蛋,等于给他一条死路。鬼子在陆军医院,必定有埋伏。他们既然严刑拷打了狗蛋,自然对狗蛋有怀疑,自然会设伏。鬼子肯定是这么想的,狗蛋是否与斧头帮有关?那晚又那么巧,酒井久香被人追杀,偏偏那个时候,我和唐诗、宋词就登上鬼子的军舰,炸了伪钞厂。以南木云子这个鬼子的王牌特务的身份,她的心思不简单。她肯定会有所考虑,会有所设伏。”

  秦花点了点头。

  唐诗心忧如焚地说:“那咋办?狗蛋,唉!”

  她又埋怨陈洋,怒道:“我都嫁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你还把狗蛋当情敌吗?哼!真不是东西!丁点良心都没有。”

  陈洋笑道:“咱们现在生活在鬼子的眼皮底下,做任何事情,都得有策略,有谋略,不能蛮干。得闹点事情出来,调动鬼子,然后寻找机会,潜入鬼子的陆军医院,看望狗蛋。如此,方能天衣无缝。这次,咱们打击鬼子的伪钞计划,不是拍了很多照片吗?得把此事捅出去,以此振奋民心,提振我军民士气。所以,我带小狮子回上海,通过上海的媒体来刊载咱们这次打击鬼子伪钞计划的事情。小鬼子在上海,对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媒体很无奈,天龙和地虎、中豹留在津门,留在这梨园别墅里,保护唐诗,寻找机会,让他们三人打击鬼子的某方面,你们就可以探望狗蛋了。如何?”

  “呵呵!”

  “太好了!妙计!”

  秦花和唐诗两人浅笑出声,娇俏迷人,拍手叫好。

  于是,他们分头行动。

  但是,女人坐不住,闲不住,唐诗在陈洋和小狮子离开津门之后,便要求天龙、地虎陪她去英租界的济民药店,找宋词,并向宋词通报了李华遭鬼子毒打及受伤住院之事。

  “什么?狗蛋?呜呜呜!他太苦了!太惨了!”宋词花容失色,难过异常,当时就伤心地哭了,顿时落泪如雨。

  唐诗知道表妹爱上了李华,心里甚不是滋味。

  但是,她想起陈洋提到的一个计策。

  她忍住了心中的不满,又说:“表妹,别哭了,狗蛋吉人天相,没事的。打鬼子,哪有不流血牺牲的?咱们得闹点事出来,以便咱们择机去医院看望狗蛋。妹妹,除了你,狗蛋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千万别让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不然,我死不瞑目。”

  宋词掏出手帕,抹拭眼泪,急忙起身,跑一后院里,找来郑功,请求游击队出击,给鬼子制造点麻烦,以便她和唐诗可以潜伏到鬼子的陆军医院看望李华。郑功却严肃地说:“不行。我们得理智地支持徐州会战。其他的事情,如果不是太重要,就得为我们支持徐州会战让路。而且,你们去探望狗蛋一事,可能会适得其反。加深鬼子对狗蛋的怀疑。如果真心保护狗蛋,就得忍住相思之苦,绝不能贸然行事,害了你们,也害了狗蛋。”

  “呜呜呜!”宋词哭着跑开了。

  郑功眼望宋词哭着跑开,心里也很纠结,也很想知道李华的处境。毕竟李华现在的地位太重要了,不仅可以为游击队筹集钱粮和枪枝弹药,还有更重要的情报来源。

  宋词的大学同学,同班同学韩胜,也是李华之前救过的人。

  他说:“我陪你去探望狗蛋,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宋词和唐诗合计合计,决定由天龙几个人闹事,她们姐妹们俩在韩胜的陪同下,去鬼子陆军医院探望李华。陈洋带着小狮子回上海了,天龙、地虎、中豹很无奈的要听唐诗的命令。此时,唐诗这位陈夫人,可是代表陈洋的。

  天龙和中豹是不擅长言辞之人,但是,做事颇为严谨。他们是江湖中人,遇险颇多,较为稳重。但是,唐诗已经固执的要去鬼子陆军医院看望李华,天龙也很无奈。

  怎么来调开鬼子的重兵呢?

  怎么来破坏鬼子在陆军医院的设伏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