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15章 15.佳节戏贼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579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酒井久香并不简单,她是一个很有背景的女人。

  也是未婚。

  她三姐妹都是特工,其中,她大妹子酒井真香是南京特高课课长,并长期与潜伏在上海的76号特工陈洋又多番的生死较量。她的小妹妹酒井乃香,化名歌星胡璇,在上海红玫瑰歌舞厅驻唱,与陈洋也有一段情缘(详见:谍海鸳鸯刀)。

  当然,她也喜欢钱。

  现在是春节,中国人的春节,但是,派到中国来当特工的,都肯定了解我们的民风民俗,这个时候,酒井也在花园街的公寓里,坐收各种礼物礼金。

  她有两名女兵和一名司机服侍她,小日子过的蛮舒服的。李华驾车回到由岛楼下不远的地方停车,静静地观察前往由岛家里的人,也注意到王竹和袁桧两人的车并无开走。

  于是,李华便躺在车里睡觉。

  天幕拉下,王竹和袁桧才从由岛公寓里出来,钻进他们的轿车里,车队随即启动,但是,在不远的地方又停车。他们拎着几只精致的皮箱,进入了酒井的家里。

  李华看到这一幕,估计王竹和袁桧不会太快离开酒井的家,便把奔驰轿车驾回到由岛的楼下,然后步行离开,绕道走了一段路,又跳上叮叮响的电车,乘车一会,又下车,招手叫来黄包车,乘黄包车回到了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里,也不开灯,他凭着自己的夜光眼,回家更衣,系上蒙面巾,驾着一辆普通的别克轿车出来,前往北安道的一幢面积浩大、三层带地下室并有浩大庭院的古典风格的洋楼附近一千米处。

  这一带,除了这幢洋楼门前两只盏灯散发的昏黄的灯光,其他路灯已经因半年前的战争而被打坏了。这个家就是袁桧的家,防范极严,但是,防范再严,这大过年的,袁桧的门徒总要回家吃晚饭,总要换岗,总要嬉闹。这留在袁桧家里站岗放哨的,想着家里的老老少少,就有些无精打采了。

  李华把车停在最阴暗的一株大树下,停车熄火,躲躲闪闪的走着,远远的看看大门前,发现了安青帮的四名门徒,便退了回来。他退回来之后,戴上手套,又跳跃而起,攀围墙而上,再跳到围墙内院子里的一株大树上,侦察一会,发现一些门徒在陪着袁桧的孩子放鞭炮、放烟花,便从树上跳下来,绕道到院子里的大洋楼后门。

  “汪,汪汪!”两条狼狗吠叫着扑来,李华取下腰间的刺刀一甩,一条狼狗纵身扑来,恰好被刺刀甩中脖子,仰天而倒,溅血抽搐,但是,已经发不出声响。

  另一条狼狗扑来。

  李华纵身而起,双脚夹着狼狗的脖子,凌空旋身一拧,咔嚓!那狼狗脖子立断。李华凌空而下,转身从另一条狼狗脖子上取下刺刀,又在狼狗身上抹抹血迹,便把刀柄叼在嘴里,纵身一跃,双手搭在二楼阳台上,翻身而下,进入二楼阳台,又蹑手蹑脚的走进客厅。

  二楼客厅的人,及院内的保镖,听到狼狗吠叫声,已经跑到洋楼旁,均是握着手电筒,查看案情。所以,二楼此时没有人,李华进入袁桧的大卧室,看到了那只大保险柜,便来到梳妆台前,拉开抽屉,拿到保险柜钥匙,蹲身于保险柜前,想想袁桧的生日,便贴耳又伸手转动密码锁,用钥匙打开了保险柜,从中取出八十条大黄鱼,二十万元法币,十筒现大洋,两把德造盒子炮和十只上满子弹的弹匣,又抓过两只大皮包,把钱和枪弹放进两只皮包里,锁上保险柜。津门刚刚打完仗半年,像袁桧这样的人,消息灵通,自然也没把新的收入存入银行里,手头上得留点现金,需要逃跑时,方便携带现金逃跑。此人很贼,却没想着了李华的道。

  此时,袁峰已经带着保镖上楼来查看。

  李华推开窗户,造成行窃者从窗口逃跑的迹像,便抱着两只大皮包,翻身滚入床底下。袁峰带队回到卧室一看,窗门大开,便吼道:“盗贼跑了,快!把院子围起来,盗贼还没逃出院子。”众保镖又跑下楼去。袁桧的发妻打开保险柜一看,发现了钱少了许多,气得七孔生烟,锁上保险柜,跑出卧室,下楼去查看情况。

  李华从床底下翻滚而出,拎包离开卧室,走上楼顶,弯腰躬身,往楼下看看,又直起身子,纵身一跃,逃到了后院的围墙上,再从围墙跳下去,绕道而行,回到他的轿车上,拉开车门,将两只皮包扔进后备箱里,又回来钻进驾驶室,关上车门,打着火,发动引擎,驾车而去。轿车的引擎发动,引发了袁桧家的保镖的注意,众门徒、众保镖握枪跑出来,但是,李华已经驾车绝尘而去,再追也来不及了。于是,袁峰紧急报警。

  不一会,警车呼啸而来,拍照、找指纹、找脚印,然后,警察立案而去。

  李华驾车回家,把钱和枪、弹匣都藏好,然后把车子洗干净,又换了一辆车,驾车出来,来到了英租界克森士道维格多利大楼。这幢楼,也叫小白城。

  因为这是一群白俄经营的餐馆和旅业。

  这里,一楼是宽敞的大厅,也是有名的俄式菜,临街是落地大玻璃,站在二楼环形的餐厅,可以俯视一楼的大厅;三、四楼为豪华公寓,客房多为欧美的客人使用和少数中外交际的花。在此寒冷的冬夜,李华乘电梯来到顶层的露天餐饮花园。

  天气冷,除了李华,也没别的客人。

  他仰头望天,在好好的欣赏静谧的滨海城市之夜。

  鬼子进城之后,实施宵禁。

  此时,大街小巷,已经没啥人行走了。

  稍后,李华下楼,开了一间豪华客房,他又步行而出,从轿车的后备箱,用一只精致的长皮箱,装着绳梯和弩弓、绳子,裤兜里藏着加装消声器的勃朗宁HP35,便躲躲闪闪的来到宪兵队附近。他真是艺高胆大,当然,也是因为他视力极佳,距离一千米远就可以看到鬼子,听力也极佳,距离一千米远,也能听到鬼子的动静。

  他远远看到鬼子,就可以闪避。

  李华来到宪兵司令部大院后面的围墙外,甩上绳梯,攀绳梯而入,在围墙下蹲一会,没发现动静,便快速的走进一幢副楼,从后门进去,这是宪兵队的宿舍。

  此时,夜深更静,里面的鬼子都熟睡了。

  主楼和副楼宿舍里,都是乌灯黑火。

  李华充分发挥自己的夜光视力,悄然的进入宿舍,悄然的拿了十枝步枪和十个子弹袋、十把刺刀、十件军装和白衬衣,悄然的放进皮箱里。然后,他又取了三十颗手雷,也放进皮箱里。他又从鬼子架在衣架上的军衣里搜索一会,把钱、军票全搜走。再取十颗手雷,放进皮箱里,轻轻的合上皮箱盖子,蹑手蹑脚的离去,并带上房门。

  随后,他张目四望,避开鬼子哨兵和巡逻队,又拎着皮箱离去,从后门出,甩绳梯,又攀爬而出,翻墙而出,收了绳梯,放入皮箱里,拎着箱子,握着加装了消声器的勃朗宁HP35,躲躲闪闪的行走,回到小白城,将皮箱放进自己轿车的后备箱里。

  然后,他东张西望,没发现一千米内有可疑人物,便钻进轿车里更衣。他打扮时髦之后,便皮鞋锃亮的进入小白城,给了门童两元,给了里面的服务员和保镖各五元,算是封嘴费吧。接着,他就上楼回房、沐浴更衣睡觉。

  翌日一早,李华驾车回到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里,把枪枝弹药都藏好,又乔装步行一段路,再乘黄包车来到了由岛的公寓楼下,钻进那辆奔驰轿车里睡觉。

  鬼子宪兵队发现枪枝弹药不见了,衣服也不见了十套。这已经是第二次出现这样的现象了。宪兵司令芥川龙夫勃然大怒,下令宪兵队出动,全城大搜捕。但是,这样的全城大搜捕有屁用呀?一个城市,九个租界,哪能那么容易搜查?

  芥川龙夫还亲自跑到酒井的公寓里,怒骂了酒井一顿。

  大过年的,酒井遭此怒骂,心里真不舒服,但是,芥川龙夫军衔比她高,她也无法吭声,无法辩解,只好忍气吞声。芥川龙夫走了之后,酒井给由岛打电话,气呼呼地问“川田古浚”在哪?由岛说:“报告少佐阁下,川田师兄在我家啊!他一个司机,当然得听主人吩咐了。”酒井怒气冲冲的说:“那你和他一起过来,回特高课上班,出大事了,咱们得开个会,研究案情。”

  由岛放下电话,跑到窗口前,往楼下看看,发现自己的那辆奔驰车启动着,她乐坏了。

  她飞快下楼,拉开车门,钻进轿车里,说道:“师兄,走,出大事了。酒井肯定被芥川骂过了,就像我上次挨芥川的骂一样。走,回特高课上班去。”只要酒井出事,由岛心里就高兴,她高兴起来,也不问李华什么,也不想怀疑李华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