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25章 25.夺妻之恨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956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华也跑进秦花的轿车里,在车上更换衣服,用准备好的湿毛巾,抹拭手臂和脸上、头发的血迹,又愕然地问:“花姐,刚才我看到诗诗来接应我,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是谁?看身形,好像是陈洋。”

  秦花笑道:“嗯!他把诗诗也带走了。他们俩回上海结婚了,这是戴老板特批的。这样,也可以让唐诗更好的监督陈洋这颗钉子。若没有婚姻这根绳,我们系统的纪律也无法套牢陈洋,他太放荡了。但是,他又是一颗出色的棋子。过河卒,有时候比车的都厉害。这些天,他把南木云子哄得可开心了。上次,获悉鬼子便衣队在王竹家里附近设伏的情报,便是陈洋送来的。不然,隋峻山的行动队和抗战杀奸团,就完了。”

  “什么?老子宰了那个小白脸。”李华反问一句,又吼叫起来,甚是气愤,甚是难过。秦花后面的话,他已经没听进去,也不知道秦花在说什么了。他心里全是“夺妻之恨”,他没想到自己一个现代人,竟然不如一个民国人,连心上人都被人家夺走了。

  他气啊!恨啊!恨不得此时放声大哭一场。

  秦花劝道:“狗蛋,别冲动,人家军衔比你高,比你有钱。而且,那是唐诗自愿的。那小子,油嘴滑舌,就十来天功夫,哄得唐诗可开心了。你想想,连南木云子都被那小子哄倒了,又何况初出茅庐的唐诗?再者,人家确实帅气,还有青帮这层背景,更有季云雾这个青帮大佬作靠山。钱多的去。我见过有钱的,但是,没见过这么有钱的帅哥。唐诗跟着他,蛮幸福的。整天生活在钱堆里,多好啊!”

  李华心头气苦,却不敢再吭声了。秦花给李华的理由:唐诗是自愿的,陈洋帅气多金而且军衔高。现在,唐诗和陈洋走了,李华的胸口,忽然揪心的疼,针刺的疼。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心是血淋淋的。

  但是,他胸口再疼,心里再闷,也无法吭声了。

  现在,人家陈洋和唐诗已经走远了。

  然后,李华乘车到芥川龙夫家附近,又跑步而来,堪堪此时,南木云子、酒井、由岛也驱车赶到了,发现李华也在,她们三人心存的丁点疑虑,随即烟消云散。

  随后,他们又一起驱车前往王竹家,发现了被扔弃的弩弓,难道又是妙手空空劫财?劫财不成,就杀了王竹?但是,王竹家里并无失窃财物,倒是芥川龙夫家里的财物损失惨重。幸好,芥川龙夫负伤住院,否则,南木云子、由岛大里、酒井久香又要挨芥川龙夫一顿臭骂了。不过,一个宪兵司令被人整的不生不死的,这也让小鬼子太没面子了。

  实际上,这件案子性质已经十分严重!土肥也打电话来过问,若不是因为南木云子这朵帝国之花当特高课长,可能也会被撤职,被查办。那个王竹,会不会是陈洋所杀?

  南木云子、酒井久香、由岛大里三名女特务都对陈洋产生了怀疑,恰好陈洋今晚没去南木云子那里,恰好,现在陈洋又不见了。算来算去,除了传说中的神偷妙手空空,也就是陈洋嫌疑最大了。

  不过,秦花这边,是有行动方案的,整个行动方案也是陈洋提供的。而且,行动方案之中还有善后方案的。陈洋现在,就是想以花出名。青帮大佬季云雾和小鬼子来往甚密,陈洋就是想以自己的“花”来打入鬼子的机关。

  清晨,秦花进入公用电话亭,把王竹被杀的消息捅了出去。许多记者跑到王竹家里拍照和采访。当晚,许多媒体成为晚报,报道了王竹之死,轰动一时。津民欢腾,又恰逢元宵节,老百姓便可劲的放鞭炮庆祝王竹之死。

  翌日,秦花又来到福岛饭店,找到李华,让李华暂时静默一段时间,如有情报,要把握重点,就是关于徐州会战的情报。其他的一般情报就不要了,避免身份暴露。她又把“花花公子”陈洋拐跑时尚都会歌舞厅的美女服务员唐诗的消息也捅了出去。

  顿时,花边媒体也大肆渲染陈洋和唐诗的相识相恋和相识十天就闪电的内容,这些新闻报道比爱情小说都精彩。

  南木云子接报之后,赶紧的打长途电话,质问季云雾。季云雾说小白脸是带回来一个漂亮女孩,叫什么来着?哦,好像叫唐诗,他们俩都已经睡在一起好多天了。老子烦死了,他们俩每天晚上动静都那么大。

  秦花把消息捅出去,季云雾的作证,这为陈洋以后潜伏在上海的76号,避免了被人怀疑。陈洋出城时的关卡守兵,也向南木云子证实,当时陈洋的豪车轿车里,藏着一位瓜子脸的漂亮姑娘。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有特高课的证件,守兵们一定不会放过那位花姑娘的。

  南木云子又打消了对陈洋的疑虑。

  这案子怎么查?

  南木云子把案子交给酒井去查。

  她窃取情报很厉害,但是,查案就不怎么厉害了。

  每个人的特长不一样,但是,不可能同时拥有许多特长。

  酒井很苦恼,这案子怎么查?

  由岛拿着那把弩弓,拿去验指纹,但是,弩弓上没有指纹,因为李华作案时,是戴着手套的。现场还发现了勃朗宁手枪HP35的子弹壳。弩弓?勃朗宁HP35的子弹壳?会是同一伙人的武器吗?为什么凶手有枪不用?而用弩弓?是故意的?还是凶手习惯用冷兵器?为什么凶手出来的时候,又用手枪杀开血路?案情暂时陷入僵局。

  南木云子和酒井久香都很苦恼。

  由岛大里则是暗暗高兴。

  她就期盼南木云子能似酒井一样,到津门特高课上任之后不满一个月就惨遭免职。但是,由岛大里也很卖力的查案,希望能以此证明她出色的工作能力,她得为她复任特高课长而努力。她也很认真的观察李华,发现李华就是宿舍、饭堂、办公室三点一线的来回。

  而且,李华因为唐诗跟陈洋跑了,情绪确实是很低落。

  这晚,由岛请李华出来吃饭,有半个多月,两人没聚了。他们驱车到英租界的维多利亚路的利顺德大饭店。两人点了土豆烩羊肉、牛尾汤、烤羊马鞍、烧鹅,品着英国名酒威士忌。由岛发现李华郁郁寡欢,便问:“川田师兄,你怎么了,近期,你都是心情不好。要不,我找南木云子和木井浩二商量商量,放你几天假期。”

  李华强颜欢笑地说道:“都是那小白脸,把那个瓜子脸大美人拐跑了。八嗄,下次,我再见到他,我揍死他。这个王八蛋,真不是东西。”由岛醋意大发,怒道:“八嘎,你什么意思?你有我了,你还牵挂着别的女人?”

  她放下刀叉,伸手扇了李华一巴掌。

  啪!哎哟!李华惊叫一声,伸手捂脸,眼泪汪汪地说道:“你爱过我吗?你不过是在利用我?你还一直都想暗杀我。可能,呆会,还会有杀手来狙击我?哼!”他放下刀叉,起身就走。由岛惊呆了,没想到一向对她柔顺的“川田古浚”,今晚竟然会给她脸色看。

  她反应不过来,呆楞着,傻坐着。

  利顺德大饭店斜对面的一辆轿车里,坐着南木云子和酒井,她们俩透过车窗口,用望远镜对着利顺德大饭店落地玻璃橱窗,看到了由岛和“川田古浚”发生的矛盾。

  南木云子邪笑道:“酒井,看到了吧?我下一个猎物,便是川田古浚,你看他那身板,多骄健啊!我喜欢。这和陈洋小白脸,可是不同类型的帅哥。若论卧榻上的功夫,肯定是小白脸花招多。但是,论战斗力,可能会是川田古浚更加强悍些。”酒井脸红耳赤,却无奈地说道:“是!我呆会会找川田古浚谈谈,让他陪好课长阁下。”

  “呵呵……”

  南木云子灿烂地笑了。

  她亲自驾车,远远的,缓慢的尾随着李华走。

  刚才,李华驾来的轿车是由岛的奔驰豪车。

  现在,他只能步行。

  他也想步行,吹吹冷风,让脑子清醒清醒。

  唐诗和宋词就像是鱼翅和熊掌。

  李华心想鱼翅和熊掌兼得,但是,时代变了。

  这个时候,女性都在倡导婚姻自主,恋爱自由,一夫一妻。尤其是像唐诗、宋词这样的名牌大学生,还能参加抗战,那就更不可能多女同侍一夫了。李华因为和宋词来往多,所以相爱了,但是,他的心却放不下唐诗。

  忽然间,唐诗走了,李华的心空落落的。

  而他与宋词,也不常见面,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隔空的恋爱。因为他们俩人在不同的阵线上。同样,唐诗的出走,对深爱着她的李辉,也是沉重的打击。他病倒了,此时,铁猴正陪他乘黄包车来济民药店买药。济民药店就在英租界里,李华也是不由自主地走向济民药店。

  他失落的心,希望能见到宋词,能得到宋词的抚慰。

  李辉看到李华,愤然掏枪而出,拉开保险,指向李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