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海谍中谍

第44章 44.单线原则

谍海谍中谍 石剑 4793 2021-10-14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海谍中谍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由岛堪堪回来,但闻此言,也赶紧出言相劝:“课长阁下,酒井少佐言之有理。现在,在众多城市的特高课,就我们这个特高课实力最弱。我听说上海那边,又建了一个梅机关,协同配合特高课开展特务工作。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的把川田君放出来。让他去查案。腾田净良一事,我们必须揪住不放。他都豁出命来和咱们拼,可见,腾田净良多猖狂。只要抓住他,抓住反战同盟的一帮人,我们就能立大功了。”

  南木云子无奈地说道:“行吧,让川田君静养几天,你们俩到时接他出院,接他回来上班。”酒井和由岛相视一笑,躬身应令而去。只是她们俩人都是笑里藏刀,各有心思。

  法租界,梨栈道,梨园别墅里。

  秦花看到唐诗满脸泪痕的回来,不由大愕,惊问:“诗诗,怎么啦?小白脸欺负你了?”唐诗摇了摇头,难过地说道:“不是!是我的原因。我发现我原来爱的是狗蛋。”

  秦花顿时瞠目结舌,久久无语。

  唐诗坐下来,又伤感地说:“之前,我看到宋词和狗蛋那么好,我心里不舒服,我就想着找一个比狗蛋好十倍,好百倍的好男人。结果,我找到了,但是,我心里迟终放不下狗蛋。这次,在回上海的路上,也就因为此事,和小白脸争吵了一场。我也就提出分手了。”

  秦花回过神来,说道:“你呀,不能乱谈恋爱。你和小白脸的事,是戴老板特批的。戴老板的家规,你懂吗?抗战期间,我们系统的男女同事,不能相恋,不能结婚,以防泄密。好了,此事到此为止。今天开始,我们实施单线联系原则。你也不要到回时尚都会歌舞厅去当服务员了。你乔装一下,到意租界开间小商铺吧,比如,旗袍店,反正你现在也有钱了。你当幕后老板,请几个裁缝师傅和店员。李辉和铁头一组配合我在时尚都会工作。行动队队长和我单线联系,原本也是如此。抗战杀奸团,和行动队队长隋峻山单线联系。原本也是如此。另外,宋词那边,你不能再与她联系。我相信,经过这几次战斗,红党那边,也会改变策略,改变接头地点。诗诗,你好样的,误打误撞,却把高凌赶下台了。现在的伪市长是潘毓,听说他儿子潘桂是你燕京大学时的同学,也参加了南苑血战,我希望你能和他假恋爱,从伪市长潘毓那里套取些情报。”

  唐诗没心情,也没好气地说:“我现在不想和任何人恋爱,我没心情,我参加行动队吧。有任务,我听命令参加行动。没任务,你让我休息一段时间,我心很乱。”

  秦花看她眼眶泛红,满脸泪水,唉的一声,叹了口气,说道:“有你这样和组织讨价还价的吗?唉,算了,暂时按你的意见办吧。但是,绝不能谈恋爱。否则,后果你懂的。另外,你也不能再住在这里了。根据单线原则,你之前认识的人,都不能与之接触,你要找我接头,可乔装来时尚都会找我。”唐诗无语,她现在真想退出戴老板这个系统。

  但是,她明白,她退出不来。只要进入了这个系统,就再也退不出来了。否则,只有无穷无尽的逃跑,无穷无尽的被这个系统的人追杀。秦花也不再吭声,拎包而去。

  英租界的济民药店里。

  郑功也表扬了宋词,同时,也让宋词撤出济民药店,来到了美租界的开滦胡同,办了一个小煤球厂,专给有钱人家送煤球,尤其是一些汉奸,通过送煤球这条路,也能窃取些情报。

  美租界约设于1862年,东临海河右岸,南至开滦胡同,西至海大道,北至博目哩道与英租界毗邻。共占地一百三十余亩。

  如此,唐诗再也找不到宋词了。

  即便是李华,出院之后,回到特高课上班,也无法找到宋词,也无法找到唐诗,更无法找到其他熟悉的人了。如有什么情报,他只能到时尚都会,找秦花接头。

  不过,陈洋也带队到回天津来了。

  他心里放不下唐诗。

  好不容易娶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夫人,他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呢?

  但是,秦花再也不肯说出唐诗的下落了。

  陈洋迷茫的来到公用电话亭,给李华打电话,用日语说:“川田君,你之前说的那件生意,什么时候做?”之前,李华说要带他去盗墓的。李华约陈洋到法租界的梨栈道的蓝山咖啡馆见面。但是,李华身后有尾巴,酒井带人跟踪他。

  他只得来到日租界的花园街的福岛饭店的,来到柜台前,抓起电话,给蓝山咖啡馆打电话,告诉庞萌萌,让庞萌萌通知蓝山咖啡馆的唯一一间西式雅间的尊贵客人,自己办公室的电话被人窃听,现在有尾巴。

  陈洋急忙在庞萌萌的帮助下,推开暗门,从后门出去。

  酒井正是因为窃听到陈洋和李华的对话,才知道陈洋和李华相约在此喝咖啡、吃牛扒。她亲自跟踪李华来到了福岛饭店附近。她的手下盯着蓝山咖啡馆,没见李华出现,便进入咖啡馆搜索,并进入西式雅间,看到也是空无一人,便溜出来,进入公用电话亭,打电话到福岛饭店柜台,请酒井接听电话。酒井此时也佯装进来吃饭,来到柜台接听电话。

  她听取汇报之后,便下令盯死蓝山咖啡馆,若发现可疑人员,继续派人盯梢。李华发现酒井来到了福岛饭店,佯装没看见,独自点菜吃饭,然后回归特高课办公。

  不过,他现在接触不到任何文件了。

  南木云子和酒井久香都不让他看文件。

  李华只能泡一壶茶,独自在办公室里发呆。

  他忧国忧民,想着徐州会战,但是,他上次的建议书,经秦花向上级请示汇报之后,没有答复。现在,他很后悔,怎么穿越到民国,就当了特工呢?干吗不是去战场,不是去和小鬼子决一死战?唉!

  晚上来行动吧!

  也好,有酒井和她的人盯着,我啥也不用干,白天睡觉,晚上很深夜的时候,再溜出去,反正小白脸住在我的别墅里。我要找他不难。

  于是,李华便斜躺在沙发上睡觉。

  傍晚,天边泛着红红的霞光,映着落日的余晖,津门笼罩在茫茫雾色里。

  李华自觉地去饭店排队打饭吃饭,晚饭后,又溜到野崎古玩店里,野崎久没见李华,甚是热情,又邀请他吃饭喝酒。李华瞟了门口外的盯梢的人,便爽快地答应了。

  他和野崎推杯把盏,聊古玩,聊历史,聊得甚欢。

  不知不觉,他趴倒在餐桌上。

  野崎也醉了,胡言乱语起来,又扭着粗腰,在古玩店里跳舞。盯梢的人,顿时感觉这样很无聊,便走开了。李华趁机离去,步行一段路,钻进小胡同里,找来一辆黄包车,乘车前往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里,果然在此见到了陈洋,但是,没见到唐诗,也没发现唐诗的行李,感觉很奇怪,忍不住相问:“诗诗呢?”

  陈洋是资深特工,神秘地说:“执行任务去了。你若想知道她在哪?得问花姐。现在开始,天津站,也实行单线联系原则,你想见的人,不会像以前那么好见面了。”

  李华一阵伤感,久久无语。

  陈洋扔给他一支三九牌香烟,又掏出纯金打火机,“啪”的一声,打着火,为他点烟。李华这才回过神来,点燃一支烟之后,难过地说:“我伤好些之后,去了英租界的济民药店,那里的掌柜和店员全换人了,现在,我连宋词也见不到了。我来到这世上,就这两大美人是我的亲人。可现在,我连她们俩都见不到了。以后,她们俩是死是活,我可能要过很长时间才知道。唉!生逢乱世,真是不容易。”

  陈洋也点燃一支烟,劝慰道:“狗蛋兄,这单线联系的特工原则,我相信你懂的。如没有特殊情况,还是不要见面为好。这也是为了保护你在潜伏期间的安全。”

  李华讥笑道:“你倒是潇洒,自己老婆不见了,你也不当一回事。”

  陈洋一笑,说道:“我老婆是特工啊!有什么办法?干我们这一行的,这可是一辈子的事。除非你叛变,除非你被除名。除非你另有任务安排。否则,我们离不开这个系统。再说,这打小鬼子,我们的军队节节败退,也不知道打到何年何月?”

  李华笑道:“八年吧!全面抗战,得用八年时间。若是戴老板、蒋老板能接受我的建议,可以缩短时间。”陈洋骇然惊问:“八年?你是算命先生?你能测算出八年打跑小鬼子?”

  李华不便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笑了笑说:“我也不是算命先生,我猜测的吧。照现在来看,我军节节败退,接下来,可能会有很多军队投靠小鬼子,然后,很多城市被小鬼子夺去。八路那边,奋起抗击小鬼子。小鬼子会把主要兵力投到八路那边去。哎,好啦,不说这些,咱们还是商量一下盗墓吧。反正,咱们不去盗,别人也会去盗。我决定向你学习,组织一支私人武装,配合我打鬼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