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我在北大学考古

第183章 努力回归正轨

我在北大学考古 莫鞑 11255 2021-10-14 03:0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北大学考古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曰: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这是《问佛》最后两句话,美在哪里,说不出来,就是觉得挺有意境。

  佛祖为啥让我不要盯着这个季节?

  这个季节是啥?

  这个季节就不是冬天啊?

  我一直盯着它,怎么会错过了今年的冬天呢。

  苏亦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大致的意思,应该是说,不要总是盯着啥时候下雪,光盯着这个,而忽略了今年冬天的其他美好的事物。

  大致的意思,应该是珍惜眼前人吧。

  仓央嘉措诗歌,很多。

  广为流传的也不少。

  然而,这些诗歌大部分都是藏着译者的私货。

  有时候为了语言的优美,可以放弃原本句意。

  有时候是一词多义,译者选择韵律最合适的一个意思。

  究竟是不是如此,不同的版本有不同的理解。

  想要研究这些诗歌,写论文的话,多找几个版本就行。

  对于普通人来说,不需要折腾那么多。

  在北大,藏语专业已经没有了。

  但会藏语的老师,肯定是不少,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季羡林先生。

  ……

  写完《问佛》,方灵还继续问,“小师兄,还有吗?”

  苏亦果断摇头,“没有了,我身上就这点存货,都被你掏空了。”

  黎新叶又笑了。

  这姑娘有梨涡,又爱笑,就特别的好看。

  苏亦是真喜欢的她的笑。

  笑靥如花,应该就是用来形容她的。

  黎新叶笑完,说,“不一定是诗,其他的也好啊。”

  方灵点头,“对,对,他们都说小师兄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书琴之前都展示了,棋画可没有哦。”

  苏亦笑了,“下棋,除了象棋,我啥都不会。”

  方灵问,“围棋呢?”

  苏亦摇头,“五子棋倒是会,围棋一窍不通。”

  方灵不信,“真的假的?”

  苏亦点头,“真的。”

  倒是黎新叶关注的重点不一样,“什么是五子棋啊?”

  苏亦解释,“跟围棋差不多的,都是黑白棋子,棋盘也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下法。主要玩法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双方分别使用黑白妻子,下在棋盘直线与横线的交叉点上,先形成五子连线就获胜。”

  他刚说完,俩女一脸目瞪口呆,“这么简单?”

  苏亦笑,“就是这么简单。”

  黎新叶说,“好像现在玩一玩。”

  方灵说,“我也试一试,就是没有棋盘。”

  “我可以满足你们。”

  “啥情况?”

  听到苏亦的话,俩女都有些发愣。

  苏亦抽出自己的本子,再给俩女一人一只钢笔,直接在本子里面画个棋盘纵横线。

  “可以了,棋盘弄好了。”

  这么简单的操作,让俩女猝不及防。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方灵问,苏亦答。

  黎新叶问,“那应该怎么下啊。”

  苏亦笑着,说,“就用笔来下。”

  说着,苏亦就用钢笔在下面画了一个圈,“我这个实心的就是黑子,空心的小圈圈就是白子,然后咱们就开始下,就跟下围棋一样,你一步,我一步,只有一方有五个棋子连在一起,就赢了。所以,自己的任务就是干扰对方,不让对方连成五子,恩,纵横线,哪一个方向连成线,都算。明白了吗?”

  两女点头。

  苏亦望着她俩,“谁先来?”

  方灵说,“还是我先来吧,我跟小师兄打个样。”

  于是,俩人就开始下。

  苏亦主要是为了教学,所以,并没有故意算计方灵,然而,对方因为不熟练规则,第一局,方灵五个棋子都没下完,苏亦就赢了。

  等苏亦赢棋。

  这姑娘还有些蒙圈,“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

  方灵不服气了,“再来。”

  第二局,这姑娘又输了。

  不过这一次好歹超出五个棋子了。

  连输两局,让方灵不服输的性子都激发出来了。

  “再来。”

  第三局终于,你来我往了。

  有点前世课堂上跟同桌下五子棋的小乐趣了。

  不过这一局,方灵输掉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最后还是黎新叶指出来,“这里,这里,被苏亦埋伏了,再加一个棋子,方灵姐你就输了。”

  连输三局,方灵笑骂,“小师兄,你也太过分了,都不知道让一让我。”

  苏亦让笑,“行,那我就让你一个子。”

  第四局,方灵还是输了。

  第五局,这姑娘不想玩了,“不要了,让叶子跟你玩,不然我老是输,多丢人。”

  黎新叶说,“方灵姐,咱们俩个一起,反正苏亦肯定玩的比我们多,咱们都是新手,输给他也没有关系。”

  说完,她望向苏亦,“我们俩个一起,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有啥好介意的。

  本来就是玩。

  苏亦也不想思考,就瞎下。

  他之所以赢方灵,完全就是因为前世掌握的套路比较多。

  再加上,他的速度快,方灵新手没有经验,跟着他的速度走,肯定是他赢棋。

  “这一次,你们可以慢一点下,不着急。”

  苏亦主动提醒。

  于是,第五局开始了。

  三英战吕布,哦,不,苏亦战俩女。

  怎么感觉有点像开车。

  1978年,一个秋日的午后,北大图书馆前的大草坪上,北大考古专业的研究生,就这样堂而皇之跟两个中文系的姑娘,在光天化日之下,下五子棋了。

  太怠慢了这温暖的秋日阳光。

  但,挺好。

  这才是大学校园,该有的生活,就是相比较坐在大草坪上,弹着吉他唱着歌的其他人,他们这三人小组,有点怪。

  到了最后,方灵跟黎新叶俩女终于赢了一局了。

  两姑娘兴奋不已。

  “再来!”

  黎新叶斗志都被激起来了。

  第二局,俩女又赢了。

  这一次,方灵有些埋怨,“小师兄,过分了啊,叶子一参与,你就故意输棋,这个放水叶太明显了吧。这样一来,不是变相说明,我没有叶子厉害吗,我不服。”

  苏亦哭笑不得,“没有,你们俩人,眼观八方耳听六路,我赢得了你们才奇怪。两人跟一个人,终究是不一样的。”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曰: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这是《问佛》最后两句话,美在哪里,说不出来,就是觉得挺有意境。

  佛祖为啥让我不要盯着这个季节?

  这个季节是啥?

  这个季节就不是冬天啊?

  我一直盯着它,怎么会错过了今年的冬天呢。

  苏亦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大致的意思,应该是说,不要总是盯着啥时候下雪,光盯着这个,而忽略了今年冬天的其他美好的事物。

  大致的意思,应该是珍惜眼前人吧。

  仓央嘉措诗歌,很多。

  广为流传的也不少。

  然而,这些诗歌大部分都是藏着译者的私货。

  有时候为了语言的优美,可以放弃原本句意。

  有时候是一词多义,译者选择韵律最合适的一个意思。

  究竟是不是如此,不同的版本有不同的理解。

  想要研究这些诗歌,写论文的话,多找几个版本就行。

  对于普通人来说,不需要折腾那么多。

  在北大,藏语专业已经没有了。

  但会藏语的老师,肯定是不少,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季羡林先生。

  ……

  写完《问佛》,方灵还继续问,“小师兄,还有吗?”

  苏亦果断摇头,“没有了,我身上就这点存货,都被你掏空了。”

  黎新叶又笑了。

  这姑娘有梨涡,又爱笑,就特别的好看。

  苏亦是真喜欢的她的笑。

  笑靥如花,应该就是用来形容她的。

  黎新叶笑完,说,“不一定是诗,其他的也好啊。”

  方灵点头,“对,对,他们都说小师兄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书琴之前都展示了,棋画可没有哦。”

  苏亦笑了,“下棋,除了象棋,我啥都不会。”

  方灵问,“围棋呢?”

  苏亦摇头,“五子棋倒是会,围棋一窍不通。”

  方灵不信,“真的假的?”

  苏亦点头,“真的。”

  倒是黎新叶关注的重点不一样,“什么是五子棋啊?”

  苏亦解释,“跟围棋差不多的,都是黑白棋子,棋盘也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下法。主要玩法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双方分别使用黑白妻子,下在棋盘直线与横线的交叉点上,先形成五子连线就获胜。”

  他刚说完,俩女一脸目瞪口呆,“这么简单?”

  苏亦笑,“就是这么简单。”

  黎新叶说,“好像现在玩一玩。”

  方灵说,“我也试一试,就是没有棋盘。”

  “我可以满足你们。”

  “啥情况?”

  听到苏亦的话,俩女都有些发愣。

  苏亦抽出自己的本子,再给俩女一人一只钢笔,直接在本子里面画个棋盘纵横线。

  “可以了,棋盘弄好了。”

  这么简单的操作,让俩女猝不及防。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方灵问,苏亦答。

  黎新叶问,“那应该怎么下啊。”

  苏亦笑着,说,“就用笔来下。”

  说着,苏亦就用钢笔在下面画了一个圈,“我这个实心的就是黑子,空心的小圈圈就是白子,然后咱们就开始下,就跟下围棋一样,你一步,我一步,只有一方有五个棋子连在一起,就赢了。所以,自己的任务就是干扰对方,不让对方连成五子,恩,纵横线,哪一个方向连成线,都算。明白了吗?”

  两女点头。

  苏亦望着她俩,“谁先来?”

  方灵说,“还是我先来吧,我跟小师兄打个样。”

  于是,俩人就开始下。

  苏亦主要是为了教学,所以,并没有故意算计方灵,然而,对方因为不熟练规则,第一局,方灵五个棋子都没下完,苏亦就赢了。

  等苏亦赢棋。

  这姑娘还有些蒙圈,“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

  方灵不服气了,“再来。”

  第二局,这姑娘又输了。

  不过这一次好歹超出五个棋子了。

  连输两局,让方灵不服输的性子都激发出来了。

  “再来。”

  第三局终于,你来我往了。

  有点前世课堂上跟同桌下五子棋的小乐趣了。

  不过这一局,方灵输掉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最后还是黎新叶指出来,“这里,这里,被苏亦埋伏了,再加一个棋子,方灵姐你就输了。”

  连输三局,方灵笑骂,“小师兄,你也太过分了,都不知道让一让我。”

  苏亦让笑,“行,那我就让你一个子。”

  第四局,方灵还是输了。

  第五局,这姑娘不想玩了,“不要了,让叶子跟你玩,不然我老是输,多丢人。”

  黎新叶说,“方灵姐,咱们俩个一起,反正苏亦肯定玩的比我们多,咱们都是新手,输给他也没有关系。”

  说完,她望向苏亦,“我们俩个一起,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有啥好介意的。

  本来就是玩。

  苏亦也不想思考,就瞎下。

  他之所以赢方灵,完全就是因为前世掌握的套路比较多。

  再加上,他的速度快,方灵新手没有经验,跟着他的速度走,肯定是他赢棋。

  “这一次,你们可以慢一点下,不着急。”

  苏亦主动提醒。

  于是,第五局开始了。

  三英战吕布,哦,不,苏亦战俩女。

  怎么感觉有点像开车。

  1978年,一个秋日的午后,北大图书馆前的大草坪上,北大考古专业的研究生,就这样堂而皇之跟两个中文系的姑娘,在光天化日之下,下五子棋了。

  太怠慢了这温暖的秋日阳光。

  但,挺好。

  这才是大学校园,该有的生活,就是相比较坐在大草坪上,弹着吉他唱着歌的其他人,他们这三人小组,有点怪。

  到了最后,方灵跟黎新叶俩女终于赢了一局了。

  两姑娘兴奋不已。

  “再来!”

  黎新叶斗志都被激起来了。

  第二局,俩女又赢了。

  这一次,方灵有些埋怨,“小师兄,过分了啊,叶子一参与,你就故意输棋,这个放水叶太明显了吧。这样一来,不是变相说明,我没有叶子厉害吗,我不服。”

  苏亦哭笑不得,“没有,你们俩人,眼观八方耳听六路,我赢得了你们才奇怪。两人跟一个人,终究是不一样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