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柬埔寨旅游大臣童昆:欢迎中国朋友来柬过春节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4-23 12:36:18
【字体:

那个棋牌大厅好_咨询登陆注册网址:【562vip.com】<<-复制打开是你们首选的娱乐场地!


  

  

  智能化时代,军队组织形态什么样

  智能化时代军队组织形态,是军队组织体制、规模结构、力量编成和运行模式具备智能化时代特点、符合智能化战争要求,具有智能化外在表现形式及内在运行状态的一种军队组织形态。21世纪以来,一些发达国家军队为保持军事领先优势,掀起了新一轮智能化军事革命浪潮,战争形态开始由信息化加速向智能化转型。战场空间从传统物理域向泛在认知域、广谱社会域拓展,作战样式向无人作战、分布式作战和多域作战延伸,人机紧密耦合、灵活自主作战成为未来趋势,制智权演化为战场争夺的核心制权。围绕智能化的世界军事竞争已拉开帷幕,迫切要求军队组织形态与之相适应,呼唤新一轮军队组织形态变革。

  军队规模精干化。随着基于人工智能及其衍生技术的无人化武器装备发展,战争的物质基础和作战力量面貌将发生极大改变。无人装甲部队、无人舰队、无人机部队等无人作战力量即将登上历史舞台,成为未来战场主宰。可以预见,无人部队的一名操作手即可控制数个、数十个、甚至成百上千个无人作战单元,去执行原来由一支部队、机群或舰队完成的任务,一线作战人员规模将大幅下降,而后方围绕如何发展、如何运用、如何保障智能装备的人员将急剧增加。同时,智能技术的进化将使武器装备从被动使用向主动学习、深度学习发展,自主规划、自动更新、自由行动甚至自我修复成为常态,各级各类作战指挥、建设管理、综合保障等人员需求明显减少,进一步削弱了军队总体规模,部分传统规模化部队面临“集体失业”。战斗人员与武器编配比例出现历史性逆转,战斗人员比例大幅下降,而智能化无人系统的比例大幅上升。军队整体面貌将向智力密集型、人机融合型转变,武器装备体系由“火力+信息”向“火力+智能”方向演进。

  力量结构一体化。机械化战争时代,军队组织形态的显著特征是军种分立、自我发展,战场在陆、海、空三域展开,军种界限分明;信息化战争时代,武器装备性能极大提升,各军种打破原有界限,逐渐向其他战场延伸拓展,结束了三军分别垄断陆战、海战和空战的格局,军种特性弱化,要求作战力量体系空前联合化;智能化战争时代,制胜机理由信息控制的力量精确释放演进到由智能控制的认知战、意志战、蜂群战、狼群战等,“无人、无形、无声”作战将成为战争主要模式,人与陆海空装备组合将让位于人与智能机器组合,军队结构由按“陆、海、空”领域编成向按作战主体划分的“无人+有人”一体化力量模式发展。作战样式的根本改变和武器装备的全域作战能力,对传统作战力量编成结构带来颠覆性影响,动摇了军种存在的根基,军种更加一体化,终将实现“合而为一”。同时,传统战场边界日益模糊,战争外扩效益明显,军民一体化程度加深,越来越多“不穿军装的战士”执行军事任务,对传统军队构成带来深刻影响,军队编成结构向着跨界、跨域、跨代混合编组模式快速发展。

  指挥体制灵活化。智能化战争具有“人机融合,以快制慢”特点,智能化战场态势更加复杂,全维全域“硬杀伤”“软对抗”交织迭代,多类型多渠道战场信息交汇形成海量数据,对指挥体制的建构及运行提出了严峻挑战和更高要求。在指挥体制编设上,指挥链向“战略指挥机构─职能指挥机构─智能作战力量”三级演进;指挥机构人员更加精干,参谋席位将被“云端大脑”“数字参谋”替代。指挥人员将主要依托智能化指挥系统进行信息分析、实施通信控制、处理各类情报,借助图形图像处理智能识别、决策“寻优”算法以及深度神经网络等智能决策技术提高指挥决策质量,实现最短“决策—反应”周期。在指挥体制运行模式上,更加注重遵循人机交互模式,拓展机器独立自主指挥决策的应用和开发。推进指挥控制智能化,利用人工智能手段获取有用、有序、及时、准确的战场信息数据,大大压缩作战构想、任务分配、目标打击、毁伤评估等作战周期,确保指挥官更加理性地思考战场上出现的意外情况,处置战场态势,使其实现“人在回路外”的作战循环特点。在指挥体制权限配置上,要求指挥官主动放“权”,让机器代替人类进行一部分指挥决策职能,将部分决策职能通过植入程序嵌入机器,交由机器进行自主决策,保留重大事项的人类最终决策权。

  作战编组自主化。信息化战争时代,作战编组的外部特征是模块化、“即插即用”,部队编成与作战编组差别较大。智能化战争时代,作战任务、作战对象、作战空间、作战样式混合多变,作战效能由人与机器的融合程度所决定,要求作战编组更加灵活、富于弹性、具备自主适应能力。智能化无人部队的产生,为实现作战编组的自主适应提供了前提条件。2015年,法军进行了“神经元”无人机演示验证,实现了自主编队飞行,数架“神经元”可同时接受1架 “阵风”战斗机的指挥控制,解决了编队控制、信息融合、机间数据通信以及战术决策等技术。不难推测,未来无人部队可拥有成百上千个无人作战单元,不同的作战单元可具备 “侦、控、打、评”等多种功能,还可具备陆、海、空、天、网、电等多维作战能力,将这些作战单元进行差异化“机机编组”“人机编组”,就能执行不同领域任务。同时,通过预设规则,这些作战单元还可根据任务变化临机自主编组,从而实现作战单元自主适应、弹性编组,产生传统部队所不具备的多样化作战能力。

杨 震 蒋 艳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